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歌赋 > 正文

菊谱
字数:8775   

 
《菊谱》[明]黄省曾 周履靖
 
●卷之上
  
  ○艺菊法
  
  一、培根
  
  凡菊于夏间浇灌得法,秋后根头便有嫩苗丛生。俟花开过搞去枝叶,止留本根尺许,掘地作小坎,浇粪一杓,将菊本埋之,掺干土置坎中,四向填掺新土,仍爱护嫩苗,比及到春,已茂盛矣。若不曾上盆原在地上者,不必如此安排,但只于腊月中浇粪可也。
  
  二、分苗
  
  正月间择地一所,锄转拾去草根,将粪浇一通。越数日再锄再浇,又锄击碎土块,修治方整,视平地而高阜只许,通沟道周围以泄水。至春分后清明前,将所培根本掘起,敲去泥土,茎有些小细根,虽无大根亦活。于治地上相去七八寸栽一本,每色随意种多少,余者弃之便可。用河水浇灌,逐日侵晨如之,直至茎叶鲜健,方可用河水对匀粪水,十余日浇一次。
  
  三、择本
  
  谷雨后别选通风日无树根草芽之地,如前修治,形欲高而沟欲深,安排瓦盆在上,无则用瓦四片箍成者亦妙。以三分为率,留一分在上,掺土将前所分苗本拣择于本盛大、态度端庄者,带土掘起,种盆内。就于先所浇灌园泥培壅,低盆口三寸庶可,便于浇粪。盖菊所畏者水耳,略被水淬则心瘁矣。所用瓦者,雨过水干,不致浸渍,兼上盆时去箍除瓦,移入盆内,又不伤根,且不泄气,着花愈久。此法甚妙。若贫家无此,栽根地上,周围积土培之,如培土高亦可泄水无恙,但浇粪不悉入于根耳。既种之后,每株相近根边插红油小竹一根,入土欲深,以不动摇为度。此竹乃菊之所倚藉以为生者,将本干缚竹,其歧枝用绳牵拽,亦干竹上缚定。其缚者棕桐叶,晒干分细用之,亦奈风日。竹不油亦用得,但油者可辟菊虎,故用之。
  
  四、摘头
  
  分苗之后,高至七八寸,便摘去头,令生歧枝。其初起-枝去头之后,必长三四枝。其三四枝长尺许又摘去,每枝又分四枝。始以三枝言之,第三次三三九枝。欲要枝多,再一摘无妨。其枝繁杂,未可删去多存以防菊牛所伤,直至白露后酌量根本肥瘦,可留几枝,余者去之。有宜花多者,有宣花少者不可一概论。如绣芙蓉、海棠春之类,则以花多为入格,大抵多者不过三十花,少者十数花足矣。古法遇九则摘,初九、十九、二十九之类,然亦不必拘拘于此。
  
  五、掐眼
  
  每枝逐叶上近干处生出小眼,-一掐去,此眼不掐,便生成附枝。掐眼之时切须轻手,盖菊叶甚脆,略触即堕矣。
  
  六、剔蕊
  
  菊至结蕊时每枝顶心上留一蕊,余则剔去。如蕊细,用针挑之。其逐节间或比先掐眼不尽,至此时又复结蕊,亦尽去之,庶几一枝之力尽归于一蕊,所以开花尤大,可径四寸,小者二三寸不下矣。
  
  七、扦头
  
  梅雨时取河泥搓成大弹丸样,将折下小附枝三四寸者插入泥丸内,插讫埋土中,日逐用水浇灌,虽甚,五七日则鲜活,盖根已生矣,甚妙。用泥丸者,气不泄而易活易长也。亦依前法摘掐,或止用一花,则不摘头,任其乱生枝柯,临时悉皆删去之,止留一干一花。其花甚大而干甚低也。
  
  八、惜花
  
  花虽傲霜,其实畏之,一为风所凌便非向者标致,风雨犹然,何况于霜乎?花蕊半开便可上盆,移置轩窗通风日处,每晨浇少水,水不可多,多则伤叶。不若以小盏盛水放根边,用纸捻一条,半缚根上,半置水盏内,水干再添,如此则根润花满而色正,可得月余赏玩。否则,于根所结缚凉棚上,用竹簟、芦箔之类亦可,以为菊花延寿龄也。
  
