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载记 > 正文

越史略
字数:5159   

  钦定四库全书史部九    越史略    载记
 
  提要
 
  臣等谨案:
 
  《越史略》三卷,不着撰人名氏,纪安南国事。上卷曰国初沿革,为赵佗以下诸王;曰歴代守任,为西汉至石晋交州牧守姓名;曰吴纪,乃五代末吴权及其子昌岌昌文等事迹;曰十二使君,乃昌文没后诸将杜景硕等争立事迹;曰丁纪,则丁部领以下诸王;曰黎纪,则黎桓以下诸王。中卷下卷皆曰阮纪,则自李公藴得国后诸王事迹,纪述特详。惟以李为阮,与史不合。案黎崱《安南志略》称陈氏代立,凡李氏宗族及齐民姓李者,皆令更为阮,以絶民望。则此书当为陈氏之臣所作。崱志又载陈普尝作《越志》,黎休尝修《越志》,俱陈太王时人。太王者,陈日煚之谥。则此书或附録臣即出普休二人手未可知也。安南自汉迄唐并为州郡,五季末为土豪窃据,宋初始自立国。此书自唐以前大抵全袭史文,自丁部领以下则出其国人之词,与史所载殊有同异。葢史臣但承赴告之辞,故如薨卒之类往往较差一年。至名号官爵或祇自行国中而不以通于大朝,故亦有所错互。其抵牾之处颇可与正史相参证。又史称陈日尊自帝其国,尊公藴为太祖神武皇帝,国号大越。此书原题《大越史略》,葢举国号为名,而所列公藴至昊旵八王皆僭帝号,不独陈日尊一代,则尤史所未详。又玉海记交趾天贶、寳象、神武、彰圣、嘉庆诸年号此书皆与相合。特所列黎阮诸王无不改元者,而史家并未悉载,则必当时深自讳之,故中国不能尽知耳。书末又载陈日煚以下纪年一篇,但録所僭谥号、改元,而不具事迹其中,所称太王者,以史按之,当为陈叔明。其称今王者,当为陈炜。而史载日煚至炜十二世,此书乃仅得十世,未详其故。又考《廉州府志》纪康熈十三年海濵得钟,题皇越昌符九年乙丑,说者疑为宋时李干徳以后僭号,今此书称今王昌符元年丁巳,当明洪武十二年,其九年正值乙丑,则为陈炜僭号无疑,是亦足资考证矣。安南自宋以后,世共职贡,乃敢乗前代失驭之际,辄窃号国中,至着之简策以妄自夸大,实悖谬不足采。然吴楚僭王,春秋絶之,而作传者亦不没其实。故特依伪史例録之,以着其罪,且以补宋元二史外国传之所未备焉。乾隆四十五年九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总校官臣陆费墀
 
  越史畧卷上
 
  国初沿革
 
  昔黄帝既建万国,以交趾逺在百粤之表,莫能统属,遂界于西南隅,其部落十有五焉,曰交趾、越裳氏、武宁、军宁、嘉宁、宁海、陆海、汤泉、新昌、平文、文郎、九真、日南、懐骧、九德,皆禹贡之所不及。至周成王时,越裳氏始献白雉,《春秋》谓之阙地,《戴记》谓之雕题。至周庄王时,嘉宁部有异人焉,能以幻术服诸部落,自称碓王,都于文郎,号文郎国。以淳质为俗,结绳为政,传十八世,皆称碓王。越勾践尝遣使来谕,碓王拒之。周末,为蜀王子泮所逐而代之。泮筑城于越裳,号安阳王,竟不与周通。秦末赵佗据欝林、南海、象郡以称王,都番禺,国号越,自称武皇。时安阳王有神人曰皋鲁,能造栁弩,一张十放,教军万人。武皇知之,乃遣其子始为质,请通好焉。后王遇皋鲁稍薄,皋鲁去之。王女媚珠又与始私焉,始诱媚珠求看神弩,因毁其机。驰使报武皇,武皇复兴兵攻之,军至,王又如初,弩折,众皆溃散,武皇遂破之。王衔生犀入水,水为之开,国遂属赵。
 
