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术数 > 正文

永乐百问
字数:5184   

  朕居王位,出于何相,而得万民王之?
 
  对曰:王乃龙生凤长,身长六尺,面大腰圆,能步开三尺。少年所困,未出须之故,今已须长一尺八寸,以合龙相,当年之寿。
 
  凡庶民生下小孩,其父见子的爵者何说?莫非是小儿之福乎?
 
  对曰:凡小儿生下瑞香满室,必主大贵。书云:生下身香必主父爵身后荣者,如刘阿斗、宋太祖生身具异香百日。
 
  朕昨见一尚书天庭低,何故又得为官?
 
  对曰:天庭虽低,日月角开,辅弼骨朝,头平面圆,此乃五行相配,故不忌低,是以得为尚书。
 
  朕宫中无方面之妃,朕之面方,欲得一方面为配,再有何说?
 
  对曰:妇人贵在眉目肩背,子在肚、服、脐、乳,凡面方者为虎面,必犯煞星,岂能入宫为贵人?凡女型如凤者,方为大贵。凤型面圆长,上下相配,眉弓高、目细秀、项圆长、肩背平,此乃真贵,纵不入宫,亦不失为夫人。
 
  朕向日宠王公女,相她必为母后,朕今不喜她,何能得为母后?
 
  对曰:非国母福薄,但圣上子星未现,故此不宠。彼生成国后,命寿延长,若要出得太子,必定是她。永乐未信,后三年复宠,果生太子。
 
  选妃用绵认厚穷令女走出汗来,此是何说?
 
  对曰:非令女走出汗来,乃知其体香若何?凡女人体香,方得大吉。否则,下贱也。
 
  为官者乃贵人,常有遭刀剑刑者为何?
 
  对曰:皆因项下有红丝,耳轮多赤色,犯此者,难逃刀斧身亡。
 
  日月交烽,反得善终为何?
 
  对曰:凡武将两边眼眉上生杀气,正高而有颧,所以当得征战。眼下露光,项无红丝,非猪食鼠食,乃善人之相,能战之人。
 
  吴尚书之母极陋生,二子如梓童,是出何相?
 
  对曰:面虽陋,眼若星,唇若朱。子乃脐腹所载,何在面目?必是脐深腹厚,腰正体坚,人若见之,俱有惧色。凡妇人威严者,多生贵子。非面之福,乃五脏六腑宽宏秀丽也。后永乐封为锦阳夫人。
 
  宫中之女,多不出子,何也?
 
  对曰:古人言,“美女无肩,将军无项”。肩太垂而身太弱,腰太细而体太轻。犯此四者极多,乃非厚福之相,何得有子?
 
  朝中大臣不能饮食,既为官,何又禄少?
 
  对曰:官高虽是印堂宽,富贵还须手过膝。官高因印开眉秀,耳正目清,因此大贵。食禄在口,若唇薄口蹙,食自少也。
 
  眉长寿不长何说?
 
  对曰:书云:“眉毫不如鼻毫,鼻毫不如耳毫,耳毫不如枕骨高”。故此眉长难保寿。凡寿在头发、项皮血色为主。
 
  耳反,为官大,何说?
 
  对曰:相有可忌不可忌之说,岂可一理而推?书云:“睛虽黄有神光,梁虽折准头丰,身虽瘦不露骨”。此俱不作破败,还作贵相推之。
 
  舜目重瞳,项羽亦有重瞳,何说?
 
  对曰:舜目细而长,乃凤目也。项羽目圆而露,眼边起皱纹,如鸡眼乃凶相也。
 
  甘罗十二,太公八十,一迟一早,何说?
 
  对曰:此二位前贤,双耳俱有珠齐口角,为明珠出海。甘罗红如火,十二到此即迁。太公白如雪,故主老来相遇。
 
  凡一人生无疾病,何说?
 
  对曰:人生在世,相合乾坤。驿马高明边地静,印堂平正六阳光,疾厄再加无暗滞,一生福寿永绵长。
 
  凡人一生多疾病,何说?
 
  对曰:山根常暗准头青,两耳生尘目又昏,边地如泥发如草,一生何日得安宁?
 
  朕自为君以来,不脱忧心,何说?
 
  对曰:山根仓库常青青,准赤腮黄气不匀,纵此为君也愁闷,庶人得此百无成。必待此色一开,圣心自安矣。
 
  朕为君以来,幸国已平,民已富,土已裕,何说?
 
  对曰:血足神舒眼愈光,印堂平润是荣昌,为士为官多获福,庶人得此多安康。
 
  女人多贵中生贱,贱中生贵,何说?人言女人无相,又何说?
 
  对曰:凡女相与男相不同,女岂不相?头尖发少,必是贱人之女,面圆目正,配良人之妻。血足气和,可生贵子。土正颧平,可维家业。体正面圆,目秀唇红,再得肩圆,可许大贵。凡福室之女,头平额润,目若流星。唇薄身轻,貌美仓削,齿白肉光,乃贱妇也。
 
  五露、五反何说?
 