  九、护叶
  
  养花易,养叶难。凡根有枯叶,不可摘去,摘去则气泄,其叶自下而上逐旋黄矣。浇粪时慎勿令粪着叶,一着随便黄落矣。欲叶清茂,时以韭汁浇根妙。
  
  十、灌溉
  
  梅天但遇大雨一歇,便浇些少冷粪以扶助之,否则无故自瘁。若厌于浇粪,用粪泥于根边周围堆壅半寸,雨再至泥自湿,其功胜粪甚远大。且不坏叶,造粪犯法:先于六月内将碎泥摊场上晒干,浇泼浓粪,再晒再泼,如此三四次。敲十分碎,粗筛筛过,收盛缸内,不可着雨,至此取用。间或用粪水一二次,六七月内不可用粪,用则枝叶皆蛀。每晨用河水浇灌,若有撏鸡鹅毛水,停积作冷清。或浸蚕沙清水,时常浇之尤妙。最忌酒糟盐卤。直至立秋后逐施用粪,起初冷粪一杓和水三杓,越数日粪一杓水倍之,又数日粪水停匀,乃止。结蓓蕾后纯用冷粪一二次。
  
  十一、去蠹
  
  害菊之物有五:曰菊牛,曰蚱蜢,曰青虫,曰黑蚰,日喜蛛是也。蚱蜢、青虫食其外,黑蚰瘠其枝,喜蛛侵其脑头。惟菊牛一名菊虎,形似杨牛而小,菊之大蠹也。露未晞时停叶间,此际可寻杀之。但飞极快,迟不可为也。五六月内绕皮咬咂,产子在内,变为虫,则此一叶叶而垂。凡折去之时,必须于损处更下一二寸,庶免毒气攻及一树。以其损处劈开,必有一小黑头青虫,当捻杀之。蚱蜢、青虫皆当杀之,如不欲害,则拾取送他处可也。黑蚰,古法用油纸捻灯吹灭,以烟熏死,蚰死而枝伤,不若用绵缠箸头,逐渐惹下手捻杀之。喜蛛则逐叶舒去其丝。又蚯蚓亦能伤根,时用纯粪泼之,俟死即用河水解其酷烈,不常用也。至于蚁,亦能伤菊,一经蚁过,则干叶皆瘁,故种菊最宜洁净,不得以腥膻近之。至如持鸡鹅水亦不必浇之,恐其引蚁故也,其地更宜绝其蚁种。
  
  十二、抑扬
  
  菊之本性,有易高者,醉西施之类是也,有特低者,紫芍药之类是也。高者抑之,低者扬之。抑之法:频摘头,比他本多一二次。扬之法:迟摘头,视他本少一二次,庶无过不及之差。
  
  十三、拾遗
  
  黄、碧单叶二种,生于山野篱落堤岸之间,宜若无足取者。然谱中诸菊皆以香色态度为人爱好,剪锄移栽,或至仿生。而是花与之均赋一性,均受一气,同有此名而能避迹山野,保其自然,有若士君子坚行操节,隐处林壑,不为时世所夺,故亦无羡于诸菊也。予嘉其大意而收之,又不敢杂置诸菊之中,故特附录于此。
  
  十四、品第
  
  或问:菊奚先?曰:先色与香而后有态。曰:然则色奚先?曰:黄。黄者中之色。《易》曰:"黄中通理。"《诗》曰:"绿衣黄裳。"土旺季月,而菊以九日花,金土之应,相生而相得者也。其次莫若白,西方金气之应。菊以秋开,则于气为有钟焉。紫为白交,而红又紫之变也。紫所以白之次,而红又紫之次云。有色矣而后有香,有香矣而后有态,是其为花之尤著也。或双曰:花以艳媚为悦,而子以态为后欤?曰:吾尝闻诸古人矣,好卉凡花为小人,而松竹兰菊为君子,安有君子而以态为悦欤?至于具香与色而又有态,是君子而有威仪也。又尝闻昔之谱菊者,每称胜为最,胜故在也,拟之金鹤翎,非其所仿佛,岂其无祖于古而屈隆于今耶?或见爱之者众而逞诡献奇耶?皆不可晓也。班志有曰:"小说家流,千三百八十三篇,盖出于稗官道涂之说也。"矧其事者必先利其器,寻其波者必计其源。吾尝观《茶经》、《竹谱》尚言始末,成一家之说,况菊之所受,又有不同焉。老圃云:"菊有千种,惟花硕丰丽,千叶无心为上。"予之井见,十"之二三或因人所好,名器不同,实一色耳。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苟致远而不泥,庶几近道矣。
  
