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释家 > 正文

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
字数:5027   

  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
 
  唐 慧然集
 
  临济慧照玄公大宗师语录序
 
  曹溪派列。淘涌而流注无穷。南岳岐分。巍峨而联绵不尽。云仍曼衍。枝叶滋荣。非止荫覆人天。抑亦光扬祖道。无说之说。须知意不在言。无闻之闻。果信言非有意。此皆理极无喻之道。绪余影响者也。故临济祖师以正法眼。明涅槃心。兴大智大慈。运大机大用。棒头喝下。剿绝凡情。电掣星驰。卒难构副。岂容拟议。那许追思。非唯鸡过新罗。欲使凤趋霄汉。不留朕迹。透脱玄关。令三界迷徒归一真实际。天下英流莫不仰瞻。为一宗之祖理当然也。今总统雪堂禅师。乃临济十八代孙。河北江南遍寻是录。偶至余杭得获是本。如贫得宝。似暗得灯。踊跃欢呼。不胜感激。遂舍长财。绣梓流通。俵施诸刹。此一端奇事。寔千载难逢。咦掷地金声闻四海。定知珠玉价难酬。元贞二年岁次丁未。大都报恩禅寺住持嗣祖。林泉老人从伦。盥手焚香谨序。
 
  临济慧照玄公大宗师语录序
 
  薄伽梵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摩诃迦叶。是为第一祖。逮二十八祖菩提达磨。提十方三世诸佛密印而来震旦。是时中国始知佛法有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厥后优钵罗花于时出现。芬芳馥郁。一华五叶。香风匝地宝色照天。各放无量光明。辉映大千世界。其中一大苾刍。为一大事因缘。依栖黄檗山中。三度参请。三度被打。后向高安滩头大愚老师处。始全印证。平生用金刚王宝剑。逢凡杀凡。逢圣杀圣。风行草偃。号令八方。如雪色象王。如金毛师子。踞地哮吼。狐狸野干心破脑裂。百兽见之。无不股栗。如惊涛险崖壁立万仞。使途中之人其行次且不敢举足下足。惟恐丧身失命。虽老子钳槌者。见之无不汗下。若夫三玄三要。夺境夺人。金章玉句。如风樯阵马。如迅雷奔霆。凌轹波涛。穿穴险固。破碎阵敌。天回地转。七纵八横。几于截断众流。四海学徒莫不望风披靡。故门庭峻峭孤硬难入。盖妙用功夫。不在文字。不离文字。尽大地作一只眼者。乃能识之。末后将正法眼藏。却向瞎驴边灭却。师之出处具载传灯等录。兹不复赘。自兴化奖公而下。子孙云仍最为蕃衍盛大。多大根器人。冠映河岳。腾耀古今。在在处处。法席丛林。化俗谈真。重规叠矩。出广长舌相。为人开堂演法。如慈明圆公琅琅觉公。皆大法王人天师也。今雪堂大禅师临济十八代嫡孙。琅琅第十世的派。王臣尊礼。缁素向慕。是亦僧中之龙象尔。不忘祖师恩德。每恨。临济一言一句。一棒一喝。参承咨决。升堂入室语录。未大发明。刻梓流行。用广禅林观听。仍求北山居士郭天锡。为作序引。呜呼雪堂老师。行从上祖师难能之事。慎终追远。知恩报恩则不无。将五百年风颠老汉吐下唾团。重新拈出供养。今代衲僧还肯咀嚼么。合浦还珠固为奇特。冷灰爆豆亦自不妨。
 
  大德二年八月。前监察御史郭天锡焚香九拜书。
 
  临济慧照玄公大宗师语录序
 
  窃以黄檗山高。便敢当头捋虎。滹陀岸远。亦能顺水操舟。既露恶毒爪牙。仍显慈悲手段。栏腮一掌。免烦著齿粘唇。劈肋三拳。可谓倾心吐胆。三玄在手。七事随身。触之则石裂崖崩。拟之则雷轰电掣。门庭孤峻。阃奥宏深。只可望崖。不可趣向。兹者总统雪堂和尚。悯巴歌唱而和寡。嗟雪曲弹而应稀。语录阙文。丛林罕见。遂旁求释子。而再起斯文。欲镂板以广流通。俾参玄而得受用。弘扬祖道。垂裕后昆。棒头喝下。须明石火电光。正案傍提。要顾眉毛鼻孔。其他机缘备载前录。不劳再举。噫临济祖师六传而至汾阳大宗师。汾阳下杰出六大尊者。曰慈明圆。曰琅玡觉。圆传阳岐会。会传白云端。端传五祖演。演传佛果勤佛鉴天目齐。佛果传虎丘隆大慧杲。虎丘隆传应庵华。华传密庵杰。杰传松源岳。岳传无德通。通传虚舟度。度传径山虎岩伏。天目齐传汝州和。和传竹林宝。宝传竹林安。安传竹林海。海传庆寿璋。白涧一归云宣。宣传平山亮。白涧一传冲虚昉懒牧归。庆寿璋传海云大宗师竹林彝。彝传龙华惠。海云传可庵朗龙宫玉颐庵儇。可庵传太傅刘文贞公庆寿满。龙宫玉传大名海。颐庵传庆寿安。琅玡觉传泐潭月。月传毗陵真。真传白水白。白传天宁党。党传慈照纯。纯传郑州宝。宝传竹林藏庆寿亨少林鉴。庆寿亨传东平汴大原昭。少林鉴传法王通。通传安闲觉。觉传南京智西庵赟。南京智传寿峰湛。西庵赟传雪堂仁。雪堂乃临济十八世孙也。莫不门庭孤峻机辩纵横。俱是克家子孙。灯灯续焰直至如今。可谓源清流长。此之谓也。雪堂禅师乃吾三世祖。嘱子为序。率尔书之。脑后见腮。顶门具眼者。大发一笑。开泰退堂袭祖第二十世孙五峰普秀斋沐焚香拜书。
 
