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地理 > 正文

重修台湾县志
字数:5137   

  重修台湾县志    清   王必昌纂辑  
 
  ●序号篇名
 
  立序
 
  钱序
 
  金序
 
  柁序
 
  陈序
 
  鲁序
 
  重修台湾县志姓氏
 
  凡例
 
  台湾县全图
 
  重修台湾县志目录
 
  重修台湾县志卷一疆域志
 
  星野
 
  沿革
 
  封圻
 
  形胜
 
  里社
 
  街市
 
  卷二山水志
 
  山
 
  溪港潭陂
 
  澳屿
 
  海道
 
  潮汐
 
  风信(附)
 
  卷三建置志
 
  城池
 
  公署
 
  公馆
 
  仓库
 
  邮传
 
  桥渡
 
  坊表
 
  恤政
 
  卷四赋役志
 
  户役
 
  田赋
 
  土贡
 
  杂饷
 
  经费
 
  耗羡
 
  卷五学校志
 
  学宫
 
  崇祀
 
  书籍
 
  泮额
 
  书院社学
 
  学田
 
  卷六祠宇志
 
  坛
 
  庙
 
  祠(附寺宇)
 
  卷七礼仪志
 
  公式
 
  祭祀
 
  卷八武卫志
 
  营制
 
  汛塘
 
  教场
 
  船政
 
  赏恤
 
  卷九职官志
 
  官制
 
  列宪题名
 
  文职
 
  武职
 
  列传
 
  卷十选举志
 
  甲科
 
  戎功
 
  封廕
 
  卷十一人物志
 
  治行
 
  孝义
 
  文学
 
  列女
 
  耆寿
 
  侨寓
 
  方技
 
  卷十二风土志
 
  气候
 
  风俗
 
  土产
 
  卷十三艺文志(一)
 
  着述
 
  书序
 
  赋
 
  卷十四艺文志(二)
 
  诗
 
  卷十五杂纪
 
  古蹟(附宅墓)
 
  祥异(附兵燹)
 
  丛谈
 
  林跋
 
  后记
 
  ●立序
 
  邑曷为有志?一邑之事也。一邑之事曷为志?天时异候、风土异宜、人情异尚、物产异数,不有以志之,惧其传讹也。台湾,故奥区也。按文献通考称毘舍邪国,或又称东港、婆娑洋,从古未有开辟者。我朝德威远播,归入版图;生聚之、饮食之、教诲之,迄今已几及百年,舟车水陆,俨然一大都会矣。是不可以不志。然则前未有志乎?曰:有。前邑宰王君礼志之矣。曰:前有志,曷为复志?曰:前之志,志前之台湾;今之志,志今之台湾也。前之台湾,熙熙皞皞;今之台湾,涵濡圣泽、沐浴皇仁,凡制度、仪礼、考文,较之从前,风气駸駸日上,是不可不重志也。虽然,志难,志台湾尤难。今夫海,包干之奥、括坤之区,长波涾■〈氵陁〉,洪涛烂汗,茫乎浩乎,不知其几千万里;而台湾以孤岛横亘其外,天时不可按候而考、风土不可按图而征、人情不可按时而定、物产不可按数而稽,藉非博采广闻、熟悉者久,不敢志,亦不能志。
 
  鲁君燮堂,宰邑三年,官于斯者也,首倡盛举;台之士人,生于斯、长于斯、聚国族于斯者也,共襄厥成。不数月而志竣;门分类别,纲举目张,条理井井。寻览之下,不特天时、风土、人情、物产,一一了如指掌,而百年来教化聿新、风会日盛,圣天子大无外之模、各民番沐太平之福,亦胥于是乎得之;益叹邑之不可无志,而台湾之尤不可不重志也。
 
  率志数语,弁诸简端,请以质夫海内之览是志者。
 
  乾隆壬申冬十月下浣,巡台使者立柱撰。
 
  ●钱序
 
  我国家重熙累洽,德化覃敷,声教四讫;薄海内外,罔不蒸蒸向化。台湾为海外岩区,冠领三邑,藩篱数省,归入版图,几及百年;圣天子涵濡乐育,久道化成。其间风土依然,山川如故,而礼教聿兴,制度大备,人文蔚起,风会日隆。以视从前,譬犹皇古之世,草昧初开,浑浑尔、噩噩尔;今则巍乎焕乎,已跻中天之盛已。
 
  旧有志,择焉未精、语焉不详,岁久且多残阙;鲁君燮堂,以西江名进士来莅兹邑,三年之内,时和岁稔,政举事修,公务余闲,慨然自任。爰集台之文士,共相商订;取旧志之缺者补之、略者详之、繁者芟之、讹者正之。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尽人事;大则礼乐文章、小则虫鱼草木,分晰众部,莫不峨然在目,厘然有当于人心。
 
  夫邑之有志,犹国之有史也。台湾孤悬海外,名公巨卿、文人学士,踪迹罕到;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又异辞,不有以核其实,将何以信之今而传之后耶?顾非平时留心稽考、熟悉兹土,而又长驾远驭、智力有余,且其才、其识、其学足以擅作史之三长者,必不克肩厥钜任。鲁君燮堂,何独游刃恢恢也!
 
