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医家 > 正文

伤寒论类方
字数:5140   

 
 
  伤寒论类方 清 徐灵胎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汤(一)
 
  甘草、大枣补脾精以滋肝血;芍药清营中之热;桂枝达营气之郁也。
 
  桂枝(三两,去皮)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生姜(三两) 大枣(十二枚,擘)
 
  上五味, 咀,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渣。适寒温,服一升。服已,须臾, 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桂枝本不能发汗,故须助以热粥。《内经》云:“谷入于胃,以传于肺”。肺至皮毛,汗所从出,粥充胃气以达于肺也。观此可知伤寒不禁食矣。温覆,令一时许,遍身 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此解肌之法也。若如水流漓,则动营气,卫邪仍在。若一服汗出病瘥,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根据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剂。桂枝汤全料,谓之一剂;三分之一,谓之一服;古一两,今二钱零,则一剂之药,除姜枣,仅一两六钱零,一服不过五钱零矣。治伤寒大症,分两不过如此。一服即汗,不再服;无汗,服至二、三剂,总以中病为主。后世见服药得效者,反令多服,无效者,即疑药误,又复易方,无往不误矣!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及臭恶等物。
 
  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风在外,故阳脉浮;卫气有邪,则不能护营,故阴脉弱。阳浮者,热自发。风为阳邪,故发热,桂枝之辛以散之。阴弱者,汗自出。芍药之酸以收之,甘草之甘以缓之。啬啬恶寒,淅淅恶风。恶风未有不恶寒者,但恶寒甚轻,非若中寒及阴经之甚也。
 
  翕翕发热,其热亦不如阳明之甚。鼻鸣干呕者,鼻鸣似属阳明;干呕似属少阳,盖三阳相近,故略有兼病,但不甚耳。桂枝汤主之。
 
  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者,桂枝汤主之。此桂枝汤总症。
 
  以营性发扬,卫性敛闭。风伤卫气,泄其皮毛,故汗出也。
 
  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误治。若不上冲者,不可与之。此误下之症。
 
  误下而仍上冲,则邪气犹在阳分,故仍用桂枝发表,若不上冲,则其邪已下陷,变病不一,当随宜施治。论中误治诸法,详观自明。
 
  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则愈。此非误治,因风邪凝结于太阳之要路,则药力不能流通,故刺以解其结。盖邪风太甚,不仅在卫,而在经。刺之以泄经气。风府一穴,在项上入发际一寸,大筋内,宛宛中,督脉阳维之会,刺入四分,留三呼。风池二穴,在颞 后,发际陷者中,穴在耳后,按之引于耳中,足少阳阳维之会,针入三分,留三呼。
 
  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病虽过期,脉症属太阳,仍不离桂枝法。
 
  太阳病,外证未解者,不可下也。此禁下总诀。下之为逆,欲解外者,宜服桂枝汤言虽有当下之症,而外症未除,亦不可下,仍宜解外,而后下也。
 
  太阳病,先发汗不解,而复下之,脉浮者不愈,浮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脉浮,故知在外,当须解外则愈,宜桂枝汤。脉浮而下,此为误下,下后仍浮,则邪不因误下而陷入,仍在太阳。不得因已汗下,而不复用桂枝也。
 
  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和谐故尔。荣气和者,言荣气不病,非调和之和,故又申言之,以营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营卫和则愈。宜桂枝汤。自汗与发汗迥别。自汗乃营卫相离,发汗使营卫相合。自汗伤正,发汗驱邪。复发者,因其自汗而更发之,则荣卫和而自汗反止矣。
 
  病患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未热之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主之。无他病,太阳诸症不必备,而惟发热自汗,故亦用桂枝汤。
 
  伤寒不大便,六七日,宜下之候。头痛有热者,未可与承气汤。太阳症仍在,不得以日久不便而下也。
 
  按“未可”二字,从《金匮》增入,《伤寒论》失此二字。其小便清者,知不在里,仍在表也,便赤为里有热。当须发汗,若头痛者,必衄。汗出而头痛未解,则蕴热在经而血动矣。宜桂枝汤。
 
