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杂项 > 正文

雷峰宝卷
字数:5442   

  雷峰宝卷
 
  浙江杭州府钱塘县雷峰宝卷上集
 
  雷峰宝卷初展开,报恩报德到武林。
 
  善男信女虔诚听,明性见性便成真。
 
  话说雷峰宝卷,出在大宋真宗年间。提表四川嘉定州峨眉山,其山中俱是胎卵湿化之妖魔,洞内尽安九流神仙之人物,累出怪兽最多。那山洞内,有一条白蛇,因他修炼,一千七百余年,不贪外道,不害生灵,长受日月之精华,能变人形,腾云驾雾,呼风唤雨,坚心至意,每参南海观音,志心动念,心性通灵。时逢瑶池,蟠桃大会之期,那观音身驾祥云,寻声救苦,大发慈悲。见他白蛇即便呼唤帯挈。
 
  一滴杨枝水降临,洒作人间坐莲心。
 
  观音菩萨发慈悲,带领修心白素贞。
 
  虽然妖怪非人类,千年修炼有功程。
 
  因此带往瑶池去,佛心慈悲度迷津。
 
  你看众等,群仙一起迎接。大士法驾各皆稽首,次序同往筵前,庆贺千秋华旦。正是
 
  慈悲胜念千声佛,造恶空烧万炷香。
 
  海上会群仙,銮舆下九天。
 
  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
 
  列位大仙请了。今奉菩萨千秋华旦,同往筵前庆祝。
 
  延生功德最为高,白鹤衔花透九霄。
 
  万寿老人来赐福,西天王母献蟠桃。
 
  韩湘子,品玉箫,志学修行家室抛。
 
  雪拥蓝关难行马,曾度文公上九霄。
 
  曹国舅,爱逍遥,不恋荣华卸锦袍。
 
  世上万般修行好,手执云阳仙板敲。
 
  汉钟离,性儿矫,识透人情世熊枭。
 
  终南山上修妙道,列位仙班道行高。
 
  吕洞宾,甚风飘,肩背龙剑善斩妖。
 
  悲心救苦传妙道,至今万古姓名标。
 
  何仙姑,容貌矫,懒伴红尘愿寂寥。
 
  苦志真修千百载,也归仙界乐逍遥。
 
  蓝彩和,年纪小,最爱修行却富饶。
 
  名山修炼成真果,手执棕篮驾海潮。
 
  李铁拐,相咆哮,黑脸脓眉腿又跷。
 
  潜心修炼长生法,挂拐登云蔼蔼飘。
 
  张果老,年纪高,须发苍苍两鬓萧。
 
  倒骑驴子呵呵笑,竟把繁华世界抛。
 
  众仙同赴蟠桃会,共饮长生仙寿筵。
 
  洞口灵芝呈临彩,阶前鹤鹿献琼瑶。
 
  南极仙翁棋一局,东方老祖爱偷桃。
 
  陈搏一忽千年醒,彭祖年登八百高。
 
  一般都是凡枯骨,炼得丹成上九霄。
 
  众仙恭贺娘娘寿,迪迪绵绵福寿高。
 
  王母娘娘来下旨,赐下八个大仙桃。
 
  众仙领谢仙桃子,各驾祥云顺风飘。
 
  不宣众仙情由事,说破白蛇是原因。
 
  且说西池,金母娘娘,见观音大士,身旁有一女子,即便盘问跟由,那金母说破机缘道:“凡为仙者,必要酬恩报德,才可位列仙班。你一千七百年前,原是一条,小小白蛇。有一个乞丐,要将你一刀两断,取出蛇胆。幸有一个木客,名曰吕泰,起了慈悲之心,取出一百铜钱,买你放生。故能修到如今。但此人,今转世在杭州姓许,名汉文。你前去报答,再来赴会。”那白氏听了金母言语,即便又叩观音大士,回转山中。又说洞内,有一乌鲤鱼精,名唤七星道人,修炼多年。二妖结为兄妹。那白蛇来见义兄说:“我小妹有一个香愿未还,拜别哥哥去到杭城天竺,朝拜观音。”道人说:“我想杭城有西湖胜景,贤妹若去必要堕落红尘,我看你千余年修功非容易,倘然失足一旦休矣。”
 
  姻缘本是前生定,曾向蟠桃会上行。
 
  七星道人说原因,贤妹听我说分明。
 
  西湖乃是繁华地,尽是风流潇洒人。
 
  此去犹恐凡心转,堕落轮回费功程。
 
  白氏听罢将言说,哥哥听我说原因。
 
  小妹此去无别意,诚心天竺拜观音。
 
  坚心要到灵山去,礼拜如来求感应。
 
  小妹决不多耽搁,回来同你好修行。
 
  决非留恋繁华地,劝兄莫要挂在心。
 
  那七星道人说道:“贤妹立意要去,我愚兄也不来阻你。但愿你速去速来,免得愚兄终日挂念。”那白氏道:“如此小妹就可拜别去了。”
 
