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杂项 > 正文

黄氏宝卷
字数:5266   

  黄氏宝卷
 
  民国三年学善堂梓
 
  黄氏宝卷原叙
 
  宝卷广传天下,教化世人明心。仙佛出世根由,尽是灵山发生。神仙有过下凡,人要功大成神。古来神仙佛祖,尽是凡人修成。黄氏灵性普贤,有过罚下天宫。投胎心性不迷,出世为人诵经。父母千魔不改,配夫折磨苦情。生下一男二女,阎君取他对经。地府各狱游遍,曹官送他复生。冥府善恶谨记,还阳女转男形。借尸张世亨体,坐堂先禁杀生。令方第一屠户,重打二千归正。与他儿女团圆,世人其理不明。将计就计治法,一县化成善民。男配女体交合,又生一女二童。借助富贵培德,感动达摩讲经。指明修身要诀,辞官不做归隐。泰山一十二载,度惺许多僧道。两个沙泥有缘,每日说法谈经。他那两处儿女,张赵两家婚成。长大成名婚配,六合同春扬名。加上老阴老阳,配成八卦总名。道成超上天界,人人看见心惊。达摩显圣接引,两个沙泥归空。一同西方见佛,对他贺州立功。加封普贤古佛,享受百世香灯。三会龙华普度,收圆个个赏升。黄赵张姓一处,三回九转投东。神气精炼一体,一性成了全功。世间男女遵信,都能脱壳飞升。开卷前后细参,内外功果品评。八十四句叙语,八卦炉中炼成。
 
  开卷偈
 
  黄道良辰天降祥,氏庶百姓学贤良。
 
  宝莲台上成佛好,卷内情由细参详。
 
  转化人不惺,女中第一名。
 
  成就神仙位,男体脱女形。
 
  黄氏宝卷
 
  经文一品表良贤,谈古论今化遇顽。
 
  孟姜长城把夫找,哭竹埋儿万古传。
 
  董永典身世间少,王祥卧冰寒冻天。
 
  真心靠天天必佑,善恶自古有循环。
 
  苦口叮咛众男女,性命生死莫当玩。
 
  大限到来谁能替,夫妻儿女是枉然。
 
  只有善恶两般事,各自做下各自担。
 
  家财银钱都是假,不如回头把佛参。
 
  这部宝卷是唐朝宣宗年间,曹州府南华县清风乡七家庄,有一黄员外,家财万贯,六畜成群,庄田无数。员外夫妇所生两男五女都有婚配。只有五女年小叫成黄桂香。自幼不吃五荤,存心斋戒。七岁时聪明过人,读书过目不忘。智慧朗开,常想拜佛念佛。一日心想供奉
 
  南海观音诸佛菩萨,早晚烧香,然后找了《金刚经》一卷每日念诵。忙里习学女红,无事烧香念佛。一心不想贪恋红尘,只愿清闲自在。不觉年长十五六岁,不愿改嫁出阁。闷坐绣房,常有不乐之意。一日随定丫鬟花园观花。看见百花开放,不由叹息一番。
 
  黄桂香进花园抬头观看,见百花开得好香气冲天。
 
  虽然是开得好当下好看,只恐怕严霜打枝叶雕残。
 
  人比花花比人不差一点,少英雄老衰败话不虚传。
 
  少年人如花开容颜好看,衰老时如花谢改变容颜。
 
  细想来得人身有甚久远?总不如念弥陀学佛学仙。
 
  有一日缘分好明师指点,借住世修出世何等体面!
 
  黄桂香心思想自嗟自叹,存恨心诵佛经永不配男。
 
  人存心天必知观音指点,暗暗地指化他心性不偏。
 
  驾祥云到花园空中发现,将一帖丢下去试他心田。
 
  桂香修行之心感动观音大士空中丢下一帖,看他心性如何。桂香正在心中打算,忽见面前一帖,用手拿起一观,上写:
 
  “观音菩萨降曰:斋戒诵经,诚意心坚。千魔不退,才算英贤。从父安排,不可失缘。以后命终,自然高迁。”
 
  一心不二无别念,谋事在人成在天。
 
  只要始终不退转,何愁不能见佛仙!
 
  黄桂香看罢,望空拜谢:“菩萨引我出苦,不忘大恩!”回至绣阁,诵经焚香,虔诚更加十分。
 
  一日,他父母想到四位女儿全都出嫁,只有五女桂香未曾婚配,不免将他唤到庭前,说明婚配以定终身大事。
 
  “丫鬟,请你五姑娘进堂了。”
 
  丫鬟领命,随将桂香请到庭前。黄桂香言道口称:
 
  “爹娘唤儿有何教训?”
 
  二老齐曰:“儿呀!你每日烧香念经,五荤不吃,是何意见?万不可信邪作怪。想见今春年已十六,应该出阁,与儿言明婚姻大事,配一男子,以定终身,你看如何?”
 
