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目录 > 正文

武林藏书录
字数:5065   

  武林藏书录(清)丁申著
 
  一、自序【丁申】
 
  海盐马氏玉堂《论书目绝句》若干首中,有《历代编年藏书纪要》,云:“编年作史古来有,书目编年昔所无。更羡兰陵传八则,指南后学示迷途。”然《纪要》未之见也。郡县志经籍一门,乃载各家撰之书,非各家所藏之目。昔郑芷畦元庆手订《湖录》,中载自五代以迄明季藏书者三十家,并采录事实附缀于后;范声山锴校定为《吴兴藏书录》一卷,而武林为浙中首郡,天水行都,声名文物,甲于寰宇,士多好学,家尚蓄书,流风遗韵,扇逸留芬,历岁既久深,或遭兵火,或替云礽,既毁缥缃,并亡簿录,无缘覆瓿,遑论借瓻乎。申幼耽竹素,长阅沧桑,既抱文澜之残帙,更补书库之阙编,遗馥则卷守八千,末学则略窥万一,採公私目录,备古今掌故,挂漏知不能免,留览聊以自娱。
 
  光绪乙酉七夕暴书日竹舟丁申识
 
  二、卷首文澜阁【丁申】
 
  乾隆四十七年七月初八日奉谕,“《四库全书》现在头分已经告竣,其二三四分限于六年内按期蒇事,并特建文渊、文溯、文源、文津四阁以供藏庋。因思江浙为人文渊薮,允宜广布以光文治,现特发内帑银两,雇觅书手,再行缮写三分,分貯扬州大观堂之文汇阁、镇江金山寺之文宗阁,杭州圣因寺内,今拟改建文澜一阁,以昭美备。著传谕陈辉祖、伊龄阿、盛住等,所有大观堂、金山寺二外貯藏《图书集成》处所,其所余空格甚多,即可收藏貯四库书。若书格不敷,著伊龄阿再行添补。至杭州圣因寺后之玉兰堂,著交陈辉祖、盛住改建文澜阁,并安设书格备用。伊龄阿、盛住于文渊等阁书格式样,皆所素悉,自能仿照妥办。至修建格式等项,工费无多,即著两淮浙江商人捐办。伊等情殷桑梓,于此等嘉惠艺林之事,自必踊跃观成,欢欣从事也。”御制诗云:“四库钞书成次第,因之絜矩到南邦。班傭此实官帑发,卢径彼殊众力扛。衮钺必公慎取舍,淄渑细辨斥蒙厖。范家天一于斯近,幸也文澜乃得双。”按《两浙盐法志》:高宗纯皇帝命儒臣编辑《四库全书》,建文渊、文溯、文源、文津四阁藏庋群籍,复念江浙为人文渊薮,以广布以光文治,命再缮三分,赐江南者二,浙江者一。浙江即以旧藏《图书集成》之藏经阁改建文澜阁,并仿文渊阁藏貯。阁在孤山之阳,左为白堤,右为西泠桥,地势高敞,揽西湖全胜,外为垂花门,门内为大厅,厅后为大池,池中一峰独耸,名仙人峰。东为御碑亭,西为游廊,中为文澜阁。阁建三成,第一成中藏《图书集成》,后及两旁,藏经部;第二成藏史部,第三成藏子集二部,皆分庋书格。凡四库书三万五千九百九十册,为匣六千一百九十一;《图书集成》五千二十册,为匣五百七十六,总目考证二百二十七册,为匣四十,委员掌之,有愿读中秘书者,许其借观传写,设档登注,勿令遗失污损。所以嘉惠艺林者至矣。夫前代书籍,多藏秘府,牙籤锦帙,外人莫得而窥,间有颁赐给借,已属僅事。如我朝之以四库缥缃,津逮末学,嫏嬛福地,遍及东南,诚旷古所未有也。又光绪《杭府志》:文澜阁咸丰间毁于兵,光绪六年巡抚谭钟麟、布政司德馨饬郡人邹在寅即旧址建阁,临湖竖坊,并建御碑亭及太乙分青室,坚固宏敞,气象一新。七年奏请匾额,十月十六日奉谕,谭钟麟奏修复文澜阁,请颁发匾额方略,并将搜求遗书之绅士奖励等语。浙江省城文澜阁,毁于兵燹,现经谭钟麟筹款修复,其散佚书籍,经绅士丁申、丁丙购求藏弆,渐复旧观,洵足嘉惠艺林,著南书房翰林书写文澜阁匾额颁发,并著武英殿颁发《剿平粤匪方略》一部,交浙江巡抚祗领尊藏。主事丁申著赏四品顶戴,以示奖励,天语煌煌,皇恩曡锡,诚东南文运之转机,浙省艺林之盛事,安知文宗、文汇两阁,不以此为权舆,而次第兴举欤?
 