  十五、名号
  
  金鹤翎,深黄色千叶。银鹤翎,白色千叶。蜜鹤翎,蜜色千叶。紫鹤翎,淡紫色千叶。红鹤翎,深红色千叶。金芍药,深黄色千叶。银芍药,白色千叶。金宝相,深黄色千叶。银宝相,白色千叶。金西施,嫩黄色千叶。白西施,纯白色千叶。病西施,萎黄色千叶。蜜西施,淡黄色千叶。锦西施,红黄子叶。蜡瓣西施,黄蜡色千叶。蜜褐西施,重蜜褐色千叶。玉板西施,粉红色千叶。银红西施,银红色千叶。二色西施,淡黄纯白色千叶。阴阳西施,每花中分黄白色千叶。鞑蛮西施,白色千叶。玛瑙西施,红白色千叶。黄牡丹,嫩黄色干叶。蜜牡丹,蜜色千叶。白牡丹,白色千叶。锦牡丹,红黄色千叶。紫牡丹,艳紫色千叶。粉牡丹,粉红色千叶。红牡丹,大红干叶。二色牡丹,大红艳紫色千叶。紫剪绒,深紫千叶,叶茸如剪。剪苏桃,仿佛紫剪绒,韵度似不侔突。黑苏桃,紫黑色千叶。红苏桃,重红千叶,叶茸如剪。白粉球,淡粉色千叶。二色粉球,粉红淡紫二色千叶。紫粉球,紫色千叶。粉万管,粉红千叶,叶如管。射香球,红黄色千叶。红绣球,大红千叶,如球。粉妲己,粉红色千叶。紫妲己,紫花千叶。雀舌牡丹,花同雀舌,叶似牡丹,千叶。紫霞觞,紫色千叶。黄鹤顶,深黄色千叶。白鹤顶,白色千叶。檀香鹤顶,淡黄色干叶。玛瑙鹤顶,红黄色干叶。鹤顶红,粉红千叶,中心深红突出。红心鹤顶,粉红色千叶。粉红鹤顶,粉红色千叶。金丝鹤顶,粉红色千叶,中有黄纹。玛瑙盘,红黄色千叶。玛瑙红,淡红色千叶。玛瑙黄,红黄色千叶。二色玛瑙,粉红淡黄二色干叶。粉玉盘,红粉色千叶。瑶白雪,千叶大白花。万卷楼,粉红千叶,叶如卷。一捧雪,千叶大白花。赛琼花,粉红色千叶。玉菡萏,粉红色千叶。葵菊,粉红色千叶。二色菡萏,粉红淡黄二色千叶。出炉银,银红色千叶。水红莲,粉红色千叶。二色芙蓉,重粉淡黄二色千叶 空萏红,粉红色千叶。白佛见笑,白色千叶。嘉兴秋牡丹,粉红色千叶。吴江秋牡丹,粉红色千叶。常熟秋牡丹,粉红色千叶。白蛮球,白色千叶,如球。粉蛮球,粉红千叶,如球。大杨妃,粉红色千叶。二色杨妃,重粉红黄二色千叶。退姿白,初开微红,后渐白色,千叶。浦花,粉红色千叶,花朵极大。红玉莲,重粉色千叶。锦瑞香球,红黄色千叶。金瑞香球,深黄色千叶。紫瑞香球,紫色千叶。散瓣瑞香,紫色千叶。八宝瑞香球,粉红色千叶。红瑞香球,深红色千叶。白瑞香球,白色千叶。西番莲,白细色千叶。红杨妃,淡红色千叶。紫杨妃,紫色千叶。金褒姒,金黄色千叶。白褒姒,白色千叶。紫褒姒,紫色千叶。粉褒姒,粉红色千叶。紫挠头,粉红色千叶。吕公袍,淡葱白色千叶。班鸠翎,紫苍色,如班鸠之翎,千叶。玉莲环,白色千叶,花开叶皆四卷。琐围,大红千叶,叶边周围有黄色。阔板大红球,大红千叶,反叶成球。细叶小花球,大红千叶,如球。大红狮子球,大红千叶,每花有二三青蕊突起。黄四面,重黄千叶。锦四面,红黄千叶。由四面,白色千叶。紫四面,深紫色千叶。楼子红,大红千叶,黄心中又起数瓣。紫袍金带,紫红色千叶,中有细黄心。洒金红,深红千叶,叶开有黄点如洒。蜜萼,蜜色千叶。