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家 > 正文

资政要览
字数:5206   

  资政要览清顺治
 
  ●序
 
  朕惟帝王为政,贤哲修身,莫不本于德而成于学。如大匠以规矩而成方圆,乐师以六律而正五音。凡古人嘉言善行,载于典籍者,皆修己治人之方,可施于今者也。
 
  朕孜孜图治,学于古训,览《四书》、《五经》、《通鉴》等编,得其梗概,推之《十三经》、《二十一史》及诸子之不悖于圣经者,莫不根极理道,成一家言。
 
  但卷帙浩繁,若以之教人,恐末能一时尽解其义,亦未能一时尽得其书。因思夫记事宜提其要,纂言当钩其玄。乃采集诸书中之关于政事者,为三十篇。
 
  又虑其涣而无统,于是每篇贯以大义,联以文词,于忠臣、孝子、贤人、廉吏,略举事迹,其奸贪、不尚、悸乱者亦载其内,使法戒炯然。加之训诂,详其证据。譬之萃众以为裘,范六金而成鼎。旨约而易明,文简而易阅,名曰《资政要览》。
 
  观是书者,熟思而体之,可以为笃行之善人;推类而广之,可以为博雅之君子。毋徒求之语言文字之间,则朕谆谆教喻之心,庶乎其不虚矣。
 
  顺治十二年正月吉日序
 
  ●君道
 
  得道者必静。静而宁,可以为天下贞。故至精无象,而万物以成;至圣无事,而千官尽能。苟有事,则必有所不事,此事所以隳也。
 
  譬之为车者,数官然后成;夫治天下,岂特为车哉?众智众能之所持也。苍颉作书,后稷作稼,伶伦作律,昆吾作陶,皆臣作而君任之,以竟其用。天何为哉!
 
  其使民也,若御良马。善御马者,轻任新节,不完其力,故致千里。善用民者,民日祈用而不可得,苟得为上用,其赴之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孰能当之!
 
  然圣人之养民非为用也,性不能已。犹慈父之爱子,非为报也。不可内解于心,故仁义以治之,惠爱以安之,忠信以导之。务除其灾,致其利,不尚于威,而威已有托。
 
  否则令苛不听,禁多不行,动之而弥扰矣。故汉武之多欲,不若文帝之无为。《书》曰:‘唯厥攸居,政事唯醇。”
 
  ●臣道
 
  士不可辱则大,大则尊于富贵。故利不足以虞其意,名不足以挺其心,斯人也,有势则心不自私,处官则必不为污,将众则几不挠北。苟便于主,利于国,则必危身出生以殉之。若此乃可谓国有臣矣。
 
  三王之佐、伯益、伊吕之伦,其名荣,其实安,皆公忠以翼其主。后之臣不然。患其身之不贵于国也,而不患其君之不显于天下;患其家之不富也,而不患其民之不安。既辱且危,名实丧矣。李斯、张禹、卢杞、蔡京、阿合马之流,遗秽万世。呜呼,戒之哉!
 
  凡为臣者,服能然后任,省心然后受。人则上其谋,出则行其政。大臣正身以率属,庶僚洁己以守官。
 
  建旄者澄吏以宁民,分猷者奉法而宣化。将帅严其纪律,守令殚其循良。文武协和,士民豫附,密勿之臣,明谟谐弼,以襄一人。庶几乎无忝于臣职矣。百尔有官,可不勉欤?《诗》曰:“靖共尔位,正直是与。”
 
  ●父道
 
  父子之爱,天性也。必教以成之。上教子,斯德可施于民;下教子,斯忠可效于君。其为爱也,至矣!
 
  故有国者之教子也,始生而举以礼,卜士之士者宿斋朝服而负之,自为赤子而教已行矣。周成王在襁抱之中,召公为保,周公为傅,太公为师,左右前后,莫非正直。故其恭敬而温文,若性成然。是以德教施民而国祚永也。
 
  有家者之教子也,幼学退让,长孝弟。逊友视土,方物发虑。
 
  四民之子,不易其业,皆可以保世,而效忠于君。如韦贤、杨震、刘殷、孙盛之为父,至今称焉。
 
  《诗》曰:“教诲尔子,式似之。”
 
  故父之爱子,必教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矜夸,所自邪也。之爱而僻,莫知所裁,其不恶终者,鲜矣。
 
  纵州吁之好兵,任博望之通客,教之不端,贻讥后世,可为炯鉴。若夫乐羊、易牙之徒,灭绝天性,则人伦所不齿也。
 
  ●子道
 
  执一术而众善从、百邪去者,其唯孝乎!帝王得民以事亲,臣庶立身以扬名。位有崇卑,孝无终始也。
 
  虞舜躬耕致养,周文视膳问安,曾参甘旨必具。斯三者亦何以异于人乎?然唯其身为圣贤也,是以百世传之,其亲亦与之为不朽。故人子必慎行其身,而毋遗父母恶名,乃称孝焉。居处不庄,事君不忠,莅官不敬,朋友不信,战陈无勇:皆谓之不孝。
 
  昔乐正子春下堂而伤足,既廖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人问之,曰:“今予忘孝之道,是以忧也。”夫孝子一举足而不敢忘父母,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一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故恶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及于身,岂致亏体以辱亲与?
 