  卷上
 
  三、北宋杭州学书版
 
  《乾道临安志》:府学旧在府治之南,子城通越门外。元祐间,知杭州熊本、苏轼乞赐书版。按文忠奏状云,伏见本州州学,见管生员二百余人,及入学参假之流,日益不已,盖见朝廷尊用儒术,更定贡举条法,渐复祖宗之旧,人人慕义,学者日众。若学粮不继,使至者无归,稍稍引去,甚非朝廷乐育之意。前知州熊本曾奏,“乞用废罢市易务书版赐与州学,印赁收钱,以助学粮,或乞卖与州学,限十年还钱。今蒙指挥只限五年,见今转运司差官重行估价,约一千三百余贯,若依限送纳,即州学岁纳二百六十贯,五年之间深为不易,学者旦夕阙食,而望利于五年之后,何补于事,而朝廷岁得二百六十贯,如江海之中增损涓滴,了无所觉,徒使一方士民,以为朝廷既已捐利与民,废罢市易务所放欠负,动以百万计,农商小民尚蒙圣泽,莫知纪极,而独于此饥寒儒素之士,惜毫末之费,犹欲以此追收市易之息,流传四方,为损不少。此乃有司出纳之吝,而非朝廷宽大之政也。臣以侍从,备位守臣,怀有所见,不敢不尽,伏望圣慈,特出宸断,尽以市易书版赐与州学,更不估价收钱,所贵稍服士心,以全国体,谨录奏闻,伏候敕旨帖黄。臣勘会市易务元造书版用钱一千九百五十一贯四百六十九文,自今日已前所收净利,已计一千八百九十九贯九百五十七文,今若赐与州学,除已收净利外,只是实破官本六十一贯五百一十二文。伏望详酌施行。”今惟《新唐书》尚有传本,余则著录家罕有言及者,究不知当日刻书,有若干种也。
 