  桂香听他父母言定婚配,嚇得心麻骨酸,只称:
 
  爹娘:听儿道来——
 
  桂香女叫爹娘容儿细禀,听孩儿言共语讲说分明。
 
  想人生出世来有甚侥幸?就好比园内花水上浮萍。
 
  蠢男女识不透世间情景,男女配图欢乐常恋风情。
 
  把自己精气神消散无用,甘白白将性命送入火坑。
 
  这灵性投人体更要自重,万不可与四性结债相争。
 
  有多少聪明客循环不懂,只知道称能干伤命害生。
 
  《感应篇》《阴骘文》并不体诵,万物中人最灵自把自轻。
 
  男子汉失纲常人伦放纵,妇女们丢三从四德不明。
 
  出世来都怀着十恶不正,哪一个体上古天地好生?!
 
  贪钱财使奸巧自把自哄,百年后进冥府甲锁重刑。
 
  性落了妇女身多造不幸,生儿女污净水造下血坑。
 
  在世上多爽快不日光景,三岁童不觉得就是白翁。
 
  纵然是修积好儿女敬奉,大限到阴司路谁替你行?
 
  纵然是财贝广银钱堆岭,买不过十阎君铁面无情。
 
  想这些虚花景尽是无用,依儿说总不如吃斋念经。
 
  知命的回了头速速早醒,莫等到临危时吃药不灵。
 
  儿虽小看破了世俗情景,因此上儿不配才郎高明。
 
  吃长斋诵经卷身体保重,百年后送二老披麻孝行。
 
  这是儿真实意主意一定,万不可与孩儿云把亲成。
 
  桂香说道:“二老不可忘了前生修积今世福,今世能修再世享。依儿之心,二老年迈,不如吃斋念佛,随儿烧香,以后同享天福如何?”
 
  二老闻听,骂声:“奴才!”“你不改悔,反来说我,真气死人也!”
 
  叫声奴才理不明,胡言乱语我不听。
 
  吃斋念佛有甚好?布施斋僧一场空。
 
  男婚女嫁天造就,几家立下孤女茔?
 
  只要存心做好事,烧香拜佛惹灾星。
 
  老父活了年半百,莫见几个上天庭。
 
  神仙就是神仙体,菩萨天生菩萨名。
 
  不必疑心生妄想,出阁嫁人是正经。
 
  若还不听爹娘劝,当下要别父女情!
 
  桂香又来把情恳,再叫爹娘二老听。
 
  孩儿立志不改嫁,要学昔日女英雄。
 
  有志烈女多合少,哪个不是父母生?
 
  女中菩萨有几位,都是凡间女修成。
 
  观音菩萨妙善女,骊山老母女修成。
 
  何姑修到八仙内,孟姜找夫潼关城。
 
  前朝女流都修了,何况孩儿就不能?
 
  爹娘随了儿的意,以后大报你恩情。
 
  黄桂香把那前朝后代善恶报应说了两遍,他父母执意不从定要与他择婿成亲。桂香辞别父母,怒气昂昂,去到绣房,更是加工念经,烧香拜佛,毫无退志。心想一尘不染,怎奈冤孽深重,不能解开。那日去后,夫妇商议,要与他女寻一家恶宦,叫他每日饮酒吃肉,不能烧香念经,才合俗理。二老主意已定,就叫家人请一媒婆,与他女成婚出嫁,暂且不提。
 
  再说黄桂香独坐香房,想起红尘苦楚,不由叹曰:
 
  黄桂香自思想红尘苦况,想人生活一世无有下场。
 
  富与贵贫与贱皆从天降,命虽好不过是数年荣光。
 
  见几家有银钱无儿愁怅,有儿女无银钱脚手奔忙。
 
  善的善恶的恶不得一样,有几个知足者不怨上苍。
 
  想不透循环理胡行浪荡,久以后大限到哪里躲藏?
 
  有儿女恩与爱皆是幻像,只落得热闹世胡混一场。
 
  命尽了阎君爷把票来降,儿难帮女难替独登望乡。
 
  有钱财房屋地丢在世上,造下罪无人替自身承当。
 
  我看破世事假修真为上,一心心烧长香口念金刚。
 
  二爹娘他不依常常吵嚷,这件事左右难无有妙方。
 
  恨我是女流辈闺中生养,要是个男子汉逃出门旁。
 
  无奈何听爹娘安排前闯,随处高随处低自有主张。
 
  想必是前世里未曾修养,到今生有阻隔又有拦挡。
 
  我存心无二意拿定志向,想教我开斋戒除非命亡!
 