导金莲,深黄色千叶。通州红,娇红千叶。紫双飞,紫色千叶,每花有二心。蜜探,蜜色千叶。金芙蓉,深黄千叶。锦芙蓉,红黄千叶。紫芙蓉,淡色千叶。玉芙蓉,粉红千叶。红芙蓉,淡红千叶。黄荼醿,蜜色千叶。白荼醿,白色千叶。黄芍药,重黄千叶。蜜芍药,蜜色千叶。白芍药,白色千叶。紫芍药,淡紫千叶。金雀舌,重黄千叶,叶尖如雀之舌。白雀舌,玉色千叶。锦雀舌,红黄色千叶。粉雀舌,粉红千叶。紫雀舌,淡紫色千叶。蜜雀舌,蜜色千叶。相袍红,深红色千叶。银朱红,娇红千叶。倚栏娇,淡紫千叶,花头倒侧如倚。赭袍黄,深黄千叶。胜荷红,粉红千叶,花如荷瓣。采石黄,淡黄千叶。紫蔷薇,淡紫色千叶,小花。黄眉,嫩黄千叶。福州紫,艳紫千叶。邓州白,千叶大白花。邓州黄,淡黄千叶。蜜叠雪,蜜色千叶。白叠雪,白千叶。莲肉红,肉红千叶。红蛾娇,红色千叶。玉娥娇,粉红千叶。粉莲,粉红千叶。海棠春,娇红千叶。佛座莲,粉红千叶。黄楼子,淡黄千叶,叶起如楼子。茄菊,淡紫千叶。紫袍金甲,深紫单叶,中心细管上作黄色。檀香球,重蜜色千叶。白罗球,白千叶,如球。蜡锁口,花似金锁口,黄蜡色。金琐口,大红多叶,叶周边作黄色。黄木樨球,蜜色千叶,如球,开花极后。白木樨球,白干叶。白罗伞,白千叶,叶下垂如伞。罗山锦,红黄千叶,反叶成球。罗山紫,重紫千叶,成球。紫绶金章,红黄千叶。紫间金,深黄重紫二色,千叶。胜绯桃,深红千叶,小花。万管红,深红千叶,叶如管。剪金红,深红千叶。红剪绒,淡红千叶,叶细,茸如剪。黄玉楼春,淡黄千叶。白玉楼春,白千叶。并头红,重红千叶。二色并,金红重红二色,千叶。通州黄,重黄千叶。金莲宝相,红黄千叶。红莲宝相,娇红千叶。大金球,深黄干叶,如球。御袍黄,重黄千叶。玉指甲,粉红干叶。金剪绒,深黄叶,叶茸如剪。蜜彩球,蜜色千叶。水晶球,初开微青,后白,千叶,如球。鸡冠紫,深紫千叶。象牙球,初开微红,后苍白色,千叶。银红鸡冠,淡红千叶。鸡冠红,深红干叶。状元紫,深紫千叶。金凤毛,深黄千叶。银纽丝,白色千叶。龙须黄,嫩黄千叶 亢羽黄,娇黄千叶。剪金黄,淡黄干叶,如剪。胜紫衫,深紫千叶。傲霜黄,嫩黄千叶。荔枝丹,红黄千叶。报君知,深黄千叶,开于九日前。白雪团,白干叶,小花。黄丁香,深黄千叶,小花,又名满天星。黄万管,嫩黄干叶,叶如管。赤丁香,红黄千叶。紫玉莲,粉红千叶,小花。锦八宝,红黄千叶。僧衣红,淡黄红千叶。锦玲珑,红黄千叶,小花。五色梅,单叶小花,花具五色。黄都胜,红黄千叶,花朵丰大。五月白,白花千叶,一岁中开五月九月二度。状元黄,深黄千叶。金纽丝,重黄千叶。宾州红,淡红千叶。粉剪球,粉红千叶,叶茸如剪。茶菊,淡黄千叶。紫剪球,淡紫千叶,如粉色者。黄玉莲,嫩黄多叶,小花。相袍黄,淡黄多叶。锦荔枝,红黄多叶,中有黄心。金盏银台,四边白色,中心正黄,千叶。甘菊,深黄多叶,花极小。小金眼,深红多叶,中有黄心。大金钱,深黄多叶,小花。银茉莉,单叶小白花。冬菊,深黄多叶,开以十月。白冬菊,多叶小白花。黄蛮裘,娇黄千叶。
 