  四、秘书省
 
  《朝野杂记》、《中兴馆阁书目》者,孝宗淳熙中所修也。高宗始渡江,书籍散佚,绍兴初,有言贺方回子孙鬻其故书于道者,上命有司悉市之。时芜湖县僧有蔡京所寄书籍,因取之以实三馆。刘季高为宰相掾,又请以重赏访求之。五年二月,尚书兵部侍郎王居正言,四库书籍多阙,乞下诸州县,将已刊到书版,不论经史子集小说异书,各印三帙赴本省,係民间者,官给纸墨工赁之值。从之。九月,大理评事诸葛行仁献书万卷于明,诏官一子。十三年初,建秘阁,又命绍兴府借陆宾家书缮藏之。十五年,遂以秦禧提举秘书省,掌求遗书。至是数十年,所藏益充牣,及命馆职为书目。其纲例皆仿《崇文总目》,凡七十卷。陈囗(马癸)领其事。淳熙十三年九月,秘书郎莫叔光上言今承平滋久,四方之人,益以典籍为重,凡缙绅家世所藏善本,外之监司郡守搜访得之,往往锓版以为官书。然所在各自版行,与秘府初不相关,则未必其书非秘府之遗者也。乞诏诸路监司郡守,各以来路本郡书目解发至秘书省,听本省以《中兴馆阁书目》点对,如见得有未收之书,即移文本处取索印本,庶广秘府储,以增文治之盛。有旨令秘书省将未收书籍,径自关取。今《中兴馆阁书目》十卷,乃淳熙四年陈囗(马癸)撰,李焘序,《续录》十卷,嘉定三年馆阁重编,其后次第补录,迄于咸淳。然今所传者,非完书也。按《直斋书录解题》有《秘书省阙书目》一卷,亦绍兴改定,其阙者注阙字于逐书之下。今所传钞者,凡二卷,计书三千八百余种。道光壬辰,大兴徐松从《永乐大典》录出,编为一卷,为传钞本,大略相同。蒋光煦《题四库阙书目》云:“阙编改定绍兴初,秘省香芸饱蠹鱼。不是纪闻留玉海,定知七卷记求书。”(《玉海》《四库求书阙记》凡七卷)考《馆阁录》,秘书省石渠,在秘阁后道山堂前,东廊图书库、秘阁库、经库,西廊秘阁书库、印版书库、编修会要所,北为印书作。秘阁书库储藏诸州印版书六千九十八卷一千七百二十一册。又《咸淳临安志》:秘书省书库,日历会要库各一,经史子集书籍库六,分列于右文殿外东西两庑。又有书版库在著庭之右。据此可见南宋百五十年典籍之大略矣。
 
  附:
 
  诸葛行仁,南宋藏书家。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家为布衣。进士出身,以富藏书而知名。当时越中有三大藏书家:一为左丞陆氏、一为尚书石氏,一为进士诸葛氏。绍兴五年(1135年)六月,诏访求各地遗书,以充馆阁所藏,他奉进所藏书8546卷,受朝廷嘉奖,加封官职。
 
  五、太学书版库
 
  宋太学在前洋街,按《咸淳临安志》:绍兴十三年,临安守臣王囗(日奂)请即钱塘县西岳飞宅造国子监,从之。监绘鲁国图,东丁为丞簿位,后为书库官位,中为堂。书版库在中门之内。绍兴九年,臣僚请下诸道郡学取旧监本书籍镂版颁行,从之。然所取多残阙。二十一年旨谕辅臣曰,监中阙书,令次第镂版,虽重有所费,不惜也。由是经籍复全。按《朝野杂记》:绍兴初,张彦实请刊监本,王瞻叔请摹印经书置学。宋时刻本以杭州为上,蜀本次之,福建为下。而杭州所刻尤以监本为胜。如《十三经注疏》、《史记》、《汉书》等,皆标题监本以别之。元大德中,九路刊《十七史》,太平路以《西汉书》率先,俾诸路取式,致工于武林。明南监取各路经史旧版重加修整,逮万历间,二监重刊经史,皆有以导之得先声也。
 
  六、南宋诸刻
 
  天水建都以来,杭州文事日盛。太学既刻经史诸书,以广流传,而外之公府私家,亦有足纪者。谨按《天禄琳琅》,《群经音辨》为临安府学所刊,有临安府学教授等衔名。《汉官仪》为临安府所刊,末有绍兴九年三月临安府雕印字。又《田裕斋书目》,陶叔献《西汉文类》末有绍兴十年四月临安府雕印一行。姚铉《唐文粹》后,有“临安府今重行开雕唐文粹乙部,计贰拾册,已委官校正讫,绍兴九年正月日”一条,下列校刊衔名十一行。又《绛云楼书目》,周守忠《姬侍类偶》,嘉定十三年临安行在诸军粮料院幹办郑域所刻。余若《梦梁录》载,杭城市肆淳祐年有名相传者。太庙前尹家文字铺所刻《北户录》见于《天禄琳琅》,《彩画三辅黄图》见于周密《烟云过眼录》,《续幽怪录》见于黄丕烈《士礼居藏书记》。又有张官人诸史子文籍铺,又《天禄琳琅》载《容斋三笔》后记,临安府鞔鼓桥南河西岸陈氏书籍印。考《杭州府志》,鞔鼓桥属仁和县境,今桥名尚沿其旧,与洪福桥、马家桥相次,在杭州府城内西北隅,当时书肆陈氏多有著名:思在大街,起在睦亲坊,皆非鞔鼓桥之书铺也。《士礼居藏书记》又载《寒山拾得诗》后有一条,杭州钱塘门内车桥南大街郭宅书铺印行。至《田裕斋书目》所载之《汉纪》三十卷,为绍兴间钱塘刻本,则不可考其为何处矣。
 