  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序
 
  延康殿学士金紫光禄大夫真定府路安抚使兼马步军都总管兼知成德军府事 马防撰
 
  黄檗山头。曾遭痛棒。大愚肋下。方解筑拳。饶舌老婆。尿床鬼子。这风颠汉。再捋虎须。岩谷栽松。后人标榜。钁头斸地。几被活埋。肯个后生。蓦口自掴。辞焚机案。坐断舌头。不是河南。便归河北。院临古渡。运济往来。把定要津。壁立万仞。夺人夺境。陶铸仙陀。三要三玄。钤锤衲子。常在家舍。不离途中。无位真人。面门出入。两堂齐喝。宾主历然。照用同时。本无前后。菱花对像。虚谷传声。妙应无方。不留朕迹。拂衣南迈。戾止大名。兴化师承。东堂迎侍。铜瓶铁钵。掩室杜词。松老云闲。旷然自适。面壁未几。密付将终。正法谁传。瞎驴边灭。圆觉老演。今为流通。点捡将来。故无差舛。唯余一喝。尚要商量。具眼禅流。冀无赚举。宣和庚子中秋日谨序。
 
  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
 
  住三圣嗣法小师慧然集
 
  府主王常侍。与诸官请师升座。师上堂云。山僧今日事不获已。曲顺人情方登此座。若约祖宗门下。称扬大事。直是开口不得。无尔措足处。山僧此日以常侍坚请。那隐纲宗。还有作家战将直下展阵开旗么。对众证据看。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便喝。僧礼拜。师云。这个师僧。却堪持论。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我在黄檗处。三度发问三度被打。僧拟议。师便喝。随后打云。不可向虚空里钉橛去也。有座主问。三乘十二分教。岂不是明佛性。师云。荒草不曾锄。主云。佛岂赚人也。师云。佛在什么处。主无语。师云。对常侍前拟瞒老僧。速退速退。妨他别人诸问。复云。此日法筵为一大事故。更有问话者么。速致问来。尔才开口。早勿交涉也。何以如此。不见释尊云。法离文字。不属因不在缘故。为尔信不及。所以今日葛藤。恐滞常侍与诸官员。昧他佛性。不如且退。喝一喝云。少信根人终无了日。久立珍重。
 
  师因一日到河府。府主王常侍请师升座。时麻谷出问。大悲千手眼。那个是正眼。师云。大悲千手眼。那个是正眼。速道速道。麻谷拽师下座。麻谷却坐。师近前云。不审。麻谷拟议。师亦拽麻谷下座。师却坐。麻谷便出去。师便下座。
 
  上堂云。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时有僧出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下禅床把住云。道道。其僧拟议。师托开云。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便归方丈。
 
  上堂。有僧出礼拜。师便喝。僧云。老和尚莫探头好。师云。尔道落在什么处。僧便喝。又有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便喝。僧礼拜。师云。尔道好喝也无。僧云。草贼大败。师云。过在什么处。僧云。再犯不容。师便喝。是日两堂首座相见。同时下喝。僧问师。还有宾主也无。师云。宾主历然。师云。大众要会临济宾主句。问取堂中二首座。便下座。
 
  上堂。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竖起拂子。僧便喝。师便打。又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亦竖起拂子。僧便喝。师亦喝。僧拟议。师便打。师乃云。大众。夫为法者不避丧身失命。我二十年在黄檗先师处。三度问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蒙他赐杖。如蒿枝拂著相似。如今更思得一顿棒吃。谁人为我行得。时有僧出众云。某甲行得。师拈棒与他。其僧拟接。师便打。
 
  上堂。僧问。如何是剑刃上事。师云。祸事祸事。僧拟议。师便打。问秖如石室行者踏碓忘却移脚。向什么处去。师云。没溺深泉。师乃云。但有来者不亏欠伊。总识伊来处。若与么来。恰似失却。不与么来。无绳自缚。一切时中莫乱斟酌。会与不会都来是错。分明与么道。一任天下人贬剥。久立珍重。
 