  书开局于学之明伦堂,始于二月,成于十月。海内览者,资蒐采、广见闻,知圣朝之车书大同,乐海外之风教日盛,胥于是乎在,岂不休哉!余不敏,恭膺简命,巡视兹土;輶轩采风,率多阙漏。诗不云乎:『騂騂征夫,每怀靡及』。行将归矣,所藉手以报命者,将于是书资所未逮。然则是书之成,抑亦余之厚幸也夫!是为序。
 
  乾隆壬申十月,巡台使者仁和钱琦撰并书。
 
  ●金序
 
  古诸侯之国,唐虞万、夏商三千,至成周而为千八百;仿之于今,只一邑而已。然读关睢、麟趾之篇,鹊巢、驺虞之什,二南之化,由近及远、由暂而久,是以季札聘鲁,吴始入于中国。洎汉文翁化蜀、唐常衮开闽,风教所施,虽速于置邮而传命,亦犹水之盈科而后进也。
 
  台地僻在遐岛,周礼不载,禹贡无稽;上古无论已,自唐宋以暨元明,未入中国。明天启间,荷兰屯集,海舶往来,方与中华通,台湾之名始着。旋为郑成功窃踞,恃其险远,行同倭寇,咸目岛夷,恒为闽、粤、江、浙之患;漳、泉、福、兴诸郡,被毒尤甚。我朝定鼎后,圣祖仁皇帝施仁武不杀之恩威,臣服其余孽;是以声名洋溢乎海隅日出之表,舟车所至、人力所通,茹毛饮血之伦、卉服文身之俗,罔不率俾。猗欤休哉!振之以武威、修之以文德,建置郡县,版图已定;星野之分、户口之数、官师武备之设、山川风土之宜、人物流寓之有纪载、忠孝节义之有表彰,与夫城池、仓库、衙署、营制、学校、坛庙、宗祠之规画,下至农田、水利、官庄、租税、财赋之所入,以及鸟兽、草木、虫鱼之所产,树艺以时,灾祥并纪,无不厘然毕该。台之有郡县注,自台厦道高公(讳)拱干、邑令王(讳)礼草创也。于古无稽、于今未备,因陋就简,草昧初开,亦宁严无滥之苦衷也。时移物换,踵事增华,因革损益,日异月新,不知凡几;板帙岁久漶漫,重修之役,不得不有望于今兹也。
 
  余自庚午春由漳郡守奉恩旨擢监司之任,始至于境;见人物风土、贸迁有无,駸駸乎与中华相埒矣。年来南北两巡,见各邑蒸黎之众,番社之驯,生齿日繁,田土日辟,风景不殊,繁华较胜,林林总总,既庶既富,盖圣朝豢养休息之恩,七十年于兹矣,安可不加之以教哉?考之志乘,府注修于乾隆丁卯年巡台御史给谏六公,已极详备;而县志阙略甚多。壬申春,邑令鲁讳鼎梅毅然有修志之举,余甚嘉焉。夫志,识也。识前言往行,与国史等。史则善恶俱载,褒贬予夺,字字霜严;志则稽古证今,忠孝节义,千秋永监。有善而无恶,有褒而无贬,乃隐恶扬善之意;庸庸碌碌,去而不录者,亦犹贬与夺也。若夫元恶巨憝,以示炯戒,俾民知向慕而凛儆畏,乃教之大者也。
 
  比志成,请序于余。余读而叹曰:有是哉,志之详尽,无逸事、无遗义矣,犹不能无慨。郑逆窃踞时,我朝海禁綦严,其抚而有者,皆番社之众及漳、泉之民耳。今闽、粤十余郡人,蜂屯蚁聚,岁有增添;各立门户,彼此争胜;地不加广,人多丛集;偷渡之禁愈严,而潜踪顶冒而来者不可胜计。又,澎湖三十六岛,兵民杂处,地不产粟,户鲜盖藏,仰给于台,商船梭织,瓮飧足继;风雨兼旬,炊烟顿息。备储之法,不可不讲。至于鹿耳门为台郡销钥,铁板暗沙,巩若金汤;荡缨引路,商舶时有冲汕沉溺之患。
 
  凡此皆为政者所当日夕留心,而治人治法,或亦为志之所载而未详欤?
 
  今国家当全盛之时,培养元气,浃髓沦肌,海外民番,咸归乐土;从此向风慕义,如二南之化,由近及远、由暂而久;凡有血气者莫不来享来王,迈夏商周之上,而颂唐虞氏之至治者。后之君子,推而暨之可也。是为序。
 
