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兵家 > 正文

太公金匮
字数:3777   

太公金匮
  吕尚
 
  〔〈开元占经.三〉〕
 
  唐帝克有苗,问人曰:「吾闻有苗时天雨血沾衣,有此妖乎?」人曰:「非妖也。有苗诛谏者,尊无功,退有能,遇人如雠,故亡耳。」
 
  〔〈开元占经.六〉〕三苗时有日斗。
 
  〔《太平御览》四〕三苗之时,三月不见日。
 
  〔《艺文类聚》三,《太平御览》二十七又七十二,〈路史.后纪十四〉〕
 
  夏桀之时,有岑山之水,桀当以十月发民凿山穿陵通于河,民谏曰:「孟冬凿山穿陵,是泄天气发地之藏。天子失道,后必有败。」桀杀之。(案《路史》引作「桀以为妖言杀之。」)期年,岑山一旦崩为大泽,水深九尺,山覆于谷,上反居下。(案《路史》引有「水深」以下十二字,又有老谏而役之一句。)汤率诸侯伐之。
 
  〔《艺文类聚》三,《太平御览》二十一又八百三十二,《事类赋》注四〕纣常以六月猎于西土,发民逐禽。民谏曰:「今六月,天务覆施,地务长养。今盛夏发民逐禽,而元元命悬于野。君残一日之苗,而民百日不食。天子失道,后必无福。」纣以妖言而诛之。后数月,天暴风雨,发屋折木。
 
  〔《太平御览》六百四十二〕
 
  文王问太公曰:「天下失道,忠谏者死。予子伯邑考为王仆御,无故烹之;囚予于羑里以其羹歠予。」
 
  〔《太平御览》三百三十六〕兵器可以守国,耒耜是其弓弩,锄杷是其矛戟,簦笠是其兜鍪,镰斧是其攻具。
 
  〔《太平御览》三百三十九〕
 
  武王曰:「五帝之时,无守战之具,国存者何?」太公曰:「守战之具,皆在民间。耒耜者是其弓弩也,锄爬者是其矛戟也,簦笠者是其兜鍪也,镰斧者是其攻战之具也,鸡狗者是其钲鼓也。」
 
  〔《北堂书钞》八十七,《艺文类聚》八十八,《太平御览》五百三十二,《事类赋》注二十五〕
 
  武王问太公曰:「天下精神甚众,(案《艺文类聚》、《事类赋》注引「精神」作「神来」,《北堂书钞》引「众」作「」(简体)。〕恐后复有试予者也。何以待之?」师尚父曰:「请树槐于王门内,王路之右起西社筑垣墙,(案《北堂书钞》引作「策垣坛」。)祭以酒脯,食以牺牲,尊之曰社。」客有非常,先与之语,乃命太公祝社曰:客有益者入,无益者距(之)。(案《北堂书钞》引作「如社曰如山客敕,享有益者。拒字疑有伪,《艺文类聚》引与《太平御览》同。)岁告以水旱,与其风雨,泽流悉行,除民所苦也。
 
  〔〈后汉书.光武纪〉注,《意林》一,《艺文类聚》二十,〈文选.张茂先.女史箴〉注,《太平御览》四百三十,又四百五十九,又五百九十三。〕
 
  武王问师尚父曰:「五帝之戒,可得闻乎?」师尚父曰(案《意林》引作「太公曰」。):「黄帝云:予在民上,摇摇恐夕不至朝,故金人三缄其口,慎言语也。尧居民上,振振如临深渊。(案《后汉书》注引作「黄帝居人上,惴惴若临深渊。」)舜居民上,兢兢如履薄冰。禹居民上,栗栗如不满日。(案《意林》引作「如恐不满」。)汤居民上,翼翼惧不敢息。吾闻道自微而生,祸自微而成,慎终与始,完如金城。敬胜怠则吉,义胜欲则昌。日慎一日,寿终无殃。」
 
  〔《太平御览》五百九十〕
 
  武王曰:「吾随师尚父之言,因为慎。书铭随身自诫,其冠铭宠以着首,将身不正,遗为德咎。书履曰:行必虑正,无怀侥幸。书剑曰:当以服兵,而行道德;行则福,废则覆。(案《太平御览》四百三引作「德行则福,德废则覆。」,《北堂书钞》一百二十二引与此同。)书镜曰:以镜自照,则知吉凶。书车曰:自致者急,载人者缓;取欲无度,自致而反。」
 
  〔〈后汉书.崔骃传〉注〕 武王曰:「吾欲造起居之诫,随之以身。几之书曰:安无忘危,有无忘亡,孰惟二者必后无凶。杖之书曰:辅人无苟,扶人无咎。」
 
  〔《太平御览》一百八十三〕门之书曰:敬遇宾客,贵贱无二。
 
  〔《太平御览》一百八十四〕户之书曰:出畏之,人惧之也。
 
  〔《太平御览》一百八十八〕牖之书曰:窥望审,且念所得,可思所忘。
 
  〔《太平御览》一百八十四〕钥之书曰:昏慎守,深察讹也。
 
  〔《初学记》二十一,《艺文类聚》五十八,《太平御览》六百五,《事类赋》注十五〕
 
  研之书曰:石墨相着,(案《事类赋》注引下有「而黑」二字。)邪心谗言无得污白。
 
  〔《意林》一〕书锋:忍之须叟,乃全汝躯。
 
  〔《意林》一〕书刀:刀利皑皑,无为汝开。
 
  〔《意林》一〕书井:源泉滑滑(汩汩),连旱则绝;取事有常,赋敛有节。
 
  〔《北堂书钞》一百二十五,案文有脱伪〕
 
  弩之戟为翼,弩之书见奔。远行在才者,与任武者也。
 
  〔《太平御览》六百三十三,案《北堂书钞》三十引「赏一人,千万喜」六字。)
 