  七、西湖书院【丁申】
 
  西湖书院,元改宋太学为之。内有书库,藏庋书版。泰定元年九月,山长陈袤《重整书目记》曰:文者,贯道之器。爰自竹简,更为梓刻,文始极盛,而道益彰。西湖精舍因故宋国监为之,凡经史子集,无虑二十余万,皆在焉。其成也,岂易易哉。近岁鼎新栋宇,工役勿遽,东迁西移,书版散失,甚则置诸雨淋日炙中,囗(马旁侵右)囗(马旁侵右)漫灭。一日,宪幕长张公昕,同寅赵公植、柴公茂,因奠谒次,顾而惜之,谓兴滞补弊,吾党事也。乃度地于尊经阁后,创屋五楹,为庋藏之所。俾权册长黄裳、教导胡师安、司书王通,督饬生作头顾文贵等,始自至治癸亥夏迄于泰定甲子春,以书目编类揆议补其阙。噫,昔人勤于经始,张公长贰善于继述,此志良可嘉也。是用纪其实绩,并见存书目,勒诸坚珉,以传不朽,非独为来者劝,抑亦斯文之幸也欤。
 
重整书目碑,经凡五十一种,《易古注》、《易注疏》、《易程氏传》、《书古注》、《易复斋说》、《书注疏》、《诗古注》、《诗注疏》、《谷梁古注》、《谷梁注疏》、《埤雅》、《论语古注》、《论语注疏》、《论语讲义》、《仪礼古注》、《仪礼经传》、《春秋左传注》、《春秋左传疏》、《公羊古注》、《公羊注疏》、《孝经注疏》、《孝经古注》、《古文孝经注》、《语孟集注》、《孟子古注》、《孟子注疏》、《文公四书》、《大学衍义》、《国语注》(补音)、《春秋高氏传》、《礼记古注》、《礼记注疏》、《周礼古注》、《周礼注疏》、《仪礼注疏》、《仪礼集说》、《陆氏礼象葬祭会要》、《政和五礼》、《文公家礼》、《经典释文》、《群经音辨》、《尔雅古注》、《尔雅注疏》、《说文解字》、《玉篇》、《广韵》、《礼部韵略》、《毛氏增韵》、《博古图》、《孔氏增韵雅》、《文公小学》。书史凡三十六种,大字《史记》、中字《史记》、《史记正义》、《东汉书》、《西汉书》、《三国志》、《南齐书》、《北齐书》、《宋书》、《陈书》、《梁书》、《后魏书》、《元辅表》、《刑统注疏》、《刑统申明》、《刑律文》、《成宪纲要》、《新唐书》、《五代史》(并纂误)、《荀氏前汉记》、《袁氏后汉记》、《通鉴外纪》、《通历》、《资治通鉴》、《武侯传》、《通鉴纲目》、《仁皇训典》、《唐书直笔》、《子由古史》、《唐六典》、《救荒活民书》、《临安志》、《崇文总目、《四库阙书》、《唐书音训》。子凡十一,《颜子》、《曾子》、《荀子》、《列子》、《扬子》、《文中子》、《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书录 武林

上一篇:吴中金石新编
下一篇:永乐大典书目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