  对曰:凡一露二露家无隔宿,三露四露命常短促,五露具全,大贵之格。眼露睛不露光,鼻露窍不偏梁,唇露齿不露,耳露廓不失珠,此乃金木水火土。五露俱犯,露梁、露光、露齿、露珠,此乃十分下贱之相。五反,非善相也,乃凶恶之徒。书云:“五反之中奥妙多,术人何以得知之,若还一件俱无反,方许朝中挂紫衣”。
 
  五小、五极何以分明?
 
  对曰:凡五小者,一小头,二小身,三小手,四小足,五小面。此乃五件一身,还要五官六府为主。此乃身体五小也,非五官之五小。若五官俱小,为五极,乃下贱之相也。凡五小声大,五官三停六府为配方妙,如有一件不配,即不如也。五极乃额、耳、鼻、口是也,即五星金木水火土。书云:“五小身头共四肢,莫言耳鼻口如眉,若是五官俱得小,一生下贱是痴愚。
 
  相分南北,何以说?
 
  对曰:此论南北二京十三省说(古书无此乃先生心法也)。分十二宫言之,南方属火,故相天庭,宜火旺,方为有用。北方属水,相地阁,宜水旺为妙。浙人属金,故金宜清,方许荣身。闽人相唇口齿,闽地近海,乃唇齿之间。太原乃山陕西,西方也,为中国属土。河南相稳重。淮南相属实。淮北相轩昂,江南相清轻,江北不嫌重浊。徽州乃山岳峻地,故独看眉。江西越尾相气色,不以骨骼为念。但各处相若得局方妙,不合难许荣身。
 
  三尖、六削,如何?
 
  对曰:头尖、面尖、中、豚尖,不良之相。六府俱削,好杀之徒。犯此怎得富贵?
 
  人言鹤形龟息,如何?
 
  对曰:凡鹤形起步,离地三尺,肩偏项长,头先过步。今人鹤形不过步离地高者为是,肩项要同前,官到尚书。可学神仙龟息,乃安睡之说。凡气从口出,亦不聚财,亦不长寿。气从鼻出,则财福禄俱好。凡口鼻俱无气息,从耳出方为龟息,易睡易醒,乃大贵之相,神仙之体,世人鲜矣。今人乱言二形,俱少得此者难。
 
  朕阵上交锋并无惧色,今来宫内御室不强,何说?
 
  对曰:人非惧内,表壮不如里壮,宋太祖左目小右目大,故惧内。张尚书须拂于左,一生多畏夫人。圣上眼皮多黑子,故得贤能国母。此论眼皮黑子、须拂于左、双目雌雄,此三者多惧内也。
 
  女人阴毛长,主贵贱,何说?
 
  对曰:当时汉国母吕太后阴毛长一尺八寸,根据黄如金色,卷于阴上,用手扯开过膝,放手覆拳,故名为“金线缀阴”,主极品,亦主多淫。若直、若长、若黑,乃奸杀之妇,虽贵不长。阴毛宜黄、宜软,亦成贵人。如草者贱,硬者贱,生早者夭,生迟者淫,三七年内生方妙。
 
  相法原取五行为主,又取禽兽之形,莫非将人比畜么?
 
  对曰:郭林宗相法有三百六十外形,相理多端,一时难辨。类兽者多富,类禽者多贵。龙形隐隐,虎形步阔头藏,猴相睛圆黄,耳鼻俱小,头小,性快不定,一时福生财禄寿好,难言老后之。兔形性疑多自怯,眼正鼻露,合此。凤形项长肩圆,身直,女得此亦贵。舌长唇齐,鼻大面长身阔,为牛形,主一身安逸,有钱万金。赋云:凤形要眼秀,牛形要睛圆。此乃一阴一阳之大贵格也。雀步蛇行,男女大忌。鸡眼鼠目,必犯刑伤。猪形目赤,忧防网罗之非。
 
  三停有面有身,何说?
 
  对曰:面上三停,发际到山根为上停,为初限。山根到准头,为中停,为中限。人中到地阁,为下停,主末限。如上停短削,少年不利。中停低陷,一世不荣。下停若长,一生忧滞。大概上停中停俱长,下停宜短。身上三停头腰足,此三停俱要得配。
 
  凡人一体无须,何说?
 
  对曰:须乃肾经之苗,丹田元神。水形人多有肾虚,土形人丹田不足,此二形人无须极多。凡水土形人有须必有好子。浊者富,清者贵。若无形,乃肾水不足,元气虚弱,岂能有子乎!木形人火旺,故此无须,还须有子,不可以须言人子息,恐误其大事。
 
  身发,发落,何故?
 
  对曰:凡肉随财长,发逐神清。发乃血之余,发浊血亦枯,发秀血亦荣。凡发落财遂生,肉长亦发落。木形人落发,即死无疑。书云:肉长财丰发自疏,血枯神浊乱如丝,若是木形须鬓落,再加发落寿无归。
 
  三阳明旺,何为三阳?
 