 
●卷之下
  
   一之贮土
  
  凡艺菊、择肥地一方,冬至之后以纯粪攘之,候冻而干,取其土之浮松者,置之场地之上,再粪之。收水之后,乃收之于室中,春分之后出而晒之,日数次翻之,去其虫蚁及其草梗。草梗不去则蒸而腐焉,是生红虫,生土蚕,生蚯蚓,为菊之害。土净矣,乃善藏之以待登盆之需。登盆也,俱用此土,又以待加盆之需。菊之登于盆也,或遭三日以上之雨,土实而根露,则以土加而覆之,一则蔽日之曝,不枯其根,一则收雨之泽,不烂其根。
  
   二之留种
  
  冬初而菊残也,一衰即并英叶而去其上茎,其干留五六寸焉。或附于盆,或出于盆,埋之圃之阳松土之内,腊三月必浓粪浇之以数次。菊之性而耐于寒,故土粪多则暖而不寒,可以壮菊本,可以御隆寒,可以润泽而不至于枯燥。
  
   三之分秧
  
  春分之后,是分菊秧。根多须而土中之茎黄白色者谓之老,须少而纯白者谓之嫩,老可分,嫩不可分。分之于新锄之松地,不宜太肥,肥则笼菊头而不能长发。天之阴可分,有日分之则枯干而难活。种之,其宿上也尽去,否则恐有虫子之害。既秧于土矣,以越席架而覆之,毋令经日,经日则难醒。每日晨灌之、晚灌之,天之阴不可伤于水。秧心发芽矣,可去其覆席,先用半粪之水,复用肥水灌之。叶上不可以沾粪,沾之则叶枯。用河之水则纯河之水,用井之水则纯井之水,不可杂焉。
  
  四之登盆
  
  立夏之候,菊苗成矣,可五六寸许,是为上盆之期。将上盆也,数日不可以浇灌,使苗受劳,而坚老则在盆可以耐日。其起秧苗也,掘根之土必广而大,少则露根而伤其本。用腊前所攘之土壅之。其灌也,视阴晴而为增损。使土壮而入根,服盆而生叶,则用肥水灌之;久雨加腊土以浥之。其种也,根深则不耐水,浅不耐日,随土而稍深。何也?菊之根其生也向上,故常覆土为加。
  
  五之理缉
  
  菊之尺许矣,是宜理缉。欲长也,则去其旁枝,欲短也,则去其正枝。花之朵视其种之大小而存之:大者四五蕊焉,次者七八蕊焉,又次十余蕊焉,小视二十余蕊焉。惟甘菊、寒菊独梗而有千花,不可去也。
  
  六之护养
 
  菊稍长也,竹而缚之,毋令风之得摇。雨之久也,直出水盆内亦然。菊旁之蚁多也,则以鳖甲置于傍,蚁必集焉,移之远所。夏至之前后有虫焉,黑色而硬壳,其名曰菊虎,晴暖而飞出,不出于巳、午、未之三时,宜候而除之。菊之为菊虎所伤也,伤之处仍手微摘之,磨去其牙虫毒,可以兔秋后之生虫。如虎之多也,必多栽易壮盛之菊于圃之周。菊有香焉,蚁上而粪之,则生虫,虫长而蚁又食之,则菊笼头而不长。其虫之状如白虱,以棕线作帚而刷之,扇以承之,挥之于远所。秋后而不见虫也,宜认粪迹。是有象干之虫,其色与干无殊也,生于叶底,上半月在于叶根之上干,下半月在于叶根之下干。或破干取之,以纸捻缚之,常以水而润其纸条,花乃无恙。或用铁线磨为邪锋之小刃,上半月于蛀眼向上而搜虫,下半月在蛀眼向下而搜虫。有菊牛焉,沿之则萎,种台葱则可以辟。麻雀爱取菊之叶而为巢,取之则萎。四之月雀乃为巢时,宜慎也。
  
