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道家 > 正文

意林
字数:5073   

  意林
 
  经名:意林。唐马总撰。五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乙部。参校版本:《四库全书》文渊阁本(简称文渊阁本》。
 
  意林序
 
  抚州刺史戴叔伦撰
 
  三圣相师,大易光着,天地之功立矣,经传之功生焉,辅成一德,谓之六学。汉收秦业,其道方兴,置讲习训授之官,明君臣父子之体。虽礼乐文缺,亦足以新忠孝仁义之大纲。至如曾孔荀孟之述,其盖数百千家,皆发挥隐微,羽翼风教,祖儒尊道,持法正名,纵横立权,变通其要,崇俭而有别,即农而得序,傍行而不流,小说去泥而篇简繁伙,罕备於士大夫之家。有梁颖川庾仲容略其要会,为子书抄三十卷,将以广搜采异。而立言之本,或不求全。大理评事扶风马总元会家有子史,幼而集录,探其旨趣,意必有归,遂增损庾书,详择前体,裁成三轴,目曰《意林》,上以防守教之失,中以补比事之阙,下以佐属文之绪,有疏通广博洁净符信之要,无僻放拘刻缴蔽邪荡之患。君子曰:以少为贵者。其是之谓乎。余元会之执友,故序而记之。贞元二年五月二十一日也。
 
  子书起於斋熊六韬,盛於春秋六国。时庄老道宗,起覆载之功,横#1日月之照,高视六经为天下式,故绝於称言矣。墨翟大贤,其旨精俭,教垂后世#2,名亚孔圣至矣。管晏文荀议论闳肆,淮南鸿烈词章华瞻,皆欐欐数万言#3,可谓庶矣。而部帐繁广,寻览颇难,梁朝庾仲容抄成三帐,汰其沙石,簸其枇糠,而犹兰荪杂於萧艾,墦瓖隐於璞石。扶风马总精好前志,务於简要,又因庾仲容之抄,略存为六卷,题曰《意林》。圣贤则糟粕靡遗,流略则精华尽在,可谓妙矣。隋代博陵李文博卷攘诸子,编成《理道集》十卷,唐永兴公虞世南亦采前史,着《帝王略论》五卷,天后朝宰臣朱翼祖则又述十代兴亡论一帐。洎扶风《意林》?究子史大略者,盖四人意矣。予扁舟涂水,留滞庐陵,扶风为余语其本尚,且日编录所取,先务於经济,次存作者之意,罔失篇目,如面古人。予懿马氏之作,文约趣深,诚可谓怀袖百家,掌握千卷之子,用心也远乎哉。旌其可美,述於篇首,俾传好事。贞元丁卯岁夏之晦,文废映河束柳伯存重述。
 
  #1『横』原作『扩』,据文渊阁本改。
 
  #2『垂后世』原文脱缺,据文渊阁本增补。
 
  #3自『荀议论闳肆』以下,至『万言』原文脱缺,据文渊阁本增补。
 
  目 录
 
  卷一
 
  斋子一卷   太公金匮二卷
 
  太公六韬六卷   曾子二卷
 
  晏子八卷   子思子七卷
 
  孟子十四卷  管子十八卷
 
  道德经二卷荀 卿子十二卷
 
  鲁连子五卷  文子十二卷
 
  邓析子一卷  范子十二卷
 
  胡非子一卷  墨子十六卷
 
  缠子一卷   随巢子一卷
 
  尸子二十卷  韩子二十卷
 
  卷二
 
  列子八卷   庄子十卷
 
  王孙子一卷  申子三卷
 
  慎子十二卷  燕丹子三卷
 
  鬼谷子五卷  尹文子二卷
 
  公孙文子一卷 陆贾新书二卷
 
  晁错新书三卷 贾谊新书八卷
 
  吕氏春秋二十六卷
 
  淮南子二十二卷
 
  卷三
 
  盐铁论十卷   说苑二十卷
 
  法言十五卷   太玄经十卷
 
  新论十七卷   论卫二十七卷
 
  正论五卷    潜夫论十卷
 
  卷四
 
  风俗通三十一卷 商君书四卷
 
  阮子四卷    正部十卷
 
  士纬十卷    通语八卷
 
  抱朴子四十卷
 
  卷五
 
  周生烈子五卷  荀悦申鉴五卷
 
  仲长昌言十卷  典论五卷
 
  魏子十卷    人物论三志
 
  任子十卷    笃论四卷
 
  体论四卷
 
  傅子一百二十卷
 
  太元经十四卷  化清经十卷
 
  邹子一卷    成败志三卷
 
  古今通论三卷  中论六卷
 
  唐子一十卷   秦子二卷
 
  梅子一卷    物理论十六卷
 
  意林卷之一
 
  扶风马总元会编
 
  鬻子-卷
 
  《艺文志》云:名熊着子二十二篇,今一卷六篇。发政施令,天下福谓之道,上下相亲谓之和,不求而得谓之信,除天下之害谓之仁,信而能和者帝王之器。圣王在位,百里有一士,犹无有也。王道衰,千里一士,则犹比肩也。知善·不信谓之狂,知恶不改谓之惑。○昔文王见斋年九十,文王曰:嘻!老矣。斋子曰:若使臣捕虎逐麋,臣已老矣。坐策国事,臣年尚少。
 