  上堂云。一人在孤峰顶上。无出身之路。一人在十字街头。亦无向背。那个在前那个在后。不作维摩诘。不作傅大士。珍重。
 
  上堂云。有一人论劫。在途中不离家舍。有一人离家舍不在途中。那个合受人天供养。便下座。
 
  上堂。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云。三要印开朱点侧。未容拟议主宾分。问如何是第二句。师云。妙解岂容无著问。沤和争负截流机。问如何是第三句。师云。看取棚头弄傀儡。抽牵都来里有人。师又云。一句语须具三玄门。一玄门须具三要。有权有用。汝等诸人。作么生会。下座。
 
  师晚参示众云。有时夺人不夺境。有时夺境不夺人。有时人境俱夺。有时人境俱不夺。时有僧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煦日发生铺地锦。璎孩垂发白如丝。僧云。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王令已行天下遍。将军塞外绝烟尘。僧云。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并汾绝信独处一方。僧云。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王登宝殿野老讴歌。师乃云。今时学佛法者。且要求真正见解。若得真正见解。生死不染去住自由。不要求殊胜。殊胜自至。道流。秖如自古先德。皆有出人底路。如山僧指示人处。秖要尔不受人惑。要用便用。更莫迟疑。如今学者不得。病在甚处。病在不自信处。尔若自信不及。即便忙忙地。徇一切境转。被他万境回换。不得自由。尔若能歇得念念驰求心。便与祖佛不别。尔欲得识祖佛么。秖尔面前听法底。是学人信不及。便向外驰求。设求得者皆是文字胜相。终不得他活祖意。莫错诸禅德。此时不遇。万劫千生轮回三界。徇好境掇去。驴牛肚里生。道流。约山僧见处。与释迦不别。今日多般用处。欠少什么。六道神光未曾间歇。若能如是见得。秖是一生无事人。大德。三界无安犹如火宅。此不是尔久停住处。无常杀鬼一刹那间不拣贵贱老少。尔要与祖佛不别。但莫外求。尔一念心上清净光。是尔屋里法身佛。尔一念心上无分别光。是尔屋里报身佛。尔一念心上无差别光。是尔屋里化身佛。此三种身是尔即今目前听法底人。秖为不向外驰求。有此功用。据经论家。取三种身为极则。约山僧见处不然。此三种身是名言。亦是三种依。古人云。身依义立。土据体论。法性身法性土明知是光影。大德。尔且识取弄光影底人。是诸佛之本源。一切处是道流归舍处。是尔四大色身不解说法听法。脾胃肝胆不解说法听法。虚空不解说法听法。是什么解说法听法。是尔目前历历底。勿一个形段孤明。是这个解说法听法。若如是见得。便与祖佛不别。但一切时中更莫间断。触目皆是。秖为情生智隔想变体殊。所以轮回三界受种种苦。若约山僧见处。无不甚深无不解脱。道流。心法无形通贯十方。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本是一精明。分为六和合。一心既无。随处解脱。山僧与么说。意在什么处。秖为道流一切驰求心不能歇。上他古人闲机境。道流取山僧见处。坐断报化佛头。十地满心犹如客作儿。等妙二觉担枷锁汉。罗汉辟支犹如厕秽。菩提涅槃如系驴橛。何以如此。秖为道流不达三祇劫空。所以有此障碍。若是真正道人。终不如是。但能随缘消旧业。任运著衣裳。要行即行。要坐即坐。无一念心希求佛果。缘何如此。古人云。若欲作业求佛。佛是生死大兆。大德。时光可惜。秖拟傍家波波地学禅学道。认名认句。求佛求祖求善知识。意度莫错。道流。尔秖有一个父母。更求何物。尔自返照看。古人云。演若达多失却头。求心歇处即无事。大德。且要平常莫作模样。有一般不识好恶秃奴。便即见神见鬼指东划西好晴好雨。如是之流。尽须抵债。向阎老前吞热铁丸有日。好人家男女。被这一般野狐精魅所著。便即捏怪。瞎屡生。索饭钱有日在。
 
师示众云。道流。切要求取真正见解。向天下横行。免被这一般精魅惑乱。无事是贵人。但莫造作。秖是平常。尔拟向外傍家求过觅脚手错了也。秖拟求佛。佛是名句。尔还识驰求底么三世十方佛祖出来。也秖为求法。如今参学道流。也秖为求法得法始了。未得依前轮回五道。云何是法。法者是心法。心法无形通贯十方目前现用。人信不及。便乃认名认句。向文字中求意度佛法。天地悬殊。道流。山僧说法说什么法。说心地法。便能入凡入圣。入净入秽。入真入俗。要且不是尔真俗凡圣。能与一切真俗凡圣安著名字。真俗凡圣与此人安著名字不得。道流。把得便用更不著名字。号之为玄旨。山僧说法与天下人别。秖如有个文殊普贤出来目前。各现一身问法。才道咨和尚。我早辨了也。老僧稳坐。更有道流来相见时。我尽辨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慧照 临济 禅师

上一篇:真心直说
下一篇:止观大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