首页 > > 纪事本末 > 正文

辛亥四川路事纪略
字数:5069   

  辛亥四川路事纪略     清    诵清堂主人
 
  ◎宣统三年四月初六日上谕
 
  近来国家财政竭蹶,由于币制不一;民生困苦,由于实业不兴。朝廷洞鉴于此,不得已饬部特借英、美、德、法四国银行一千万磅,日本横滨银行一千万元,专备考定币制,振兴实业,以及推广铁路之用。该管衙门自应竭力慎节,不得移作别用。并著随时造具表册呈览,以副朝廷实事求是之意。钦此!
 
  ◎十一日上谕
 
  邮传部奏:遵议给事中石长信奏铁路亟宜明定干路支路办法一摺,所筹办法,尚属妥协。中国幅员广阔,边疆辽远,绵延数万里程途,动需数阅月之久。朝廷每念边防,辄劳宵旰,欲资控御,惟有速造铁路之一策。况宪政之咨谋,军务之征调,土产之运输,胥赖交通便利,大局始有转机。熟筹再四,国家必待有纵横四境诸大干路,方足以资行政而握中央之枢纽。从前规画未善,并无一定办法,以致全国路政错乱纷歧,不分支干,不量民力,一纸呈请,辄行批准。商办数年以来,粤则收股及半,造路无多。川则倒帐甚巨,参追无著。鄂则开局多年,徒资坐耗。竭万民之膏,或以虚糜,或以侵蚀,旷时愈久,民困愈深,上下交受其害,贻误何堪设想。用特明白晓谕,昭示天下,干路均归国有,定为政策。所有宣统三年以前各省分设公司集股商办之干路,延误已久,应即由国家收回,赶紧兴筑。除支路仍准商民量力酌行外,其从前批准干路各案,一律取消。至应如何收回之详细办法,著度支部、邮传部凛遵此次,悉心筹画,迅速请旨办理。该管大臣无得依违瞻顾,一误再误。如有不顾大局,故意扰乱路政,煽惑抵抗,即照违制论,将此通谕知之。钦此!
 
