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杂项 > 正文

元朝秘史
字数:5209   

  元朝秘史
 
  元·佚名
 
  ●卷一
 
  当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个苍色的狼,与一个惨白色的鹿相配了,同渡过腾吉思名字的水,来到于斡难名字的河源头,不儿罕名字的山前住着,产了一个人,名字唤作巴塔赤罕。
 
  巴塔赤罕生的子名塔马察,塔马察生的子名豁里察儿蔑儿千,豁里察儿篾儿干生的子名阿兀站孛罗温,阿兀站孛罗温生的子名撒里合察兀,撒里合察兀生的子名也客你敦,也客你敦生的子名撏锁赤,撏锁赤生的子名合儿出,合儿出生的子名孛儿只吉歹蔑儿干。孛儿只吉歹篾儿干的妻名忙豁勒真豁阿,他生的子名脱罗豁勒真伯颜。脱罗豁勒真的妻名孛罗黑臣豁阿,他有一个家奴后生,名孛罗勒歹速牙勒必;又有两个好骟马,一个答驿儿马,一个孛罗马。脱罗豁勒真生二子:一个名都蛙锁豁儿,一个名朵奔篾儿干。
 
  都蛙锁豁儿独额中生一只眼,望见三程远地的势物。
 
  一日,都蛙锁豁儿同弟朵奔篾儿干,上不儿罕山上去。都蛙锁豁儿自那山上,望见统格黎名字的河边有一丛百姓顺水行将来。
 
  都蛙锁豁儿说:“那一丛起来的百姓里头,有一个黑车子,前头有一个女儿生得好,若是不曾嫁人呵,索与弟朵奔篾儿干做妻。”就教朵奔篾儿干去看了。
 
  朵奔篾儿干到那一丛百姓里头看了。这女儿名阿阑豁阿,果然生得好,也不曾嫁人。
 
  那丛百姓,是豁里剌儿台篾儿干一家。当初,阔勒巴儿忽真地面的主人名巴儿忽歹篾儿干,有一个女儿名巴儿忽真豁阿,嫁与豁里秃马敦部落的官人名豁里剌儿台篾儿干为妻,在阿里黑兀孙地面,生了这阿阑豁阿名字的女儿。
 
  豁里刺儿台篾儿干起来的缘故,为豁里秃马敦地面貂鼠、青鼠野物,被自火里禁约,不得打捕的上头。烦恼了,听得不儿罕山野物广有,全家起来,投奔不儿罕山的主人名哂赤伯颜,因此就做了豁里剌儿姓。朵奔篾儿干取了阿阑豁阿为妻的缘故是这般。
 
  阿阑豁阿朵奔篾儿干取了为妻的后头,生二子:一个名不古讷台,一个名别勒古讷台。
 
  朵奔篾儿干的哥哥都蛙锁豁儿,有四子。同住的中间,都蛙锁豁儿死了。他的四个孩儿,将叔叔朵奔篾儿干不做叔叔般看待,撇下了他,自分离起去了,做了朵儿边姓。
 
  在后,一日,朵奔篾儿干往脱豁察黑温都儿名字的山上捕兽去。于树林内遇着兀良哈部落的人,在那里将杀了一个三岁鹿的肋肩肚脏烧着。
 
  朵奔篾儿干问他索肉。兀良哈的人,将这鹿取下头皮带肺子自要了,其余的肉都与了朵奔篾儿干。
 
  朵奔篾儿干将得的鹿肉,驮着回去,路间遇着一个穷乏的人,引着一个儿子行来。
 
  朵奔篾儿干问他:“你是什么人?”其人说:“我是马阿里黑伯牙兀歹人氏,我而今穷乏。你那鹿肉将与我,我把这儿子与你去。”
 
