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地理 > 正文

诸蕃志
字数:5102   

《诸蕃志》 (宋)赵汝适、元 汪大渊、明 张燮 撰
 
  ●诸蕃志卷上
 
  宋赵汝适撰
 
  志国
 
  交趾国
 
  占城国
 
  宾瞳龙国
 
  真腊国
 
  登流眉国
 
  蒲甘国
 
  三佛齐国
 
  单马令国
 
  凌牙斯国
 
  佛啰安国
 
  新拖国
 
  监篦国
 
  蓝无里国
 
  阇婆国
 
  苏吉丹
 
  南毗国
 
  胡茶辣国
 
  麻啰华国
 
  注辇国
 
  大秦国
 
  天竺国
 
  大食国
 
  麻嘉国
 
  层拔国
 
  弼琶啰国
 
  勿拔国
 
  中理国
 
  瓮蛮国
 
  记施国
 
  白达国
 
  弼斯啰国
 
  吉慈尼国
 
  勿厮离国
 
  芦眉国
 
  木兰皮国
 
  勿斯里国
 
  遏根陀国
 
  海上杂国
 
  渤泥国
 
  麻逸国
 
  三屿
 
  流求国
 
  毗舍耶
 
  新罗国
 
  倭国
 
  交趾国
 
  交趾,古交州。东南薄海,接占城;西通白衣蛮,北抵钦州。历代置守不绝,赋入至薄,守御甚劳。皇朝重武爱人,不欲宿兵瘴疠之区以守无用之土,因其献款,从而羁縻之。
 
  王系唐姓,服色饮食略与中国同;但男女皆跣足差异耳。每岁正月四日,椎牛飨其属。以七月十五日为大节,家相问遗,官寮以生口献其酋;十六日,开宴酬之。岁时供佛,不祭先。病不服药,夜不燃灯。乐以蚺蛇皮为前列(案此句未详,疑有误字)。不能造纸笔,求之省地(案「省地」二字句未详)。
 
  土产沉香、蓬莱香、生金银、铁、朱砂、珠贝、犀象、翠羽、车渠、盐、漆、木棉、吉贝之属;岁有进贡。其国不通商。
 
  以此首题,言自近者始也。舟行约十余程,抵占城国。
 
  占城国
 
  占城,东海路通广州,西接云南,南至真腊;北抵交趾,通邕州。自泉州至本国,顺风舟行二十余程。其地东西七百里,南北三千里。国都号新州,有县镇之名;甃砖为城,护以石塔。
 
  王出入乘象,或乘软布■〈〈止白匕〉上儿下〉,四人舁之;头戴金帽,身披璎珞。王每出朝,坐轮,使女三十人持剑盾或捧槟榔从。官属谒见,膜拜一而止。白事毕,膜拜一而退。妇人拜揖,与男子同。男女犯奸,皆杀;盗有斩指、断趾之刑。战则五人结甲,走则同甲皆坐以死。唐人被土人杀害,追杀偿死。国人好洁,日三、五浴。以脑麝合香涂体,又以诸香和焚熏衣。四时融暖,无寒暑侯。每岁元月,牵象周行所居之地,然后驱逐出郭,谓之「逐邪」。四月有游船之戏,陈鱼而观之。定十一月望日为冬至,州县以土产物帛献于王。民间耕种,率用两牛。五谷无麦,有粳、粟、麻、豆。不产茶;亦不识酝酿之法,止饮椰子酒。果实有莲、蔗、蕉、椰之属。
 
  土地所出,象牙笺、沉速香、黄蜡、乌樠木、白藤、吉贝、花布、丝绞布、白■〈迭毛〉簟、孔雀、犀角、红鹦鹉等物。官监民入山斫香输官,谓之「身丁香」,如中国身丁盐税之类;纳足,听民贸易。不以钱为货,惟博米、酒及诸食物以此充岁计。若民入山为虎所噬,或水行被鳄鱼之厄,其家指其状诣王,王命国师作法诵咒,书符投民死所,虎、鳄即自投赴请命,杀之。若有欺诈诬害之讼,官不能明,令竞主同过鳄鱼潭,其负理者鱼即出食之;理直者虽过十余次,鳄自避去。买人为奴婢,每一男子鬻金三两,准香货酬之。商舶到其国,即差官折黑皮为策书,白字抄物数,监盘上岸;十取其二,外听交易。如有隐瞒,籍没入官。番商兴贩,用脑麝、檀香、草席、凉伞、绢扇、漆器、甆器、铅、锡、酒、糖等博易。
 