  ◎直省咨议局议员联合会呈都察院代奏请饬阁臣宣布政策文
 
  呈为新借巨债,关系国家存亡大计,请饬阁臣宣布政策以释群疑,而定责任,恭请据情代奏事。窃本年四月初六日奉上谕:“近来国家财政竭蹶,由于币制不一;民生困苦,由于实业不兴。朝廷洞鉴于此,不得已饬部特借英、美、德、法四国银行一千万磅,日本横滨银行一千万元,专备考定币制,振兴实业,以及推广铁路之用。该管衙门自应竭力慎节,不得移作别用。并著随时造具表册呈览,以副朝廷实事求是之意。钦此!”四月二十二日钦奉谕旨:“邮传部会奏粤汉、川汉铁路,接议英、德、美、法各银行借款合同,磋商定议,缮单呈览,并请旨签字盖印一摺。著邮传部大臣签字,余依议。钦此!”恭读两次上谕,一发于内阁官制未颁以前,一发于内阁官制既颁之后。然第一次上谕署名者,为军机大臣奕、毓朗、那桐、徐世昌,第二次上谕署名者,为奕、那桐、徐世昌、载泽假、盛宣怀。除毓朗、盛宣怀外,后之内阁总协理大臣,即前之军机大臣。事本相承,诸臣既始终主持,自当始终担负责任,断无因军机变为内阁,责任即行中断之理。议员等对于暂行试办之内阁,曾呈请代奏,另派大臣组织。原期实臻政治之一统,责任之确定。惟暂行阁制未取销以前,国家政治上之责任,不可一日无所寄。而借债政策,关系国家存亡大计,一日无确当之解决,即国家大计,日陷于О之危境,此议员等所以仓皇呼吁,不能遽息者也。近日中国之贫窘,达于极点,借债以谋救济,诚属万不得已之举。然借债之公例,必政府与国民均有用债之能力,而后可利用之以为救时之药,否则饮鸩自毙,势必不救。埃及、波斯之覆辙,稍治历史者皆能言之。故立宪各国,慎举国债,必经国会之议决。先朝钦定资政院章程,亦以议决公债之职权,畀诸资政院。不经资政院议决而起之国债,遵先朝之法律,原应归于无效。惟合同既已签押,事实再难更变。大臣违法,属资政院弹劾之范围,议员等请姑舍法律之论争,所急求明白宣示者,为关系存亡之借债政策。此次借债政策,恭绎谕旨明定,为改定币制,振兴实业,以及推广铁路之用。改定币制,振兴实业,推广铁路,为政策之标题,决不可即认为政策之条件,在诸臣本此政策而借巨债,必先有精密之计画,断无漫无成竹,冒然一试之理。就改定币制言,此项借款,将以为购置币材之用耶?按中国人口之比例,需铸实币若干,需用币材若干,流通于中国之生银若干,银元若干,阁臣曾有详悉之调查比较乎?有详悉之调查比较,当采自由铸造之法,以实值换实值,吸收国中之银货,而以外债济其不足。今于法制则不采自由铸造,而以外债为基本,此何说也?将为大清银行准备金之用耶?大清银行之组织,纯戾于银行之原则,迩年以来,败相毕露,救正改革,实为先决之间题。而所谓准备金者,亦必有一定之成数,阁臣曾于银行改良之法,与准备金之确数,有精详之计虑乎?将为收回旧币之用耶?国中旧币之恶孽,无逾铜元之充斥,非用不加贴补,尽数收回之法,必终乱币制之统系,而蹙国民之生计。阁臣于筹拟旧币办法,亦尝略陈梗概,大旨所在,不外暂准照市价行用,按年限制随时设法收回,最后之解决,归于体察事情,斟酌办理。以何方法,能使并行不害?于主币收回不累及国民,阁臣曾有确实之把握乎?则例颁布一载,施行瞬将届期,币制根本问题之待解决者,不知凡几,必计之已熟,而后敢树借债改定之政策,此不能不要求宣示者一也。振兴实业,尽人皆知为要政,此项借款条款,指定东三省工业。东三省之工业,以何者为重要?东三省重要之工业,须若干资本而后能举办,而后能推广,必有以总计而区划之。振兴实业之要件,必有赖于国民银行,银行之外必有赖于股份懋迁公司,阁臣能为有条理之布置否?实业之发达,必恃有完备之法律,以为监督保障。内地各种已举之实业,旋起旋灭,律法非不备,即用法不善,有以蹙其性命,今欲移植发荣于边省,阁臣能为保障监督之实计否?此不能不要求宣示者,又一也。借债修路,阁臣既借上谕以定为一种政策,然政策云者,非仅以铁路国有一语,遂足以了之也。中国幅员之广,铁路何以必须国有?国有铁路,何以摈斥民款,而纯借外债以收回之?外债之数,能否尽举国中之干路修筑?国中之干路,应以何路为先着?路款之预算,路材之取给,路师之分配,非有成算在胸,安敢毅然取销累年之成案,夺商民已得之权利?且救中国之贫困,借债造路,自以生计之铁路为先,尤必经营铁路以外之事业,以求本息之有着。四国六百万磅之借款,指定之粤汉铁路,固可列于生计铁路之数,川汉铁路已不能纯谓之生计铁路。此外干路属于政治者较多,借日本之一千万元,未指定为何路之用。逆计大势,生产与不生产之比较,必不足以相抵。而铁路以外之实业,凋敝已极,无余沥为之分润。以外债造铁路,亦必以铁路受外债之害,路未成而本息已无所出,将何法以治之?官办铁路夙称弊薮,京奉铁路每里三万余两,沪宁铁路每里五万余两,津浦铁路尚不止此。以有穷之借款,供无穷之挥霍,将何术以弭之?此不能不要求宣示者,又一也。现时中国外债已达十万万两以上,罄全国十年之岁入,毫不用于他途,犹不足为偿还夙逋之用,况本年预算政费之不足超过七千万。计臣已穷于罗掘,人民已穷于负担,重以新债骤增,诚不知所以偿还之计。不问所以偿还,而姑救目前之急,偿还期至,保不借债还债,出于附水附涂之下策乎?涂附既穷,保不乱增恶税以自绝税源,终至债权国惧抵押物之主权乎?恭读四月初六日上谕:“该管衙门自应竭力慎节,不得移作别用。并著随时造具表册呈览。”四月十九日上谕,有:“著度支部将内外各衙门,应造全国预算及借款用法各项表册,分别严催,克期办妥。一俟九月开常年会,即交该院议决,毋稍延误等因。钦此!”仰见皇上慎重借债,兢兢业业之意,朝野内外,感激莫名。然以皇上圣明,日理万几,表册繁多,断难一一稽核其真伪。审计院之设置,尚须俟诸明年。资政院之决算,亦必穷于钩考,非更筹严密监督之法,必无以副皇上实事求是之盛心。而财政顾问、币制顾问之电传,方宣播于东西之报纸。设其不谬,则内国之监督,且均无所用,驯至于受外人监督。况大宗外债骤输入于内地,银价之涨落,物值之低昂,贸易之出入,正负之差异,皆将缘而生绝大之变动。久困涸辙之社会,亦或以骤增消费,生蒸蒸蕃富之幻象。外资竭则幻象灭,反动力之发现,其困苦且百倍于旧时。前途种种之危险,消弭于未然之策,又均不能不要求其宣示者也。阁臣同列责任,为圣训之所明示,无政策而借债,是以负皇上者负国家,非阁臣之所可言。有政策即当宣布政策之所在,以定责任之所归。大计攸关,存亡一发,薄海士庶,危疑交并。拟请皇上饬内阁将关于此项政策施行之法及与此项政策相辅而行之计画,明白宣布,以释疑虑,而利推行,伏乞据情代奏。谨呈。
 