  故小孝思爱而忘劳,中孝尊仁而安义,大孝博施而备物,博施而备物,可谓不匮矣,《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嗟乎!缇萦女子,尚知救父,被刘劭、杨广、拓跋绍者,犬豕岂食其肉哉!
 
  ●夫道
 
  天地合而万物兴焉。婚姻,人道之始也。娶于异姓,所以附远而厚别。初娶则男下女。取《易》之《咸》“柔上而刚下”,居室则夫帅妇,取《易》之《恒》“刚上而柔下”。
 
  夫也者,以智帅人者也。刑于妻,至于兄弟,以御家邦。苟不能制义,则必有从妇之凶矣。故三代之兴,皆有内助;其衰也,咸因女宠。下至汉唐,倾覆继路,斯固经礼驰防,先色后德者也。
 
  故诗人之旨,思窈窕而不淫其色,财者秩进,各得厥职,以广继嗣。此家国之通义也。冀缺相待如宾,张湛矜严好礼。迹其持敬,可为家范。
 
  若恩极则必有嬖溺之愆,怨成则必有反目之咎。梁冀妖惑,荀璨陨生,祖约遭伤,孙秀被詈,过与不及,其不智一也。
 
  是以君子之为夫,敬其身以帅其妇,则能制义而家道正矣。《记》曰:“外内和顺,国家理治,此之谓盛德。”
 
  ●妇道
 
  女子始生而衣裼,稍长而束丝,柔道也。七岁则男女不共食,十岁则不出于户。姆教之婉娩听从,执麻某,治丝茧,以共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菹醢,自为女子,而妇则已娴矣。
 
  故适于夫则能顺。鸡初鸣,盥漱荆总,佩刀箴管,以适舅姑之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视食则唯所欲,舅姑所爱则爱之,所敬则敬之。其相夫也,正色而专心,节言而慎行,不媒黩以开隙,不忿怒以乖恩。夫有善则祗遵其命,有过则曲匡其失,此柔顺之义也。
 
  自帝王之后妃,以至卿大夫之夫人,及士庶之妻,莫不有家焉,莫不有子焉。仁以睦亲,俭以持身,劳以执务,则内治修矣;敬以教胎,贤以逮下,勤以董学,则胤嗣昌矣。妇德若斯,庶其无咎矣。《易》曰:“恒其德贞,妇人吉。”言从一而终也。
 
  伯姬、贞姜不辞水火,孙妻、段女罔爱肌肤,史策美之。
 
  御叔之妇、贾充之妻,虽《ぐ》无以刺其淫,仓庚无以疗其妒矣。
 
  ●兄弟
 
  兄弟分形而连气,父子之纪也。弟念天显,以恭厥兄,兄念鞠子哀,以厚子弟。居则笃其爱,危则协其力,丧则怀其优,人伦之本立矣。
 
  故资于事兄以事长,而敬同;资于帅弟以帅下,而爱同。爱敬尽于弟兄,而和豫彰于上下,施于家国。此孝弟所以通神明也。
 
  汉景车辇,唐明枕被,友爱之称,昭布前史。
 
  而公卿上庶,分财让爵,急难全孤,亦往往见称。
 
  夫儿女易得,兄弟难求。必内不惑于妻孥,外不间于谗慝,则友悌斯全。《诗》曰:“是究是图,其然乎!”
 
  或曰:“使周公、管蔡生居寒祚,宁至胥<片戈>?”是殆不然。夫象每危舜,而无害于国,故舜以恩断义。管蔡欲危周公,而害于国,故周公以义断恩。然则辽祖三释十刺葛,与舜同仁,唐文致决于建成,与郑伯同恩矣。
 
  ●体仁
 
  天地大矣,生而弗子,成而弗有,万物皆被其泽、获其利,而莫知所由始。天地之德也,人得之则为仁。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治人。人之行也。
 
  上下相亲之谓仁。故尧如天而民协和,舜好生而民风动。志士杀身以成仁,故逢、干舍生以匡君,巡、远捐躯而徇节。除天下之害之谓故仁。文武赫怒以安民,仲尼据法而诛卯。仁之道,至矣哉!
 
  帝王溥惠于博施,众庶推心于立达。大小之量虽殊,而盹笃之诚惟一。《易》曰:“君子体仁,足以长人。”
 
  夫仁者,内慊于己而外其名。故与仁同功,其仁未可知也;与仁同过,然后其仁可知也。若夫项籍印于有功,阳谷进酒于将战,其为仁也,不亦异乎!
 