  伤寒发汗已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发汗未透,故烦。乃服药不及之故。宜桂枝汤。
 
  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里症。身疼痛者,表症。急当救里。此误下之症,邪在外而引之入阴,故便清谷,阳气下脱可危,虽表症未除,而救里为急。
 
  《伤寒论·不可下编》云:误下寒多者,便清谷,热多者。便脓血。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
 
  清谷已止,疼痛未除,仍从表治,盖凡病皆当先表后里,惟下利清谷,则以扶阳为急,而表症为缓也。表里分治而序不乱,后人欲以一方治数症,必至两误。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
 
  太阳病,发热汗出者,此为荣弱卫强,故使汗出,欲救邪风者,宜桂枝汤。提出邪风二字,见桂枝为驱风圣药。
 
  阳明病,脉迟汗出多,微恶寒者,表未解也,可发汗,宜桂枝汤。阳明本自多汗,但不恶寒而恶热。
 
  今多汗而犹恶寒,则仍在太阳矣,虽阳明病,而治从太阳。
 
  太阴病,脉浮者,可发汗。宜桂枝汤。太阴本无汗法,因其脉独浮,则邪仍在表,故亦用桂枝,从脉不从症也。
 
  病患烦热,汗出则解,又如疟状。有时复热。日晡所发热者,属阳明也。日晡发热,则为阳明之潮热而非疟矣。脉实者,宜下之。脉虚浮者,宜发汗。一症而治法迥别,全以脉为凭。此亦从脉而不从症之法。
 
  下之与大承气汤,发汗宜桂枝汤。
 
  下利腹胀满,里症。身疼痛者,表症。先温其里,乃攻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此节属厥阴症,未必由误治而得,然既见表症,亦宜兼治。
 
  吐利止而身痛不休者,当消息和解其外,宜桂枝汤小和之。里症除而表症犹在,仍宜用桂枝法,轻其剂而加减之可也。
 
  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再误。心下痞,邪入中焦。
 
  恶寒者,表未解也,不可攻痞,当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解表宜桂枝汤,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汤。苦寒开降之法,详见后。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加附子汤(二)
 
  桂枝汤原方加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
 
  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此发汗太过,如水流漓,或药不对症之故,其人恶风,中风本恶风,汗后当愈。今仍恶风,则表邪未尽也。小便难,津液少。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四肢为诸阳之本,急难屈伸乃津脱阳虚之象,但不至亡阳耳。若更甚而厥冷恶寒,则有阳脱之虑,当用四逆汤矣。桂枝加附子汤主之。桂枝同附子服,则能止汗回阳。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加桂汤(三)
 
  桂枝原方加桂二两,即另立汤名,治症迥别,古圣立方之严如此。
 
  桂枝汤原方加桂二两。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
 
  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复感新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气从少腹上冲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壮,不止一针,故云各一壮。与桂枝加桂汤。重加桂枝,不特御寒,且制肾气。又药味重,则能达下。凡奔豚症,此方可增减用之。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去芍药汤(四)
 
  桂枝汤原方去芍药。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五)
 
  即前方加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余根据前法。
 
  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者,中虚而表邪仍在。桂枝去芍药汤主之。太阳之邪未尽,故用桂枝,下后伤阴,不宜更用凉药,若微恶寒者,去芍药,方中加附子汤主之。微恶寒,则阳亦虚矣,故加附子。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加浓朴杏仁汤(六)
 
  桂枝汤原方加浓朴二两(炙去皮),杏仁五十枚(去皮尖)。上七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喘家作桂枝汤,加浓朴杏仁佳。《别录》:浓朴主消痰下气。《本经》:杏仁主咳逆上气。
 
  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浓朴杏仁汤主之。前条乃本然之喘,此乃误下之喘,因殊而法一。
 
  卷一 桂枝汤类·一
 
  小建中汤(七)
 