  太公金匮二卷
 
  武王问太公曰:殷已亡其三人,今可伐乎。太公日:臣闻之,知天者不怨天,知己者不怨人。先谋后事者昌,先事后谋者亡。且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非时而生,是为妄成。故夏条可结,冬冰可释,时难得而易失也。○武王平殷还,问太公曰:今民吏未安,贤者未定,如何。太公曰:无故无新,如天如地。得殷之财,与殷之民共之,则商得其贾,农得其田也。一目视则不明,一耳听则不聪,一足步则不行。选贤自代,上下各得其所。○武王问:五帝之戒可得闻乎。太公曰:黄帝云:余在民上摇摇,恐夕不至朝。故金人三缄其口,慎言语也。尧居民上振振,如临深渊。舜居民上兢兢,如履薄冰。禹居民上栗栗,如恐不满。汤居民上翼翼,惧不敢息。道自微而生,祸自微而成,慎终与始,完如金城。○行必虑正,无怀侥幸书履。忍之须央,乃全汝躯书锋。刀利皑皑,无为汝开书刀。源泉滑滑,连旱则绝。取事有常,赋敛有节书井。
 
  太公六韬六卷
 
  有求贤之名,无用贤之实。○文王曰:君务举贤,不获其功,何也。太公曰:举不容易。文王曰:举贤若何。太公曰:案贤察名,选才考能,名实得之也。涓涓不塞,将成江河;两叶不去,将用斧柯。荧荧不救,炎炎奈何。文王曰:国君失民者何也。太公曰:不慎所与也。君有六守三宝。六守者:仁、义、忠、信、勇、谋;三宝者:农、工、商。六守长则君安,三宝完则国昌。国柄借人,则失其威。渊乎无端,孰知其源。天下非一人天下,天下之天下也。取天下,若逐野鹿,而天下共分其肉。○太公云:伏羲神农教而不诛,黄帝尧舜诛而不恕#1。○圣人恭天静地,和人敬鬼。○文王在岐,召太公曰:吾地小,奈何。太公曰:天下有粟,贤者食之;天下有民,贤者牧之。屈一人下,伸万人上,唯圣人能行之。○冠虽弊加於首,履虽新履於地。○武王问太公曰:士高下有差乎。太公曰:人有九差。恶口舌为众所憎,夜卧早起,此妻子之将。知人饥渴,习人剧易,此万人之将。战战栗栗,曰慎一曰,此十万之将。知天文,悉地理,理四海如妻子,此天下之主。军中之事,不闻君命。○武王问太公曰:吾欲令三军亲其将如父母,攻城则争先登,野战则争先赴,闻金声而怒,闻鼓音而喜,可乎。太公曰:作将冬曰不服裘,夏曰不操扇,天雨不张幔,寒过泥涂将先下步,军未举火将不食。士非好死而乐伤,其将知饥寒劳苦也。用兵之害,犹与最大,起之若惊,用之若狂,当之者破,近之者亡,使如疾雷不暇掩耳也。○贫穷忿怒,欲次其志者,名曰必死之士;辩言巧辞,善毁善誉者,名曰问谋飞言之士。
 
  曾子二卷
 
  君子爱曰以学,及时而成。难者不避,易者不从。曰一就业,夕自省,可谓守业。年三十、四十无艺,则无艺矣。至#2五十不以善闻,则无闻矣。鄙夫鄙妇相会於墙之阴,可谓密矣,明曰或有知之,故云执仁与义莫不闻也。○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皆黑。君子之游,芯乎如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则与之化矣;小人之游,戏乎如入鲍鱼之室,久亦不闻而亦化矣。故君子慎其去就也。○与君子游,如曰之长,加益不自知也;与小人游,如履薄冰,几何而不行陷乎。○天圆地方,则是四角不掩也。闻之夫子曰:天道曰圆,地道曰方。
 