  ●弘义
 
  得失殊致,取舍攸分,憧憧往来。纷坛瞀眩,微义,其曷制之?义者,国之维、人之路也。上好义则民服,下好义则君安,
 
  故君王正其义,不谋其利。尊贤为大,唯善为宝。劳而不怨,欲而不贪。使民相观而善,以成其俗。敬法而终,事循分以淑身。守望相助,疾病相扶。财毋苟得,难毋苟免。争于为义,而耻于为不义,此治国之风也。
 
  义理彰则功利息。故兵出而民知所庇矣。信与民期,以夺敌资。
 
  敌国之民,望之若父母,如此则扩地滋广,而得民滋众。首仁尾义,天之道也。《诗》曰:“岂弟君子,四方为则。”其是之谓乎!
 
  若乃夷、齐让国,巢、由洁已。爰旌目之吐餐,公沙穆之辞货。
 
  程婴、李善,敦节于死生,虞卿、孙嵩,笃谊于患难。
 
  田横海岛相殉之徒五百,臧洪东郡同难之士八千。
 
  亦各言其志也。呜呼烈哉!
 
  ●敦礼
 
  辨上下,定民志,莫切乎礼。其为教也微,其闭邪也于未形,故君子贵之。
 
  礼有情,有文。忠信,礼之情也,威仪,礼之文也。缘情而制文,贵贱有等,衣服有别,上不逼下,下不僭上。男女异路,车从中央,民乃知让矣。是以富者不骄,贫者不滥。以之居处,而长幼明。发上服政,而官爵序。以之莅戎,而武功成。民皆爱其死而忘其生,圣人所以藏身之固也。
 
  故礼有周折之容,而乐有歌舞之节。正人足以副其诚,邪人足以防其失。和以远怨,敬而不争,礼乐明备,天地官矣。《诗》曰:“淑人君子,其仪不忒。”
 
  夫礼之禁乱,犹坊之止水。去旧坊者必有永败过,废旧礼者必有乱患。汉承秦敝,习为绵蕞,犹贤乎已。
 
  晋人放达,以乖名教,能无及乎?石大夫之拭路马,苗晋卿之下公门,犹存古道;若谢安之不废音乐,王硅之下同庶人,胥失之矣。
 
  ●察微
 
  使安危灾庆若高山之与深,恒人辨之矣。万事之化,莫不起于细而成于钜,唯智者以近知远,以往知来,君子所贵乎察微也。
 
  至长反短,至短反长。吉为凶始,凶为吉先。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数不可以臆测者多矣。
 
  防有所不及者。堤容蚁而漂邑,烟一泄而燎原。虑有所不同者。张毅好恭而病热,单豹好术而伤虎。
 
  盖知之难如此。况见善而怠,时至而疑者乎?骐骥珍其速至,莫邪宝其立断。早见而豫备,斯为得之。子曰:“知几其神乎?”
 
  妇寺与政而汉危,大臣争权而魏乱,储宫不慎而晋隳,侈欲弗戒而唐祸。亦可畏也。夫国柄分散则寡及其君,会家政旁落则灾及其主。故修身者谨细行,图治者防未然。呜呼,慎之哉!
 
  ●昭信
 
  月望,则蚌蛤实、群阴盈;月晦,则蚌蛤虚。群阴亏。月形乎天,而群阴化乎渊。所感者信也,天非信不生,地非信不成,人非信不立。可与为始,可与为终,可与尊通,可与卑穷者,其唯信乎!
 
  信于君心,斯美恶不逾;信于名,斯上下不干;信于令,斯时无废功;信于事,斯民从务有业,信盖在乎言前矣。
 
  故君子不以空言誉人,则民作忠。口惠而实不至,怨及其身。是以与其有诺责也,宁有已怨。
 
  昔齐桓听管仲之说,德显于会盟。
 
  晋文赏雍季之言,义彰于持后。虽在霸者,尚以信著。
 
  日中诡而殷虚,烽火戏而周败。可勿凛诸。
 
  《易》曰:“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
 
  夫志士励不期之书,哲人怀可复之言。
 
  故季札解其宝剑,展禽明其岑鼎。若新垣平之上书,刘仁轨之眩己,到茂灌之负交,所谓匿情矜吝,小人之至恶者欤!
 
  若新垣平之上书,刘仁轨之眩己,到茂灌之负交,所谓匿情矜吝,小人之至恶者欤!
 
  ●知人
 
  人生而有阴有阳,多隐情饰貌以攻名。察其所安,真伪晰矣。
 
  故官必择贤,游必择交。十步之间有茂草,十室之邑有忠信。殷纪三仁,卫多君子。贤才之生,宁拘时地哉!
 
才之大者,上志而下求。于物有不知,于人有不见。故曰大匠不斫。人不忠信,而多智能,譬犹豺虎,不可身迩。必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要览 资政

上一篇:准斋杂说
下一篇:子思子全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