  ○治菊月令
  
  正月
  
  立春数日,将隔年酵过肥松净土,用浓粪再酵二三次,今深二尺,以伺分种之需。若旧种在盆或旧地,切不可移动,仍用草温护老本,斯秧发早而壮大。
  
  二月
  
  二月初旬,冰雪消泮,此时除去旧护穰草。春分后仍将前酵之地倒松,再用大粪酵之,择新长可分菊秧逐茎分开,相去六七寸莳一根,每早汲河水浇活,以待再种。但奇异者必发苗少,务在培植一法。用朽木一块,每月凡遇修理之际,取修下头梗,将木钻孔,用梗迁入孔中。木上薄加肥土,木下透梗少许,漂浮水缸中。待其根生,搬种地上,缉理长成,庶不断种。
  
  三月
  
  谷雨前数日,择前秧长壮正直者搬种。筑酵熟所植之地,比平地高尺许,相去只余掘穴一枚,每穴加粪一杓搪挜,如法方可搬秧植之。四围余土,锄爬壅根,高如馒头样,令易泻水。周围必留深沟泄水,但雨过不拘何月。务将积沟之水疏通流别处。不分在地在盆,即以酵熟干土壅根。如久雨,盆植者可移置檐下,或用蔑箍瓦作盆埋地,令一半入土内,一半露土上,使地气相接,水不停积。先将肥上倒松,填二三分干盆,加浓粪一杓后,搬菊秧植之。再将前土填满,亦壅如馒头样。又一法,将肥松之土用细筛筛净入甄,用水烧蒸二三沸取起倒出,晒干入盆,植菊能杀虫,无侵蚀之患。其秧搬时,每株根边必带故土,周方二寸,使其不知迁动。或用树叶,或碎瓦盖其根土,以防雨溅泥污。青叶若失盖,俟雨歇移水至菊旁,将菊叶洗去泥滓,此法尤妙。各月如之。能遵此法,则菊自顶至根青叶畅茂,不至枯槁。每遇浇灌,瓦盖者可除去,浇过仍盖之。新种后必间日早用河水和粪浇之,又用搭棚遮蔽日色,以度其生。遇雨露揭去,但日晴燥不盖之。自始至秋,皆依前法。
  
  四月
  
  小满前后,菊嫩头上多生小蜘蛛,每早起寻杀之。又生一种曰菊牛,日未出时惯咬菊头,其头日盛即垂。视其咬处悬寸许,必掐去无害,迟则中生蛀虫,虽至秋结盖,若遇大风雨必折。菊牛其状如蝇,背甲坚而黑,亦须寻杀之。又有一等细蚁,侵蛀菊本,用洗过鲜鱼水洒于叶间,或浇土上,则除。如不断,仍须早起寻杀为良。菊长只四五寸,每株用坚直小篱竹近插菊根,以软莎草宽缚,使菊本正直,不至屈曲。隔数日视菊大小,可掐去母头,令其分长子头。择高大者先去,瘦短者隔几日去之。每本止留四五头,多至六七头,以防损折。如理寒菊,必须头多,用篾作箍围定,则秋深团圞如盖可爱。若用过接,必在此时,用庵梨草或杂菊摘去嫩头,择奇菊亦摘头,将二头以刀斜批,视相合即用鹅毛管或薄芦管管在所接之处,莫令宽动。外用泥密闭管口两头,或纸条缚定,置于阴处。数日视有生意,轻轻用刀扦去其管,每一本接得四五色。又一法曰过校。预于种植之际,将菊如水车二柱并周围檐柱样种之,至此月除脊菊,中间正枝不动,将脊菊东南枝交过檐菊,亦将东南檐菊顺枝扯来交过,将二枝刀扦肤肉,各去半边,用绵纸条紧缠,引水常润。仍用搭棚蔽日,遇雨露除之。视两校交合,生意已成,然后将脊菊之头、檐菊之梗相连处用刀扦断,遂成一本。惟梅雨中可活,余必无生意。
  