  旧州、乌丽、日丽、越里、微芮、宾瞳龙、乌马拔、弄容、蒲罗、甘兀、亮宝、毗齐,皆其属国也。其国前代罕与中国通,周显德中始遣使入贡。皇朝建隆、干德间,各贡方物。太平兴国六年,交趾黎桓上言,欲以其国俘九十三人献于京师;太宗令广州止其俘,存抚之。自是贡献不绝,辄以器币优赐,嘉其向慕圣化也。国南五、七日程,至真腊国。
 
  宾瞳龙国
 
  宾瞳龙国,地主手饰、衣服,与占城同。以葵盖屋,木作栅护。岁贡方物于占城。今罗汉中有宾头卢尊者,盖指此地言之;宾瞳龙音讹也。或云目连舍基尚存。
 
  雍熙四年,同大食国来贡方物。
 
  真腊国
 
  真腊,接占城之南,东至海,西至蒲甘,南至加罗希。自泉州舟行,顺风月余日可到。其地约方七千余里。国都号禄兀。天气无寒。
 
  其王妆束大概与占城同,出入仪从则过之。间乘辇驾,以两马或用牛。其县镇,亦与占城无异。官民悉编竹覆茅为屋。惟国王镌石为室,有青石莲花池沼之胜,跨以金桥,约三十余丈。殿宇雄壮,侈丽特甚。王坐五香七宝床,施宝帐,以纹木为竿、象牙为壁。群臣入朝,先至阶下三稽首,升阶则跪,以两手抱膊,绕王环坐。议政事讫,跪伏而退。西南隅铜台上列铜塔二十有四,镇以八铜象,各重四千斤。战象几二十万,马多而小。奉佛谨严。日用番女三百余人,舞献佛饭,谓之阿南;即妓弟也。其俗淫,奸则不问。犯盗则有斩手、断足、烧火、印胸之刑。其僧道咒法灵甚。僧衣黄者,有室家;衣红者,寺居,戒律精严。道士以木叶为衣。有神曰婆多利,祠祭甚谨。以右手为净,左手为秽;取杂肉羹与饭相和,用右手掬而食之。厥土沃壤,田无畛域,视力所及而耕种之。米谷廉平,每两乌铅可博米二■〈豆斗〉。
 
  土产象牙、暂速细香、粗熟香、黄蜡、翠毛(此国最多)、笃耨脑、笃耨瓢、番油、姜皮、金颜香、苏木、生丝、绵布等物。番商兴贩,用金银、甆器、假锦、凉伞、皮皷、酒、糖、酰醢之属博易。
 
  登流眉、波斯、兰罗斛、三滦、真里、富麻、罗问、绿洋、吞里富、蒲甘、窊里、西棚、杜怀、浔番,皆其属国也。本国旧与占城邻好,岁贡金两。因淳熙四年五月望日占城主以舟师袭其国都,请和不许,杀之,遂为大仇,誓必复怨。庆元己未,大举入占城,俘其主、戮其臣仆,剿杀几无噍类;更立真腊人为主。占城今亦为真腊属国矣。
 
  唐武德中,始通中国。国朝宣和二年,遣使入贡。其国南接三佛齐属国之加罗希。
 
  登流眉国
 
  登流眉国,在真腊之西。地主椎髻簪花,肩红蔽白;朝日登场,初无殿宇。饮食以葵叶为碗,不施匕箸,掬而食之。有山曰无弄,释涅盘示化铜象在焉。
 
  产白豆蔻、笺沉速香、黄蜡、紫矿之属。
 
  蒲甘国
 
  蒲甘国,官民皆撮髻于额,以色帛系之;但地主别以金冠。其国多马,不鞍而骑。其俗奉佛尤谨,僧皆衣黄。地主早朝,官僚各持花来献;僧作梵语祝寿,以花戴王首,余花归寺供佛。国有诸葛武侯庙。
 