  桂枝汤原方加胶饴一升。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纳饴,更上微火消解,温服一升,日三服。呕家不可用建中汤,以甜故也。
 
  伤寒阳脉涩,阴脉弦,中宫之阳气虚,则木来乘土,故阳涩而阴弦也,法当腹中急痛,先与小建中汤。
 
  胶饴大甘,以助中宫。不瘥者,与小柴胡汤主之。治太阴不愈,变而治少阳,所以疏土中之木也,以脉弦故用此法。
 
  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者,小建中汤主之。悸而烦,其为虚烦可知,故用建中汤,以补心脾之气,盖栀子汤治有热之虚烦,此治无热之虚烦也。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八)
 
  桂枝汤原方芍药、生姜各增一两,加人参三两。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此以多煎为妙,取其味浓入阴也。
 
  发汗后,身疼痛,表未尽。脉沉迟,气虚已甚。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主之。邪未尽,宜表,而气虚不能胜散药,故用人参。凡素体虚而过汗者,方可用。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甘草汤(九)
 
  桂枝(四两,去皮) 甘草(二两,炙)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渣,顿服。此以一剂为一服者。
 
  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发汗不误,误在过多。汗为心之液,多则心气虚。二味扶阳补中,此乃阳虚之轻者,甚而振振欲擗地,则用真武汤矣。一症而轻重不同,用方迥异,其义精矣。
 
  卷一 桂枝汤类·一
 
  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十)
 
  茯苓(半斤) 桂枝(四两,去皮) 甘草(二两,炙) 大枣(十五枚,擘) 上四味,以甘澜水一斗,以水二斗,扬之万遍取用。按:甘澜水,大约取其动极思静之意。先煮茯苓 凡方中专重之药,法必先煮。减二升,纳诸药,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日三服。
 
  发汗后,其人脐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心下悸,是扰胸中之阳,脐下悸,则因发汗太过,上焦干涸。肾水上救,故重用茯苓以制肾水;桂枝以治奔豚。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麻黄各半汤(十一)
 
  桂枝(一两十六铢,去皮) 芍药 生姜(切) 甘草(炙) 麻黄(去节,各一两) 大枣(四枚,擘)
 
  杏仁(二十四枚,去皮及双仁者)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欲去沫,故先煮。)纳诸药,煮取一升八合,减去三分之一。去渣,温服六合。一云:桂枝汤三合,麻黄汤三合,并为六合。顿服将息如上法。
 
  太阳病,得之八九日,过经。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邪已渐轻。其人不呕,非少阳。清便欲自可,无里热。一日二、三度发,非疟象。脉微缓者,不浮不弦不大。为欲愈也。余邪欲退之象。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此三句,申明上文欲愈之故。盖由病气虽除,而正气亦衰,当静以养之,使胃气渐充,则荣卫自和,若更用汗、吐、下之法,益虚其气,则病从药增,医者不审,误人多矣。
 
  面色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面有热色,则余邪尚郁。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微邪已在皮肤中,欲自出不得,故身痒,以此汤取其小汗足矣。阳明篇云:身痒如虫行皮中状者,此以久虚故也。
 
  按此方分两甚轻,计共约六两,合今之秤,仅一两三四钱,分三服,只服四钱零,乃治邪退后至轻之剂,犹勿药也。
 
  卷一 桂枝汤类·一
 
  桂枝二麻黄一汤(十二)
 
  桂枝(一两十七铢,去皮) 芍药(一两六铢) 甘草(一两二铢,炙) 杏仁(十六枚,去皮尖) 麻黄(十六铢,去节) 生姜(一两六铢) 大枣(五枚,擘)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二升,去渣,温服一升,日再服。一本云:桂枝汤二升,麻黄汤一升,合为三升,分再服,今合为一方,将息如前法。
 
  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汗虽出而邪未尽。与桂枝汤,如前法。此所谓邪不尽,行复如法者也。
 
若形如疟,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主之。此与桂枝麻黄各半汤,意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伤寒论

上一篇:伤寒论集注
下一篇:伤寒论宋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