  赏一人而千人喜者,赏之;赏二人而万人喜者,赏之;赏三人而三军劝者,赏之。
 
  〔《太平御览》六百四十七〕杀一人而千人恐者,杀之;杀二人而万人动者,杀之;杀三人而军振者,杀之。
 
  〔〈文选.刘孝标.广绝交论〉注〕屈一人之下,伸万人之上。武王曰:请着金版。
 
  〔《意林》〕
 
  武王问太公曰:「殷已亡其三人,今可伐乎?」太公曰:「臣闻之:知天者不怨天,知己者不怨人。先谋后事者昌,先事后谋者亡。且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非时而生,是为妄成,故夏条可结,冬冰可释。时难得而易失也。
 
  〔〈后汉书.袁绍传〉注,〈文选.陈孔璋.为袁绍檄豫州〉注〕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今海内陆沈于殷久矣,何乃急于元元哉?
 
  〔《北堂书钞〉一百四十四、一百五十二,《初学记》二,《艺文类聚》二,〈文选.雪赋〉注,《开元占经》一百十三,《太平御览》十二、八百五十九、八百八十二,《太平广记》二百九十一,《事类赋》注三〕
 
  武王伐纣,都洛邑。(案〈文选.雪赋〉注引下有「未成」二字。)海内神相谓曰:「今周王圣人,得民心乎!当防之,随四时而风雨。(案《北堂书钞》引「海内」以下二十四字,疑有脱伪。)」阴寒雨雪十余日,深丈余。甲子平旦,有五丈夫乘车马,从两骑止门外,欲谒武王。武王将不出见,太公曰:「不可。雪深丈余,而车骑无迹,恐是圣人。」王使太师尚父谢五丈夫曰:「宾幸临之,失不先问,方修法服。」太师尚父乃使人持一器粥,开门而进五车两骑,曰:「王在内,未有出意。(案《太平御览》十二引作「先王大夫在内,方对天子未有出」)」时天寒,故进热粥以御寒,未知长幼从何起?两骑曰:「先进南海君,次东海君,次西海君,次北海君,次河伯、雨师、风伯。」粥毕,使者具以告尚父,尚父谓武王曰:「客可见矣。五车两骑,四海之神与河伯、雨师耳。」王曰:「不知有名乎?」曰:「南海之神曰祝融,东海之神曰勾芒,北海之神曰玄冥,西海之神曰蓐收。河伯名为冯夷,(案〈史记.封禅书〉〈正义〉引作「冯修」,〈文选.思玄赋〉旧注引作「河伯姓冯名修」。)雨师名咏,风伯名姨。请使谒者各以其名召之。」武王乃于殿上,谒者于殿下,门外引祝融进,五神皆惊,相视而叹!祝融拜武王曰:「天阴乃远来。」何以告之?皆曰:「天伐殷立周,谨来受命,愿敕风伯、雨师,各使奉其职。」
 
  〔《太平御览》十一〕
 
  武王师到牧野,阵未毕而暴风疾雨,雷电幽冥,前后不见,太公曰:「善。雷电者,是吾军动应天也。」
 
  〔《太平寰宇记》二十五〕武王伐纣至凤凰陂,[革蔑]系解。
 
  〔《艺文类聚》五十九,〈文选.吴季重.荅东阿王书〉注典引注,《太平御览》一百三十九又三百四十九又七百三十九,《事类赋》注十三〕
 
  武王伐殷,丁侯不朝。尚父乃画丁侯,三旬射之。丁侯病大剧,使人卜之,祟在周;恐惧,乃遣使者请之于武王,愿举国为臣虏,武王许之。太师尚父乃以甲乙日拔其头箭,丙丁日拔目箭,戊巳日拔腹箭,庚辛日拔股箭,壬癸日拔足箭,谓使曰:「归矣。吾已告诸神,言丁侯前畔义,今已遣人来降,勿复过之。比使者归,子之君所息念矣。」使者辞归,至,丁侯病乃愈。四夷闻之,皆惧,各以其职来贡,越裳氏献白雉,重译而至。
 
  〔《意林》一,《太平御览》三百六十六〕
 
  武王平殷,还问太公曰:「今民吏未安,贤者未定,如何?」太公曰:「无故无新,如天如地。得殷之财,与殷之民共之,则商得其贾,农得其田也。一木视则不明,一耳听则不聪,一足步则不行,选贤自代,上下各得其所。」
 
  〔《北堂书钞》四十九〕宰相不富国安主,调阴阳,和群臣,乐万民,非吾宰相也。
 
  〔〈文选.刘子骏.移书让太常博士〉注〕夫人可以乐成,难以虑始。
 
  〔〈文选.司马长卿.上书谏猎〉注,〈阮元瑜.为曹公作书与孙权〉注〕明者见兆于未萌,智者避危于未形。
 
  〔《初学记》七〕春三月,斗星为天关。战:背天关、向天梁,敌不可当。
 
  〔《初学记》七〕冬月,奎星为天关。
 
  〔《太平御览》三百九十。案《御览》引注云《皇览》云:「出《太公金匮》。」,〈路史.后纪〉五云:世谓太公作金人、《太公金匮》,公对武王之言,明黄帝所作。〕
 
  金人铭曰:周太庙右阶之前有金人焉!三缄其口,而铭其背曰:我古之慎言人也,戒之焉。毋多言,毋多事。多言多败,多事多害。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太公 金匮

上一篇:孙子兵法
下一篇:孙膑兵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