  皇朝景德元年,遣使同三佛齐、大食国来贡,获预上元观灯。崇宁五年,又入贡。
 
  三佛齐国
 
  三佛齐,间于真腊、闇婆之间;管州十有五,在泉之正南。冬月顺风,月余方至。凌牙门经商三分之一始入其国(?)。国人多姓蒲。累甓为城,周数十里。国王出入乘船,身缠缦布,盖以绢伞,卫以金镖。其人民散居城外,或作牌水居,铺板覆茅。不输租赋。习水陆战,有所征伐,随时调发;立酋长率领,皆自备兵器、糗粮,临敌敢死,伯于诸国。无缗钱,止凿白金贸易。四时之气多热少寒,豢畜颇类中国。有花酒、椰子酒、槟榔蜜酒,皆非曲蘖所酝,饮之亦醉。国中文字用番书,以其王指环为印;亦有中国文字,上章表则用焉。国法严,犯奸男女悉置极刑。国王死,国人削发成服;其侍人各愿殉死,积薪烈焰,跃入其中,名曰「同生死」。有佛名金银山,佛像以金铸。每国王立,先铸金形以代其躯;用金为器皿,供奉甚严。其金像、器皿各镌志示,后人勿毁。国人如有病剧,以银如其身之重,施国之穷乏者,示可缓死。俗号其王为龙精,不敢谷食,惟以沙糊食之;否则,岁旱而谷贵。浴以蔷薇露,用水则有巨浸之患。有百宝金冠,重甚;每大朝会,惟王能冠之,他人莫胜也。传禅则集诸子以冠授之,能胜之者则嗣。旧传其国地面忽裂成穴,出牛数万成群,奔突入山,人竞取食之;后以竹木窒其穴,遂绝。
 
  土地所产,玳瑁、脑子、沉速暂香、粗熟香、降真香、丁香、檀香、荳蔻外,有真珠、乳香、蔷薇水、栀子花、腽肭脐、没药、芦荟、阿魏、木香、苏合油、象牙、珊瑚树、猫儿睛、琥珀、番布、番剑等,皆大食诸番所产,萃于本国。番商兴贩,用金银、甆器、锦绫、缬绢、糖、铁、酒、米、干良姜、大黄、樟脑等物博易。其国在海中,扼诸番舟车往来之咽喉。古用铁■〈纟索〉为限,以备他盗,操纵有机;若商舶至,则纵之。比年宁谧,撤而不用;堆积水次,土人敬之如佛。舶至,则祠焉;沃以油则光焰如新,鳄鱼不敢踰为患。若商舶过不入,即出船合战,期以必死。故国之舟辐凑焉。
 
  蓬丰、登牙侬、凌牙斯、加吉兰丹、佛罗安、日罗亭、潜迈拔沓、单马令、加啰希、巴林冯、新拖、监篦、蓝无里、细兰,皆其属国也。其国自唐天佑始通中国。皇朝建隆间,凡三遣贡。淳化三年,告为阇婆所侵,乞降诏谕本国;从之。咸平六年,上言本国建佛寺以祝圣寿,愿赐名及钟。上嘉其意,诏以「承天万寿」为额,并以钟赐焉。至景德、祥符、天禧、元佑、元丰,贡使络绎,辄优诏奖慰之。其国东接戎牙路(或作重迦卢)。
 