  对曰:三阳三阴,乃双目之下,又名卧蚕,亦名男女宫,亦名福德宫,乃是眼下三阳。面上三阳,印颧准,乃一面之要处。故宜畅旺,不宜暗滞。
 
  额上纹见,大巨常有,何为不好,系何说?
 
  对曰:凡额上纹,一条为华盖,二条为偃月,三条为伏犀,多者不妙。凡纹欲从辅骨边起,横深为妙。华盖主孤独,偃月主中贵,伏犀者大贵。如短如乱,大不好,一生主辛苦、下贱刑伤。
 
  凡人之相,有气色何为?
 
  对曰:书云:“骨骼正,气色定”。凡气色,五脏六腑之余光,故有金木水火土之详说。在外为气,在内为色。色为苗,气为根。凡看根,先看苗。在内者还未遇,在外者已遇。鲜明者正旺,淡色者已散。凡欲求谋,即在此宫看气色,有鬼神不测之机,乃夺天地之秀气。世间各样异术,惟气色最验,但恐耳聋目盲,妄言则不验。
 
  女看血气,出于何处?
 
  对曰:凡女人以血为主,皮乃血之外,血乃皮之本,看皮可知血之旺衰矣。皮明则血润,皮红则血枯,皮黄则血浊,皮赤则血衰,皮白则血滞,滞则夭。故此血宜鲜明,表里明润则为贵也。
 
  男以精为主,出于何处?
 
  对曰:一身之本不过精神,神一散岂能有命?目为五形之领,故看眼上即知。凡养精神,发在双目,目秀神必秀,目清神必清。目枯浊神必枯浊,目散光神必散光。故目要神为主。眼乃一身精华,不宜不秀。日月若流星,必是身荣之客。眼若盲昧,多因困苦之人。不露不偏不陷不浮光,方为美相。此数件若犯一件,决然不好。书曰:“一体精神二目中,睛明点漆必荣身,若是焦黄乱浊眼,为人下贱也贫穷”。
 
  得妻发福者何说?
 
  对曰:书云:“奸门如镜,因妻至富成家。鼻准丰隆,招妻多能贤德。得妻发福,准头鱼尾明润,多得妻财,印堂紫气如蚕”。又云:“龟头小白,妻妾贤能”。
 
  得妻财反穷困何说?
 
  对曰:招妻破败,只因橱灶两空。娶妇破家,多为奸门容一指(陷也)。形局若恶,招妻之后亡家。鱼尾多纹,一世苦穷。到老骨肉磊落,一生长得妻贤。女若鼻低,出嫁夫家大败。男生斑点,招妻伤命亡家。男若该死,女不犯刑,可得全其性命。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信须有之。短命男儿,自有妨夫之妻。女相不良,自有克夫之相。
 
  父相起家子相败,可得破家否?
 
  对曰:欲知暮年破败,需观地阁头皮。要知子息荣华,还看乳头脐腑。此数件可定运矣。地阁削陷,头皮干枯,老景难言子孝。乳朝下,肚皮薄,脐若浅,老年定有破败之儿。一面相好,独此数件不如,虽得过日,自是消乏,身亡之后,子必败矣,此言父相老运不如也。
 
  凡人受子之爵,何说?
 
  对曰:乳头圆硬耳如霜,当受子爵。项皮宽厚卧蚕高,子立朝纲。欲生贵子,还须枕骨双峰。欲产俊秀,还看脐深腹垂。老来封赠,须观背厚腰丰。食子天恩,定是皮和血润。观封君不独一处,此数者俱许身荣。
 
  凡男女犯孤,莫非全犯?不然,二人岂俱无子息。
 
  对曰:书云:“男相有儿女相无,除非娶妾招亲妓。女相有生男不立,双双偕老自嗟孤”。
 
  夫相穷妻相富,不知能否荣身?妻相不如夫相贵,不知可能得配?
 
  对曰:书云:“夫从妻贵,妻从夫贵,此一理也”。如夫不如妻相富,可赖全身。常言道:“一家之福,在于一人”。所以世人择夫者多,择妻者更多。夫寿乃先天生定,而富贵实有可以托赖之理矣。
 
  父相不如子相富,不知可否兴家?
 
  对曰:若得末年成家,自有成家之子。若一面格局不如,独卧蚕老润,乳头高,末年可立成家之子。边地丰隆,下颏骄,末年必有成立之男。又云:如印堂广,双眉成彩,兴家助国之人。四库丰,耳轮正,荣公显父之男。卓立兴家,必是头圆额广,自来发积,皆因土厚颧高。
 
  面相厚而心田坏,是看何处?
 
对曰:书云:“眼乃心之苗,眼善心善,眼恶心恶,眼秀心秀”。此不过见人贤愚善恶,难辨德行。要看心田,除非阴阳宫,卧蚕下三分为阴阳宫。为人心善,此处平,为人心好,此处满。心坏,此处深,阴毒害人,此处青,或起青胫。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永乐百问

上一篇:易隐
下一篇:玉管照神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