  朵奔篾儿干将鹿一只后腿的肉与了,将那人的儿子换去家里做使唤的了。
 
  朵奔篾儿干死了的后头,他的妻阿阑豁阿又生了三个孩儿:一个名不忽合塔吉,一个名不合秃撒勒只,一个名孛端察儿。
 
  朵奔篾儿干在时生的别勒古讷台、不古讷台两个儿子,背处共说:“俺这母亲,无房亲兄弟,又无丈夫,生了这三个儿子。家内独有马阿里黑伯牙兀歹家人,莫不是他生的么?”道说间,他母亲知觉了。
 
  春间,一日,他母亲阿阑豁阿煮着腊羊,将五个儿子唤来根前列坐着。每人与一只箭竿,教折折,各人都折折了。再将五只箭竿束在一处,教折折呵,五人轮着,都折不折。
 
  因那般,他母亲阿阑豁阿说:“别勒古讷台,不古讷台,您两个儿子,疑惑我这三个儿子是谁生的,您疑惑的也是。
 
  “您不知道,每夜,有黄白色人自天窗门额明处入来,将我肚皮摩挲,他的光明透入肚里。去时节,随日月的光,恰似黄狗般爬出去了。您休造次说!这般看来,显是天的儿子,不可比做凡人。久后他每做帝王呵,那时才知道也者!”
 
  阿阑豁阿就教训着说:“您五个儿子,都是我一个肚皮里生的,如恰才五只箭竿一般,各自一只呵,任谁容易折折。您兄弟但同心呵,便如这五只箭竿束在一处,他人如何容易折得折!”住间,他母亲阿阑豁阿殁了。
 
  母亲阿阑豁阿殁了之后,兄弟五个的家私,别勒古讷台、不古讷台、不忽合塔吉、不合秃撒勒只四个分了,见孛端察儿愚弱,不将他做兄弟相待,不曾分与。
 
  孛端察儿见他哥哥每将他不做兄弟相待,说道:“我这里住什么?我自去,由他死呵死,活呵活。”因此上骑着一个青白色断梁疮秃尾子的马,顺着斡难河,去到巴勒谆阿刺名字的地面里,结个草庵住了。
 
  那般住的时分,孛端察儿见有个雏黄鹰,拿住个野鸡。他生计量,拔了几根马尾,做个套儿,将黄鹰拿着养了。
 
  孛端察儿因无吃的上头,见山崖边狼围住的野物,射杀了,或狼食残的拾着吃,就养了鹰,如此过了一冬。
 
  到春间,鹅、鸭都来了,孛端察儿将他的黄鹰饿了飞放,拿得鹅鸭多了,吃不尽,挂在各枯树上,都臭了。
 
  都亦连名字的山背后,有一丛百姓,顺着统格黎河边起来。孛端察儿每日间放鹰,到这百姓处讨马奶吃,晚间回去草庵子里宿。
 
  那百姓问孛端察儿索这黄鹰,他不曾与。两家也不曾相问名姓,只这般住了。
 
  孛端察儿哥哥不忽合塔吉,后来顺着斡难河去寻他,行到统格黎河边,遇着那丛百姓,问道:“有一个那般人,骑着那般马,有来么道?”
 
  那百姓说:“有个那般的人、那般的马,与你问的相似。他再有一个黄鹰,飞放着。日里来俺行吃马奶子,夜间不知那里宿。但见西北风起时,鹅、鸭的翎毛似雪般刮将来,想必在那里住。如今是他每日来的时分了,你略等候着。”
 
  略住间,望见一个人来到呵,果然是孛端察儿。他哥哥认得,引将回去了。
 
  孛端察儿点着马,随他哥哥行间,说道:“人的身子有头呵好,衣裳有领呵好。”说了,他哥哥不答应他。
 
  孛端察儿再将前头的言语说了两遍,他哥哥才说:“你两三遍的言语,只是这般说呵,意思是如何?”
 
  孛端察儿回说:“恰才统格黎河边那一丛百姓,无个头脑管束,大小都一般,容易取有。俺可以掳他!”
 