  画龙画虎难画心,知人知面不知因。
 
  素贞拜别好义兄,胜比同胞要分行。
 
  便将拂尘往上指,一朵妖云顷刻生。
 
  将身驾上腾空去,果然法术不虚名。
 
  千山万水凭我过,长江大海任奴行。
 
  一程竟往杭州去,卷中另宣法王身。
 
  且说那释迦牟尼佛,身证九品莲华宝座,同罗汉诸佛,与天王讲经说法。忽然观见一朵妖云,说道:“你看这条白蛇,修炼一千七百余年,今往杭州去报夙世之恩,要害巨万生灵。”即差揭帝神,往前阻住去路,要她罚愿而去,不得有误。揭帝遂领法旨,往前喝道:“妖魔何处去的?若去扰害生灵,罪不非轻,快快回山饶恕与你。倘然违我佛令,你的性命难存。”
 
  白蛇听得心战惊,落下云端跪埃尘。
 
  祈求慈神行方便,哀求怜悯发慈心。
 
  小妖且往杭州去,朝拜观音转回程。
 
  揭帝阻住难饶恕,一派虚言不算真。
 
  白氏无奈纷纷泪,立下誓愿重千斤。
 
  此去若有差迟处,压镇奴身受苦辛。
 
  揭帝听罢放他去,佛前覆旨转云程。
 
  那白氏立下誓愿,见揭帝神去了,才得放心。我乃想往杭城寻访许宣,报德酬恩,了还一段因果。仍复驾起云端,竟往武林而去。
 
  白氏腾空到武林,西湖地面落了云。
 
  未知许宣那方住,看看杭州广阔城。
 
  心中暗暗来思想,今宵何处去藏身。
 
  远望一带楼房屋,待我前去看分明。
 
  那白氏身近楼房,观看动静,并无影迹.忽到一处地上,只见一道妖气,甚是厉害得紧,不知是什么妖魔,待我前去看来,便知明白了。
 
  一见青妖怕杀人,两个铜铃大眼睛。
 
  千年修炼功程大,常变为人世上行。
 
  占住吴王旧基地,或化人类或妖精。
 
  一见白氏忙启口,何处妖魔进我门。
 
  二妖斗战多时节,青妖到底功程浅。
 
  好言好语忙来说,冒犯宽容恕罪名。
 
  白氏开口将言说,我是峨眉山出身。
 
  修炼一千七百载,变化无穷法力深。
 
  那青蛇说道:“久慕大名,今得相见,但听娘娘之言,我情愿想从与你,结为主婢如何?”那白氏听了青蛇言语,十分欢喜说道:“既然如此,我与你改名,叫做小青便了。”
 
  一宵晚景到天明,二人说得情义深。
 
  朝晨梳洗相陪伴,同去天竺拜观音。
 
  那白氏来到净慈寺前,便问小青:“这叫什么塔名?”小青道:“这就是雷峰塔。”白氏道:“不好了!我在揭帝神前罚愿,不知西湖有此塔名,莫不是早有定数。”小青说:“娘娘休得惊怕,来此已是金沙港了,且歇息片时,再行便了。”
 
  一见雷峰心胆惊,方知立愿重千斤。
 
  白氏懊悔皱眉头,惧怕雷峰压顶门。
 
  一念不忘天地德,寸心愿报祖宗恩。卑人姓许名宣字汉文,年方二十三岁,祖籍宁波府慈溪县人氏,从幼随父,来到杭州,后因父母双亡,遗下我姊弟二人。我姊配与李君甫为妻,姊丈现在钱塘县捕快。蒙他蔫我到太平桥,王员外药铺中,去做伙计为业,承蒙员外恩待,与亲戚无二。今逢清明佳节,安排祭礼,到坟堂前,祭奠双亲。吾叫小二哥,与我挑了同行。
 
  二人移步出远门,清明祭扫拜双亲。
 
  摆了祭礼忙点烛,深深叩拜母亲坟。
 
  纸陌焚烧忙收拾,打发小二早回程。
 
  不表许宣来游玩,再言主婢一双人。
 
  那白氏一见许宣,暗暗思量,见她相貌非凡,口中轻虑,若得此人,结为联姻,不枉我一番举念之心。小青道:“娘娘这有何难?待我略使小谋,邀许宣改日到我门中,与娘娘成其亲事便了。”
 