  晏子八卷
 
  景公作台,台成复欲作钟。晏子谏曰:敛民作钟,民必哀。敛哀以谋,乐不祥。○景公璧妾死,名曰婴子,公守之三日不食,肤着於席而不去。晏子曰:外有良医,将作鬼神之事。公信之,屏而沐浴。晏子令棺入殓死者。公大怒,晏子曰:已死不复生。公乃止。仲尼闻之,曰:星之昭昭,不如日月之谖谖。○景公时,雨雪三日,披狐白之裘,坐於堂侧,谓晏子曰:三日雨雪,天下何不寒。晏子曰:夫贤君饱则知人饥,温则知人寒。公乃去裘冠,足以修敬。不务其饰衣,足以掩形。不务其美,土事不文,木事不镂,足以示民也。○景公曰:吾欲霸诸侯,若何。晏子曰:官未具也。臣闻仲尼处陋巷,廉隅不正,则原宪侍;志意不通,则仲由侍;德不辱,则颜回侍。今君未有能侍,故未具也。○君择臣使之,臣虽贱亦择君事之。○一心可以事百君,百心不可以事一君。事贵人不能过,礼贵人恶之。○晏子治阿三年,毁声於国,景公召而问之,对曰:婴举俭罚偷,堕民恶之;央狱不畏强贵,强贵恶之。是二邪毁於内,二谗去於外。臣请改辙更治三年,必有誉也。景公病水数十日,梦与二日斗而不胜,使召梦者占之。占者至门,晏子使对曰:公病,阴也。与二日斗,日,阳也。不胜,疾将退也o.三日而愈,公赏占梦者。占梦者辞曰:晏子之力也。公问晏子,晏子曰:臣若自对,则不信也。○景公病疽在背,欲见不得,问国子,国子曰:热如火,色如日,大如未熟李也。公问晏子,晏子曰:色如苍玉,大如璧。公曰:不见君子,不知野人之拙也。○晏子使楚,楚王令左右缚一人作盗者过,王问:何处人也。对曰:齐人也。王视晏子:齐国善盗乎。晏子曰:橘生江南,江北则作根,地土使然也。今民生长於齐不盗,入楚则盗,臣不知也。楚王自取弊耳。○晏子使楚,楚王以晏子短,作小门於大门之侧,晏子曰:往诣狗国,从狗门入。今来使入楚,不可从狗门入也。遂大门入。○楚王问:齐之临淄都无人耶。对曰:临淄三百闻,张袂成帷,挥汗成雨,比肩继踵,何容无人也。○曾子将行,晏子送之,曰:赠人以财不若以言。○和氏之璧,井里璞耳,良工修之,则成国宝。习俗移性,可不慎乎。晏子殁后十有七年,景公封诸侯,大夫皆称善。公、曰:自晏子殁后,不复闻不善之事。弦章对曰:君好之,则臣服之;君嗜之,则臣食之。尺蟆食黄则黄,食苍则苍是也。公曰:善。吾不食谄人之言也。以鱼五十车赐,弦章固不受,是弦章有晏子之遗行也。
 
  子思子七卷
 
  慈父能食子,不能使知味。圣人能悦人,不能使人必悦。○国有道以义率身,无道以身率义,荀息是也。○言而信,信在言前。令而化,化在令外。圣人在上而迁其化。○终年为车,无一人之输,则不可驰。○百心不可得一人,一心可得百人。○君本也,臣枝叶也。本美则叶茂,本枯则叶凋。君子不以所能者病人,不以人之不能者愧人。小人溺於水,君子溺於口也。○繁於乐者重於忧,厚於义者薄於行。见长不能屈其色,见贵不能尽其辞,虽有风雨,吾不入其门也。君子以心导耳目,小人以耳目导心。
 
  孟子十四卷
 
蜀郡赵台卿作章句,章句曰指事.o○孟子谓惠王曰:虐政杀人,何异刃耶。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草,此谓率兽食人,且人恶之,况虐政乎。敬老爱幼,推心於民,天下运掌中也。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不足以保妻子。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铁基,不如待时。孟子云:齐人讥管晏,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若久涂炭,则易政如渴不择饮也。○宋人有闵其苗不长,偃拔之,使其长,其子趋而视之,苗则槁矣。非但无益,乃有害也。○见孺子入井,非孺子之父母亦有侧隐之心。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亦非人也,无辞让之心亦非人也,无是非之心亦非人也。○孟子云:子路人告之有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用夏变夷,不闻用夷变夏。○枉己者未能直人,当以直娇枉,若自曲何以正人。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士不仁,不保四体。今恶死亡而乐不仁,犹恶醉而强酒。民之归仁,犹水就下。存乎人,莫良於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盹焉。○淳于髡曰:男女不亲授受,若嫂溺援之手乎。孟子曰:若不援,是豺狼也。天下溺则援之以道,嫂溺必援以手。○子产以其乘舆济人於俸洧,孟子闻之,曰:不知政也不如以时修桥梁。良人出餍酒肉,齐人有一妻一妾,其夫出行则餍饱,而反欺其妻云:与富贵人共饮食耳。妻后伺之,见乞人祭余食之。妻乃告妾,相与泣於中庭。其夫自外来未知,犹骄其妻妾,由君子枉道得富贵而骄人也良人即夫也。○伊尹不以一芥与人,亦不取一芥於人。○非其道,在野曰草莽之臣,在国曰市井之臣。性犹湍水,次束则束,央西则西。○白羽白性轻,白雪白性消,白玉白性贞,虽俱白,其性不同也。○冬曰饮汤,夏日饮水欲问寒暑者中心也。○仁义忠信,乐善不倦,天爵也,公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意林

上一篇:翊圣保德传
下一篇:雨阳气候亲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