  上谕:“资政院奏,据议员等呈请开临时会请旨一摺,联披览呈词,似于预算借款两事,不无疑虑。明白宣示:本年试办预算案,度支部两次奏请维持,均经严饬京外各衙门遵办。自本年起,试办全国预算,亦由该部筹有切实办法,奏准施行。朝廷主持于上,部臣复稽核于下,此预算之无可疑虑者也。至特借两款,前已降旨申明:专备改定币制,振兴实业,以及推广铁路之用。并谕令该管衙门,竭力慎节,不得移作别用,即系为预防危险起见,此借款又无可疑虑者也。以上两事,虽属重要,尚非紧急,自可于开常年会时从容详议。著度支部将内外各衙门应造全国预算及借款用法,各项表册,分别严催,克期办妥。一俟九月开常年会,即交该院议决,毋稍延误。所请开临时会之处,著无庸议。钦此!”
 
  ◎五月十四日护督部堂发阅盛、端两大臣电文
 
  川路奉命改为国有,实因民办艰难,虽竭二十年亩捐,亦不能竣事。滇藏危倡,川路不成,边防难办。川省京官甘大璋等前奏款靠租捐,专害农民小户,非数十年不能凑成一股,利永绝望,害难脱身。民尽锱铢,局用如泥沙,出入款项,均无报告。路线延长,原估额金九千余万,且现开工二百余里,九年方能完功。全路工竣,需数十年,后路未修,前路已坏,永无成期。前款不敷逐年工用,后款不敷股东付息,款尽路绝,民穷财困等语。朝旨毅然官办,一面停止田捐,上下兼顾,万无动摇。昨湘抚据咨议局公呈代奏,有旨申饬,内阁函属敝处电复,请尊处早刻誊黄,遍行晓谕,以安众心,免再要挟。至川粤汉借款,系照张文襄所定草合同,以度支部所有两湖财政作保,并无铁路作抵。借款仍六百万磅,息仍五厘,四十年期,第十年起,即可先还。此次正合同将支路删去,准归民办。宜昌至夔州六百里难工,准用美国总工程师,因其惯造山路,可望速成。合同以分咨夔州至成都,尚未借款,应俟度支部会议详细章程,再行奏定。四月十二日,度、邮两部公电,拟俟尊处查明帐目,咨到公司实收支款项,或由部筹还。自造支路,或愿领公债股票,按年保息,分期归本,悉听殿商之便等语。惟由部筹还,必借洋债,必照湖北以部有之川省财政作虚抵。已成之路,必须估借,而自办支路、矿务,未必确有把握。若再放倒帐,或徒滋耗费,商民必受亏损。经度支部会议数则:
 
  一、该公司股票,不分民股、商股、官股,准其更换国家铁路股票,六厘保息,须定归还年限,须准分派余利,须准大清银行、交通银行抵押。
 
  一、该公司股票,如愿换领国家保息之股票,则该公司历年虚糜之款,除倒帐外,准不折扣股本。俟将来得有余利,再行分别弥补以示体恤。
 
  一、宜夔工程,既用股款,即由督办大臣会同邮传部商派总办,赶紧接办。夔州之上,工程较易,务将华工程司移前开办,以期早日相接。
 
  一、未用股款,实有若干,现存何处。已用股款,实计若干,应请尊处迅速查明电复,以凭会商内阁度支部奏请核定,明白宣布,幸勿迟延。邮传大臣宣督办大臣方初五。
 
  ◎住省各法团呈请督院电奏文
 
具公呈翰林院侍讲学士衔编修伍肇龄等,为吁恳电奏事,恭读四月十一日上谕:“各省商办干路,收回国有,定为政策。”京外股东闻命惶惑,愤激异常,函电交驰,日数十起。当即催促公司董事局先行呈恳电奏,收回成命,一面定期速开股东大会,筹议办法。二十日,即奉上谕,派端方充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二十日,又奉上谕,饬川湘两省,刊刻誊黄,停止租股,并闻政府已先派员接收。朝旨日切,人心益形愤激,在省股东,乃约集各团体于五月初一日,往公司会议。人心惨痛,议论纷歧,大致皆以川汉铁路纯依国家法律而成立,既无收回国有之理由,恐致酿成外有之惨祸,应即合恳督部堂据情电奏,请旨收回成命。且按照公司律,非开股东大会,不能决议。似此朝旨迫切,少数股东,谁敢承认接收,并应速恳督部堂迅予电奏,请旨饬下邮传部督办大臣,暂勿派员接收,免致激乱人心,别生枝节。俟闰六月初十日开股东特别大会,议决办法,再行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纪略 四川 路事

上一篇:通鉴纪事本末
下一篇:炎徼纪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