  按排巧计钓金鳞,白氏妙算不非轻。
 
  小青到底功程浅,那识其中袖里情。
 
  霎时四下乌云起,斜风大雨湿衣襟。
 
  猛雨雷电无处走,许宣思想讨船行。
 
  那许宣虽有雨伞,难以行走。忽见河边有一小船,即便讨了回去。那岸上小青叫道:“船家你往哪里去的?可好搭船么?”船家说道:“这船是相公独叫的,要往钱塘门去的。”小青道:“天公如此下雨,我们女流之辈,望老人家行个方便才是。”那许宣说:“你二位大姑娘,到哪里去的?”小青道:“我们到双茶巷,上岸去的。”许宣说:“二位大姐,就请到船中,一同而去。”小青道:“多蒙美意,如此轻造了。但不知相公府居何处?高姓大名,乞道其详。”许宣说:“小生居住本城,姓许名宣字汉文,现在太平桥,王员外药店中,帮伙为业。未知二位大姐,贵居何处?高姓芳名,乞道其详。”那二人说道,相公容禀:
 
  二人巧言起谋心,一旦相逢情义深。
 
  小青启齿说原因,祖居原是在嘉兴。
 
  先太老爷为武职,曾在潼关做总兵。
 
  可恨奸臣来作对,谎奏朝廷罪非轻。
 
  说我老爷来谋反,私通外国洋匪人。
 
  君王听信奸臣话,一道圣旨灭满门。
 
  夫人哭死归因去,逃出一位女千金。
 
  小姐从幼学了法,仙家传授不虚文。
 
  收拾金银并衣服,逃出暂居来杭城。
 
  双茶巷内有三载,伶仃孤苦少男人。
 
  那许宣道:“原来是一位,千金小姐,多多失敬了。”船家说:“太平桥到哉。”小青道:“动问许相公,你看雨点未除,到双茶巷,还有好些路,你何不雨伞借我们一用,未知尊意若何?”许宣道:“这须些小事,拿去不妨。”小青说:“如此承情了,但是我家没有男人的,只有主婢二人,无人送还,明日烦相公,到奴家庄上一走。”许宣道:“这也不妨。”当时分别而去。那小青到家,与主母说道:“明日许宣必然早来取伞,可将终身托付于他。则许宣无有聘金,如何是好?”白氏说:“这有何难?”
 
  妖法多端盗库银,群魔运动结成姻。
 
  尖尖手执清风剑,口喷法水念咒文。
 
  立召五鬼纷纷到,要往钱塘盗库银。
 
  盗了元宝二十个,搬运家内不留停。
 
  次日安排来等候,卷中再表许汉文。
 
  归家一夜何曾睡,暗暗思量喜十分。
 
  若得此女为琴瑟,到是方正贤良人。
 
  那许宣行到白氏门首,小青一见,微微含笑,随即迎接进去。白氏见了多生欢喜。说道“请相公到里面用茶。”许宣说:“有劳大姐费心。”白氏道:“相公请。”许宣说:“小姐请。”三人行至里面,见礼坐下。白氏道:“昨日轻造宝舟,又蒙赐奴家雨伞,真萍水相逢,多蒙雅爱。”那许宣说:“只些小事,何必挂心,卑人就此告退了。”小青在傍道:“许相公且慢,我家小姐,备得一杯水酒在此,请相公休得见笑。”许宣说:“小生素无来往,怎好搅扰。”
 
  一杯美酒酬伞恩,三人心内各留情。
 
  伶俐聪明小青女,酒筵顷刻备完成。
 
  旁边小姐来陪坐,小青劝酒甚殷勤。
 
  许宣饮过三杯酒,小青就此问原因。
 
  相公呀令正夫人可配纳,年庚日月几时生。
 
  许宣即便回言答,卑人虚度廿三春。
 
  已酉月令辛未日,日未酉时生我身。
 
  不幸爹娘早世去,家寒还未结成亲。
 
  只有一个同胞姊,许配君甫本城人。
 
  小青听得将言说,与我小姐同年生。
 
  白氏听得红了脸,难违佛令报恩请。
 
  我家小姐孤单女,父母双亡少至亲。
 
  男人无室非为贵,女人无夫苦连心。
 
  一对鸳鸯成配合,小姐年少你青春。
 
  相公呀此事不必来退却,两全其便好完姻。
 
  那许宣听罢,说道:“大姐你说哪里话来?小姐乃是千金闺阁,怎好相配?”小青说:“姻缘本是前生定,五百年前早结成。与你令姊商议,休得错过。”许宣道:“多蒙大姐承爱,岂不惶愧,但小生六礼未周,如何是好?”小青说:“有何难处,相公你且少坐,待我去与你料理端整。”那小青进内,与白氏说明,即取元宝二个,手巾包好,双手送与许相公。说道“我与小姐说明,今有元宝两个,你拿回家去,与令姊商议,择吉日行聘,完其花烛。”许宣说:“烦劳大姐转言,如此小生告别了。”
 
  擅娶醮妇不应该,无义之财祸即来。
 
  赠他元宝非好意,官府闻知要受灾。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雷峰 宝卷

上一篇:靖江宝卷
下一篇:梁皇宝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