  他哥哥说:“既是这般呵,到家里去,哥哥弟兄每商量着,却来掳他。”
 
  到家里,兄弟每商量了,教孛端察儿做头哨。
 
  孛端察儿哨到那里,将他一个怀孕的妇人拿住,问他:“你是什么人氏?”有那妇人回道:“我是札儿赤兀惕,阿当罕,兀良合真的人氏。”
 
  那其余百姓,他兄弟五个都掳将回来了。因这般,头口也有,茶饭使唤的都有了。
 
  那怀孕的妇人,孛端察儿将做了他妻,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唤作札只剌歹。后来札答剌的人氏,他便是他祖。那札只剌歹的儿子,名土古兀歹;土古兀歹的儿子,名不里不勒赤鲁;不里不勒赤鲁的儿子,名合剌合答安;合剌合答安的儿子名札木合,就做了札答阑姓氏。
 
  那妇人、孛端察儿根前再生一个儿子,名巴阿里歹。后来做了巴阿邻人氏的祖。那巴阿里歹的儿子名赤都忽勒孛阔。赤都忽勒孛阔娶的妻多,儿子多生了,因此上做了篾年巴阿邻姓氏。
 
  别勒古讷台做了别勒古讷惕姓氏。不古讷台做了不古讷兀惕姓氏。不忽合塔吉做了合塔斤姓氏。不忽秃撒勒只做了撒勒只兀惕姓氏。孛端察儿做了孛儿只斤姓氏。
 
  孛端察儿又自取了个妻,生了个儿子名把林失亦剌秃合必赤。那合必赤的母,从嫁来的妇人,孛端察儿做了妾,生了个儿子名沼兀列歹。孛端察儿在时,将他做儿,祭祀时同祭祀。有来。
 
  孛端察儿殁了后,把林失亦剌秃合必赤将沼兀列歹不做兄弟相待,说道:“在家常川有阿当合、兀良合歹人氏的人往来,莫敢是他的儿子?”祭祀时逐出去了,后来做了沼兀列亦杨姓氏。
 
  合必赤的子名篾年土敦。蔑年土敦生子七人:一名合赤曲鲁克,一名合臣,一名合赤兀,一名合出刺,一名合赤温,一名合阑歹,一名纳臣把阿秃儿。
 
  合赤曲鲁的子名海都,海都的母名那莫仑。合臣的子名那牙吉歹,那牙吉歹因他性儿好装官人模样,就做了那牙勒姓氏。合赤兀的子名巴鲁剌台,因他生的身子大,吃茶饭猛的上头,就做了巴鲁剌思姓氏。合出剌的子也吃茶饭猛,唤做大巴鲁剌、小巴鲁剌、额儿点图巴鲁剌、脱朵颜巴鲁剌,将这四个名,就做了姓氏。合阑歹的儿子争粥饭,无上下,因此就做了不答安惕姓氏。合赤温的儿子名阿答儿歹,兄弟中间好间谍,就做了阿答儿斤姓氏。纳臣把阿秃儿生二子:一名兀鲁兀歹,一名忙忽台,就做了兀鲁兀惕、忙忽惕二姓氏。纳臣把阿秃儿自娶的妇人,又生二子:一名失主兀歹,一名朵豁剌歹。
 
  海都生三子:一名伯升豁儿多黑申,一名察剌孩领忽,一名抄真斡儿帖该。伯升豁儿多黑申生了一子,名屯必乃薛禅。察剌孩领忽生子名想昆必勒格。想昆必勒格生子名俺巴孩,就做了泰亦赤兀惕姓氏。察剌孩领忽收嫂为妻,又生一子名别速台,就做了别速惕姓氏。抄真斡儿帖该生子六人:一名斡罗纳儿,一名晃豁坛,一名阿鲁剌惕,一名雪你惕,一名合卜秃儿合忽,一名格泥格思,就做了这六等姓氏。
 