  赵纪
 
  武帝
 
  讳佗,姓赵氏,汉真定人。秦始皇三十三年已并天下,略定扬粤,以任嚣为南海尉,佗为龙川令,至二世时嚣死,以佗代嚣。秦灭,佗并有桂林象郡之地,自立为南越王。汉髙祖既定天下,遣陆贾奉玺绶往,拜佗为南越王。汉髙后五年,王自即皇帝位。发兵攻长沙,招抚瓯骆、闽粤,皆属焉。有地东西万余里,御黄屋左纛。汉文帝立,复遣陆贾遗书问之。贾至,王惭,谢,请复为藩王,长供贡职。至汉武帝建元之年薨,谥曰武帝。在位十八年,孙胡立,是为文王。
 
  文王
 
  讳胡,武帝孙也。汉武帝时,尝遣子婴齐入侍。后王薨,谥曰文王。子婴齐立,是为明王。
 
  明王
 
  讳婴齐,文王子也。初为太子,入宿卫于汉,在长安娶樛氏女,生子兴。及文王薨,至是即位,立樛氏为后,兴为太子。汉元鼎四年,王薨,谥曰明王。子兴立,是为哀王。
 
  哀王
 
  讳兴,明王子也。初即位,尊母樛氏为太后。太后未嫁于明王时,尝与覇陵人安国少季通,及即位,汉遣少季来谕王入朝。太后复与少季通,遂劝王入朝。其相吕嘉数諌止王,王不听。太后恐嘉不从,置酒欲诛嘉,嘉知之,阴与大臣谋作乱。汉武帝闻嘉不听,乃使韩千秋等将兵二千人以攻嘉,嘉乃与其弟及国人攻弑王及太后,尽杀汉使者,迎明王长子术阳王,立之。而谥曰哀王。
 
  术阳王
 
  讳建德,哀王庶兄也。元鼎五年十一月,其相吕嘉出兵撃韩千秋等,尽杀之,函封汉使节置境上。元鼎六年,汉以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出桂阳,下湟水;杨仆为楼船将军,出豫章,下横浦;以归义侯二人为戈船、下濑将军,出零陵,下离水;驰义侯因巴、蜀罪人,发夜郎兵,下牂柯江。同会番禺以攻嘉。嘉及王遁入海,博德使人追之,擒王及嘉。时戈船下瀬兵及驰义侯兵未下,而南越已平矣。遂分其地为九郡,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址、九真、日南、珠崖、儋耳。
 
  右赵自武帝至术阳王,凡五主。始丁巳,终庚午,共七十四年而亡。自汉武帝元封元年以后,皆北人除授。
 
  歴代守任
 
  石戴,汉武帝时人
 
  周章,汉昭帝时人
 
  魏朗子明,汉宣帝时人
 
  苏定,汉光武帝时人
 
  马援
 
  后汉光武建武十六年,麊泠县人征侧,雒将之女也,嫁为米鸢县人诗索妻,性甚雄勇,所为不法,太守苏定绳之以法,侧怒,乃与其妹贰起峰州兵,攻陷郡县,九真日南皆应之,略定汉南外六十五城。自立为王,都麊泠。十七年,汉拜马援为伏波将军以击之。十八年,援縁海而进,随山刋道千有余里,至浪泊上与侧战。侧不能支,退保禁溪。十九年,侧益困,遂走,为援所杀。追击其余党至居风,降之,乃立铜柱为极界,分其地为封溪、望海二县,援又筑为茧城,其圎如茧。二十一年秋援还汉。
 