  单马令国
 
  单马令国,地主呼为相公。以木栅为城,广六、七尺,高二丈余;上堪征战。国人乘牛,打鬃跣足。屋舍官场用木、民居用竹,障以叶、系以藤。
 
  土产黄蜡、降真香、速香、乌樠木、脑子、象牙、犀角。番商用绢伞、雨伞、荷池、缬绢、酒、米、盐、糖、甆器、盆钵麤重等物及用金银为盘盂博易。
 
  日啰亭、潜迈拔沓、加啰希类此。本国以所得金银器纠集日啰亭等国类聚献入三佛齐国。
 
  凌牙斯国
 
  凌牙斯国,自单马令风帆六昼夜可到,亦有陆程。地主缠缦跣足;国人剪发,亦缠缦。
 
  地产象牙、犀角、速暂番、生香、脑子。番商兴贩,用酒、米、荷池、缬绢、甆器等为货;各先以此等物准金银,然后打博。如酒一墱,准银一两、准金二钱;米二墱准银一两,十墱准金一两之类。岁贡三佛齐国。
 
  佛啰安国
 
  佛啰安国,自凌牙斯加四日可到,亦可遵陆。其国有飞来佛二尊,一有六臂、一有四臂。贼舟欲入其境,必为风挽回,俗谓佛之灵也。佛殿以铜为瓦,饰之以金。每年以六月望日为佛生日,动乐铙钹,迎导甚都;番商亦预焉。
 
  土产速暂番、降真香、檀香、象牙等。番以金、银甆、、铁、漆器、酒、米、糖、麦博易。岁贡三佛齐。
 
  其邻蓬丰、登牙侬、加吉兰丹类此。
 
  新拖国
 
  新拖国,有港,水深六丈,舟车出入。两岸皆民居,亦务耕种。架造屋宇,悉用木植,覆以棕榈皮,籍以木板,障以藤■〈芮上伐下〉。男女裹体,以布缠腰,剪发仅留半寸。
 
  山产胡椒,粒小而重,胜于打板;地产东瓜、甘蔗、匏、豆茄、菜。但地无正官,好行剽掠,番商罕至兴贩。
 
  监篦国
 
  监篦国,其国当路口,舶船多泊此。从三佛齐国,风帆半月可到。旧属三佛齐,后因争战,遂自立为王。土产白锡、象牙、真珠。国人好弓箭,杀人多者带符标榜,互相夸诧。五日水路到蓝无里国。
 
  蓝无里国
 
  蓝无里国,土产苏木、象牙、白藤。国人好斗,多用药箭。北风二十余日,到南毗管下细兰国。自蓝无里风帆将至其国,必有电光闪烁,知是细兰也。
 
  其王黑身而逆毛,露顶不衣,止缠五色布,蹑金线红皮履;出骑象或用软兜,日啖槟榔。炼真珠为灰。屋宇悉用猫儿睛及青红宝珠、玛瑙、杂宝妆饰,仍用藉地以行。东西有二殿,各植□树,柯茎皆用金,花实并叶则以猫儿睛、青红宝珠等为之。其下置金椅,以琉璃为壁。王出朝,早升东殿、晚升西殿,坐处常有宝光。盖日影照射,琉璃与宝树相映,如霞光闪烁然。二人常捧金盘从,承王所啖槟榔滓。从人月输金一镒于官库,以所承槟榔滓内有梅花脑并诸宝物也。王握宝珠径五寸,火烧不暖,夜有光如炬;王日用以拭面,年九十余,颜如童。国人肌肤甚黑,以缦缠身,露顶跣足;以手掬饭。器皿用铜。有山名细轮迭,顶有巨人迹,长七尺余。其一在水内,去山三百余里。其山林木低昂,周环朝拱;产猫儿睛、红玻瓈脑、青红宝珠。
 
  地产白荳蔻、木兰皮、粗细香。番商博易,用檀香、丁香、脑子、金、银、甆器、马、象、丝帛等为货。岁进贡于三佛齐。
 
  阇婆国
 
阇婆国,又名莆家龙,于泉州为丙巳方;率以冬月发船,盖藉北风之便,顺风昼夜行,月余可到。东至海,水势渐低,女人国在焉;愈东则尾闾之所泄,非复人世;泛海半月,至昆仑国。南至海三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诸蕃志

上一篇:重修台湾县志
下一篇:诸罗县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