  屯必乃薛禅生二子:一名合不勒合罕,一名撏薛赤列。撏薛赤列的子不勒帖出把阿秃儿。合不勒生七子:一名斡勤巴儿合黑,一名把儿坛把阿秃儿,一名忽秃黑秃蒙古儿,一名忽图剌合罕,一名忽阑,一名合答安,一名脱朵延斡惕赤斤。斡勤巴儿合黑的子名忽秃黑秃主儿乞。忽秃黑秃主儿乞生二子:一名薛扯别乞,一名台出,他每做了主儿乞姓稀?把儿坛把阿秃儿生四子:一名忙格秃乞颜,一名捏坤太子,一名也速该把阿秃儿,一名答里台斡赤斤。忽秃黑秃蒙古儿生一子,名不里孛阔,于斡难河边筵会时,将太祖的弟别勒古台的肩甲砍破的,便是这不里孛阔。
 
  忽图剌合罕生三子:一名拙赤,一名吉儿马兀,一名阿勒坛。忽阑把阿秃儿的子也客扯连,有两个奴婢:一名把歹,一名乞失黎黑。后来到太祖时,都教做了答剌儿罕官人。惟合答安、脱朵延两个无子嗣。
 
  众达达百姓,合不勒皇帝管着来。合不勒皇帝虽有七个孩儿,都不曾委付,却教想昆必勒格的孩儿俺巴孩管了。
 
  捕鱼儿海子、阔连海子,两个海子中间的河,名兀儿失温,那边住的塔塔儿一种人。俺巴孩将女儿嫁与他,亲自送去,被塔塔儿人拿了,送与大金家。俺巴孩去时,别速氏巴剌合赤名字的人说将回去,说道:“你对合不勒皇帝的七个儿子中间的忽图剌根前,并我的十个儿子内的合答安太子根前说:‘我是众百姓的主人,为亲送女儿上头,被人拿了,今后以我为戒。你每将五个指甲磨尽,便坏了十个指头,也与我每报仇。’”
 
  那时,太祖的父也速该把阿秃儿在斡难河放鹰,见篾儿乞氏的人名也客赤列都,于斡勒忽讷氏行取的妻,引将来。也速该把阿秃儿望见那妇人生得有颜色,随即走回家去,引他哥哥捏坤太子、弟答里台斡惕赤斤来了。
 
  他兄弟每来到时,也客赤列都见了恐惧,即便打着马,走过了一个岭,转过了一个山觜,回来到他妻车子根前。其妻说:“那三个人的颜色,好生不善,必害了你性命。你快走去,你若有性命呵,似我这般妇人有也者。你想我呵,再取的妇人,就唤做我的名字者。”说了,就脱下衫见与他做记念。也客赤列都于马上方才接得衫儿,见也速该把阿秃儿兄弟三人来了,即便打着马,逆着斡难河走了。
 
  也速该把阿秃儿兄弟三人随后赶也客赤列都过了七个山冈,赶不上,回来了,将那妇人裹将去。也速该牵着车子,捏坤太子引路,答里台傍着车辕行。那妇人名诃额仑,哭着说:“我的丈夫,头发不曾被风吹,肚腹不曾忍饿。如今走去呵,怎生般艰难!”哭的声,将斡难河的水、并川里林木都振动了。答里台斡勒赤斤对那妇人说:“你丈夫岭过得多了,水也渡得多了。你哭呵,他也不回头;踪迹寻呵,也不得见了。你住声,休要哭。”因此上将回去,与也速该把阿秃儿做了妻。
 
  因俺巴孩合罕被拿时,将合答安、忽图剌两个的名字,提说来上头。众达达泰亦赤兀百姓每,于豁儿豁纳川地面聚会着,将忽图剌立做了皇帝。就于大树下做筵席,众达达百姓喜欢,绕这树跳跃,将地践踏成深沟了。忽图剌做了皇帝,同合答安太子,往塔塔儿处报仇行了,与阔湍巴剌合、札里不花两人厮杀十三次,不曾报得仇。
 
与塔塔儿厮杀时,也速该把阿秃儿将他帖木真兀格、豁里不花等掳来。那时也速该把阿秃儿的妻诃额仑正怀孕,于斡难河边迭里温孛勒答黑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秘史

上一篇:英烈传
下一篇:云南野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