  周敞,顺帝时为刺史
 
  张乔
 
  顺帝永和三年,象休蛮区怜反,攻杀长吏。以乔为刺史。乔至,慰谕并皆降散。
 
  夏方
 
  桓帝延熹三年,九真复反。拜方为刺史,冬十一月,贼众二万余人皆来降
 
  刘操,桓帝时人
 
  周隅,灵帝时人
 
  朱儁
 
  灵帝光和四年,夏四月,乌浒蛮为乱,州人梁龙等因之以反,有众数万人。帝命儁击破之。以儁为刺史
 
  贾琮
 
  灵帝中平元年,州人屯兵执刺史。帝以琮为刺史。琮至,为抚辑之州境,乃安。百姓歌曰:“贾父来晚,使我先反,今见清平,吏不敢饭。”琮在事三年,拜为议郎。
 
  阮进,汉中平中为刺史
 
  士燮
 
  燮字彦威,苍梧广信人。父赐,桓帝时为日南太守。燮少逰学京师,好左氏春秋,为之批注。又通尚书大义。父丧,阕,举茂才,除巫令。迁交趾太守。谦恭下士,汉避乱者多往依焉。献帝闻其贤,赐玺书褒谕,以为绥南中郎将,领交趾太守如故。建安末,燮遣子廞质于吴,又以珠贝、犀象及香果之珍羙者遗孙权。权嘉之,封龙编侯。弟三人壹、?、武,并为郡长。燮既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处大乱之世,保全一郡二十余年,疆场无事,民皆乐业,威尊无上,出入鸣钟,磬备威仪,笳箫鼓吹,车骑满道,常有数十妻妾乗辎軿,当时贵重威震南蛮,尉佗不足数也。魏黄初七年,王薨,寿九十,在治四十余年。孙权闻王死,析合浦以北属广州,吕岱为刺史;合浦以南为交州,戴良为刺史。以陈时代王为太守。王子徽等发兵共拒良,后吕岱皆以计诛之,传首武昌。
 
  戴良,呉人
 
  吕岱,呉人
 
  陆允,呉人
 
  孙谞,呉人
 
  邓荀
 
  先是,呉以孙谞贪暴为民患,故使荀督察之。荀至,擅调孔雀三十头送建业,民惮逺不去,与郡吏呉兴杀谞及荀。
 
  呉兴
 
  霍弋
 
  马融
 
  杨稷
 
  刘俊
 
  陶璜
 
  晋武帝泰始三年,孙皓遣陶璜等攻杨稷,不克,遂袭董元营,获其寳物,船载而归。以璜领州督。璜又击元,杀之。稷以其将王素代元,璜又陷其州。因以璜为刺史。后璜见征为武昌督时,呉王已降于晋。晋诏璜复其本职,封宛陵侯,卒。璜在州三十年,恩威交着,及卒,举州号哭如丧父母。
 
  吾彦代璜为刺史
 
  顾秘代吾彦为刺史
 
  陶威,璜子
 
  陶淑,威弟
 
  陶绥,淑子
 
  陶侃
 
  晋元帝大兴元年十一月,诏加侃广州刺史、都督交州诸军事
 
  王谅
 
  晋元帝永昌元年,以谅为刺史,使收梁硕。硕围谅于龙编,夺谅节,谅不与,乃断右臂而取之,谅死。明帝太宁元年,遣将军髙寳攻硕,斩之。
 
  阮放,晋成帝时为刺史
 
  阮敷,穆帝时为刺史
 
  朱辅,秦苻坚时为刺史
 
  阮逊
 
  杜瑗
 
  晋孝武帝太元五年,九真太守阮逊据州叛,六年,杜瑗斩逊,州境乃平
 
  杜惠度
 
  瑗子也。义熈七年,永嘉太守卢循来奔,攻破合浦,径向州治。晋帝以惠度为刺史。惠度率府兵击破之于石碕,又与循战于龙编南津,惠度以雉尾炬烧其船夹岸射之,循兵大溃,循溺水死。惠度取其尸,斩之,函首诣建康。孝武帝初元元年七月,林邑入冦,惠度击破之,林邑乞降。惠度为政,民畏而爱之,城门夜开,道不拾遗。
 