  五月
  
  五月夏至前,用浓粪七分,河水三分浇之。夏至后用前法再去头,止留五六枝为正,若枝繁者多留一二,以防损折。每早浇灌,止用撏鸡鹅毛汤并缲丝汤,盛缸中作腐者,取其清水;或洗鲜鱼或菜饼屑水,取其清冷者灌之,不可犯酒醋井盐物触之。菊最畏梅雨,此月尤宜顾盼。
  
  六月
  
  六月大暑中,每早止用清河水浇,隔三四日,以鹅毛冷汤轮灌。若土间生蚯蚓、上蚕等,看去根远近,掘出杀之。近根难灭者用粪灌之,必欲促死。虫断仍用河水连浇数日。大抵此月天热土燥,不可用粪,粪多则头笼,青叶皆消泛如蜡板。水晶盆、金银鹤翎、芍药之类尤不宜多用,余菊不妨。
  
  七月
  
  七月初旬,有一等蚕样青虫,与叶一色,善食叶,亦用早起寻杀之。若被伤枝叶,难为观赏。立秋之后三五日,不论其枝长短,并不可损。但枝有参差者,将长枝以大针戳眼,拔去针,即将细篾丝一段插入眼内拴住,待短者长齐,然后取去篾丝,使并长也。菊之全本亦有参差,高大者不用粪浇,瘦短者用水和粪浇上促长,以成行列。用粪之法,各有次序。第一次粪二分,河水八分;越半旬第二次,粪三分,河水七分;再越半句第三次,用粪五分,河水五分,又越半旬第四次,粪七分,河水三分,第五次全用粪。瘦者多浇,茂者少用,若太过必使蕊头笼闭,青叶愈盛,开花反小。
  
  八月
  
  八月间多有狂风骤雨,每本再拣坚直篱竹绑定,用莎草从根紧缚二三节,勿令摇动伤残。白露后发生蓓蕾,蕊头将绽,大枝上择大蕊留一枚,余皆删去,弗可多留,多则开花微薄。菊蕊嫩脆,选时必须以左手双指稳梗,然后以右手指甲掐蕊,否则连头剔落,遂为无用。既结蕊,隔二三日常用浓粪浇灌,则花大色艳,甚至变有二色者。
  
  九月
  
  九月蕊绽将开之际,必预搭阴厂遮蔽风霜,庶花开悠久,色不衰褪。如小开亦不可将本移动,漏泄真气。花开间有不足者,磨硫黄水浇根,经夜即发,屡试已验。遇有异色而自己无者,但巳觅得不可直种,将来横种地上,认记根头,用肥上压枝,经月视根生,以刀断梗,则根枝两生,种可多得。其原本再加肥上薄薄壅之,不可过多,多则根深难发矣。
 
  十月
  
  十月上旬,菊花已残,将绑缚朽竹撤去,好者贮备来年之用。本上枯花小枝并折去,止留老干尺许,勿使折。迟以被风摇本根,伤残苗裔。此时悉用乱穰草盖护,以御霜雪冰冻。每本置竹牌一片,写号挂之,或写竹牌插根旁记之,来春分种庶不淆乱也。
  
  十一月
  
  十一月中旬未冻之时,择高阜净地倒松,深二尺许,拣去瓦砾、木石,用粪三四次酵肥。绿菊最喜新土,伯宿土,必须一年一换,盆中亦然,否则春间虽活,经梅雨必死。酵完用旧藁荐或乱穰草盖地,免致冰冻难锄,减粪肥力,有误来年种植之用。
  
  十二月
  
  十二月初旬,看菊本盖少处再加厚护,以蔽霜雪。及天日和暖,用粪搪挜菊本四边,莫令着根,春气发扬,苗则群然盛长矣。一法腊月内掘地埋缸,积浓粪,上盖板填土密锢,至春渣滓俱化,土存清水,名为"金粪"。五六月间,菊为雨揉黄萎,用此粪浇之,足以回生,且开花肥泽甚妙。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菊谱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兰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