  黄桂香自叹一回,主意拿定。任凭爹娘千说万劝,永不开斋。闷坐绣房,只是烧香念经,听从父母安排。
 
  话说员外夫人那日命家人把媒婆请到,这李媒婆来到黄府,口称:“员外夫人唤我有何事情?”员外道:“是你非知,我有一不成器的奴才名唤桂香,每日起来不吃五荤,常好烧香念经。那日是我与他言定终身大事,他执意不愿婚配,你看还有此理!是我父女辨别一场,奴才带气到在绣房,针线少做,更是烧香念经,十分诚心。我唤你不为别事,要你与他找一个恶宦之家,将他许配折磨。奴才开斋,才合我心事。事妥我自重重有赏。”李媒婆听说,满心欢喜,口称:“员外,这点小事怕办不妥!你老人家五个女儿,经我手说成三个半,就这一个小姑娘,还用你老人家操心?定要寻一家合心遂意的婚配,限至三日信到。员外夫妇自回,后堂我自告辞。”
 
  媒婆听说喜洋洋,前行离了七家庄。
 
  思思想想路上走,不回家去拿主张。
 
  得了他的便宜话,何愁没有好门当。
 
  十恶不善纷纷是,又有杀猪和宰羊。
 
  说着想着往前走,想起清风赵家庄。
 
  赵姓杀猪十年整,广有银钱无妻房。
 
  此番到在他家里,再把亲事细商量。
 
  话说赵家庄有一赵令方,自幼父母双亡,既无姐妹又无兄妹,学会杀猪宰羊亏手营生。不上十年,积下银钱无数。吃喝嫖赌,样样俱贪;调人争讼,小事成大。真是十恶不善,天下第一。中年未曾娶妻,每日游花宿柳。那日家中闲坐,李媒婆就到他家,叫声:“赵掌柜,与你恭喜!”赵令方说:“喜从何来?”李媒婆道:“咱县七家庄黄员外有一小女想与你成亲,不是喜气临门么?”赵令方笑道:“你就会耍嘴。黄员外是个方便人,岂肯与我结亲?”媒婆说:“是你不知,黄员外这个小女,人才十分聪俊,就是不吃五荤,专好烧香念经。员外不忍教他女吃斋念佛,父女吵嚷一场,故叫我给他寻个杀猪宰羊的,磨他性情。亏你年纪不大,这亲有何不成?”令方说:“既然如此,与你银子十两,说成这门亲事后来,保你半身之富。”
 
  赵令方听此言喜从天降,请媒婆吃酒饭又与银两。
 
  这件事只要你说成妥当,你家穷我家富许你沾光。
 
  到那里见员外好言多讲,莫说我面目丑凶恶强梁。
 
  这本是十两银做为路费,成亲后我谢你一套衣裳。
 
  李媒婆听此言回言答上,这件事不费难我敢承当。
 
  我去后备酒礼安治停当,限十日管叫你夫妻拜堂。
 
  辞令方出门走你不用望,赵令方心欢喜就等成双。
 
  令方洪福天,桂香该招殃。
 
  但等成亲后,更要犯吵嚷。
 
  话说员外夫妇因媒婆去后未曾见一回音,正在心想。李媒婆慌忙走上庭前,急禀员外说:“明城北赵家庄有个屠户赵令方年纪三八,家产富足。”又格外说些好处。员外因随,当下许亲,限十日就来抬亲。员外叫家人付与银子五两,媒婆接银,告辞而走。员外夫妇又把小女唤至庭前说明此事。
 
  叫丫鬟去把你姑娘去请,说老爷有话讲快到前庭。
 
  小丫鬟遵了命一声高禀,叫姑娘我老爷请你前庭。
 
  黄桂香在佛前正把经诵,又忽听丫鬟叫失了一惊。
 
  忙起身止香灯走至庭下,二爹娘唤孩儿有何话明。
 
  黄员外便开言我儿坐定,爹有话娘有话说与你听。
 
  儿今年十八岁正合出嫁,择婚配要出阁该把亲成。
 
  赵家庄赵令方家大财重,儿配他限十日就要起程。
 
  黄桂香听此言混身打冷,狠心的二爹娘怨了几声。
 
  儿在家能吃你多少茶饭?立逼我出阁去你才心平。
 
  他人家有儿女前世缘定,我与你父女们冤家对兵。
 
  教开斋毁佛堂丧心太重,逼儿去嫁屠户天理难容!
 
  儿吃斋效古人爹娘不懂,儿念经报亲恩你心不明。
 
  若儿是在你家有些不正,立刻时打发儿我心不疼。
 
  做员外连一个好歹不懂,只怕你福尽了难免四牲。
 
  非儿说绝情话人伦失净,是爹娘不教儿孝敬奉承。
 
  打发儿出了门你心干净,儿纵死不上你黄家门庭!
 
  怒不息辞爹娘走出门外,叫儿嫁儿就走立刻起程。
 
  小女儿下堂去面容带怒,等良辰吉日到祸害推清。
 
  二老一心主意定,小姐当下入火坑。
 
  令方恶性伤生命,时光怎能过得成?
 
话说赵令方自媒婆去后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宝卷 黄氏

上一篇:何仙姑宝卷
下一篇:靖江宝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