  杜宏文,惠度子
 
  王徽,代宏文为刺史
 
  檀和之
 
  宋文帝元嘉二十三年,命刺史檀和之讨林邑。南阳人宗悫,性好武事,尝言“愿随长风破万里浪”,及和之伐林邑,毅然请行。以悫为振武将军。林邑王范阳迈闻军出,上表请还所掠地。和之进军,围林邑将范伏龙于区粟城,宗悫击破之,五月拔区粟城,斩伏龙,乗胜入象浦。阳迈倾国来战,以甲被象,前后无际。宗悫又为狮子形以拒之,象果惊走,林邑兵大败。阳迈遁去。二十四年,和之还北。
 
  刘牧,宋明帝时刺史
 
  刘勃
 
  阮长仁,宋明帝时刺史
 
  沈焕,齐髙帝时刺史
 
  阮叔献
 
  叔献,长仁之从子。长仁卒,叔献代领州事,以号令未行,求刺史于宋。宋以沈焕为刺史,以叔献为武平、新昌二郡太守。叔献既得朝命,遂发兵守险,不纳焕。焕停郁林,病卒。齐髙帝建元元年,以叔献为刺史,叔献既受命,乃断絶贡献。永明三年,命刘楷为刺史,以讨叔献。叔献惧间道还朝。
 
  刘楷,齐髙帝时刺史
 
  房法宗,齐明帝时刺史
 
  伏登之
 
  法宗长史也。以法宗多病,囚之别室而夺其权。法宗好读书,在囚中求书观之,登之曰:“使君安居犹恐动疾,岂可看书?”竟弗与。齐以登之为刺史。法宗还过岭而卒。
 
  阮凯,齐明帝时刺史
 
  阮畟,梁人,凯叛,畟斩之,代为刺史
 
  侯谘,梁武帝时刺史
 
  杨瞟
 
  初州人。阮贲反,据龙编城,自称南越帝,置百官,改元天德,国号万春。梁武帝拜瞟为交州刺史,陈霸先为司马,以击贲。贲率众三万拒之,败于朱鸢,又败于苏歴江口。贲奔嘉宁城,瞟进军围之,贲奔入新昌獠中,又率众二万出,屯典澈湖,大造船舰,充塞湖中。是夜江水暴涨,霸先率所部兵随流先进,诸军鼓噪以从。贲不为备,因大溃,退保屈獠洞,病卒。余党畏霸先兵势,乃举众就降。贲子天寳入九真,霸先举兵讨平之。以九真为爱州。
 
  陈霸先
 
  以讨阮贲之功,授兵威将军、交州刺史,寻征还北
 
  刘方
 
  隋文帝仁寿二年,州帅阮佛子据越王城作乱,兄子大权据龙编。文帝以方为行军总管,以讨佛子。佛子惧,请降。焬帝大业中,以林邑反,帝改日南为驩州,以方为驩州道行军总管,以讨林邑。方军至阇梨江,林邑兵皆骑巨象,四面而至。方乃多掘小坑,草覆其上,既战伪北,林邑逐之,象多陷死,因以鋭师继之,林邑大败,俘馘万计。方追之,屡战皆捷,过马援铜柱南,八日至其国都,林邑王梵志弃城遁,方入城,获庙主十八,皆铸金为之。方刻石纪功而还,道病卒。
 
  丘和
 
  唐髙祖武德五年,授和大总管,爵谭国公。和复奏,置都督府主。
 
  刘延佑
 
  唐髙宗调露元年,改交州刺史为安南都护府,以延佑为都护。旧俚户歳半租,延佑责令全入,众始怨。延佑诛其渠李嗣仙,余党遂叛,围府城杀延佑。
 
  曲览
 
  中宗时为都护,以贪暴失众心,为司録甘猛所杀。
 
  张顺,肃宗时为都护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史略

上一篇:越绝书
下一篇:中山传信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