  时乾隆十七年(岁次壬申)秋七月吉旦,赐进士出身、特授朝议大夫、前云南道监察御史、福建分巡台湾道按察使司副使、加二级纪录十六次,燕山金溶题。
 
  ●柁序
 
  岁壬申,余奉宪委来视台湾。初秋,署篆监司。冬十月,特旨实授,兼理学政。受恩深重,勉图报称,日与文武寅僚勤求治理。适台湾县志重辑告成,来请序。
 
  余惟韩昌黎过韶而访图经,朱紫阳守南康,下车亟询郡乘,谓是固一方之法制经纬所考镜也。丙夜披阅,大纲小目,凡若干条,总一十五卷,数夕而毕。不禁喟然曰:休哉!我国家骏德鸿猷,规恢无外,迈唐虞、轶三代,于斯志征之矣。其在书曰:『东渐于海』。诗曰:『海外有截』。记又曰:『东不尽东海』。盖自无诸启闽,历四千年而始辟此绝岛之方舆,以壮我朝大一统之模者也。故占星野,则保章氏所未辨;稽沿革,则职方氏所未载。伯翳之经、道元之注、无此山水;珠崖之郡、铜柱之郊,无此建置。而兹志所陈教养之周详、戎祀之整肃、衣冠典文之茂美、薮浸孕育之瑰奇,皆由圣作物睹,大化翔洽,洗曶昧之乾坤,耀以光明;于是珥笔者得铺张扬厉,勒为此书。班孟坚所言遭遇乎斯时者,讵不信哉?
 
  抑余旧闻台湾附郭,民鲜土着,耕渔商贩,俱闽粤轻黠子弟,杂而难治。吏于斯者,有传舍之思,不知所以教之,甚或不爱之而因以为利。将校所属之兵,平居不能训练,而又骄之,因是有辛丑之变。方今片甲寸艇,悉睿虑所熟筹;百职庶司,皆帝心所慎简。二者之患,断乎免之。夫愚贱何知,惟能予以安全者,其心好之为最真。杂纪所述,明季洎国初,海氛之毒烈矣。自台地收入版图,圣圣相承,休养生息;番安于社,丁不多科;农安于里,赋比轻则;商贾安于市;行旅安于涂;舟车络绎,百货麇至。台邑安而全郡安,而内地濒海之郡邑举安。歌尧者曰:『作息耕凿,帝力何有』?亦知涵濡圣泽已七十载之久乎!
 
  顾其俗浇,尚奢靡,或好嬉戏淫巧,惇朴之意漓焉。说者谓土沃民富故,殆非也。邑处海上,扶舆清淑之气,郁积磅礡;凡气清者必浮,弊固然耳。然士生其间,钟是气,必美秀而文。尝论阴阳之禀,各毗于偏;天地自然之数,矫而捄之,以归于正,则其人之事也。台人多闽、粤之人,昌黎在粤、紫阳在闽,斯文统绪之传,犹有存者,讵以远近殊乎?民富则可与谈礼,士美秀则能入道;就其所得,捄其所失,当不其难。抑闻贾生云:移风易俗,使人回心而向道;类非俗吏所能为。所赖贤司牧、贤司铎暨此都之贤士,相与鼓舞振兴,俾此日之菁莪棫朴,即他时之威凤祥麟;用佐天家万年有道之长,其为兹志增光者,岂鲜哉。
 
  余世受国恩,南来驻节,叨膺师帅之责,盖不敢不勉也。是为序。
 
  福建分巡台湾道兼理提督学政、按察使司佥事仍兼世管佐领、军功加三级、纪录四次,长白柁穆齐图撰。
 
  ●陈序
 
  粤自文命诞敷,庶土交正;元公制作,爰列职方。盖文物以纪之、声明以发之,同轨同文,会归有极;载之于皇舆、绘之以王会,发皇耳目,昭示来兹。然积尘益岳、集腋成裘,下而至于一州一邑,亦罔不广蒐典籍、博访风谣,以备一日之采择焉。乃龙门作史,郡国都邑不列入书,而杂见之于纪、传、世家。迨乎班、范继作,而前书地理志、后书郡国志,后之辑志乘者,多宗之。在长发之诗曰:『海外有截』。又江汉之诗曰:『我疆我理,至于南海』。昔之经理天下,四海而外,声教所讫,固无间于薄海内外而同之也。
 
  我国家幅员之广,土宇所辟,亘古以来,未有比隆。况台邑自入版图,仁渐义摩,涵濡沐浴于圣化之内者,盖八十余年于兹矣。虽僻在海隅,而礼乐制度、刑政教化,纤悉无乎不备。民生其间,顾不幸欤?然五方风气,各有不齐,习俗移人,贤者不免。苟一夫不获,若纳于隍,则斯志所编,其以为文乎?抑将殚心思、竭知虑,精神贯注于其间而见之于实也。孔子曰:『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夫耻者,耻其未至于善也;格者,格于心而至于善也。然则惟德礼而后耻心生,亦惟知所耻而后入于德礼也。管子以礼义廉耻为四维,盖以是四者而维系之,是犹泰山而四维之也。诚如是也,有不蒸蒸焉日化于善、而臻于一道同风之域也哉?鲁君移宰斯邑而勤勤编辑,意者其在斯乎?
 
台为郡之首邑,是固守之所耳濡而目染者也。夫宣上德而达下情者,守之职也。余盖甚媿乎四子之雍容讲德,而又甚乐乎斯志之为歌咏中和乐职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县志 台湾

上一篇:重修台湾府志
下一篇:诸蕃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