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医家 > 正文

诸哽门
字数:5081   

  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三百二十九
 
  诸哽门
 
  千金方 【唐 孙思邈】
 
  诸治大法
 
  凡疗病者,皆以其类治之,岂宜以鸬鹚主鱼哽,狸虎治骨哽耶?至于竹篾、薤白、嚼筋、绵蜜等事,乃可通用耳。
 
  古今医统 【明 徐春甫】
 
  从类治法
 
  陈无择云:治法皆以类从。如鸬鹚豺獭治鱼骨,磁石治针,发灰治发,狸虎治诸骨,亦各从其类也。
 
  吐法最妙
 
  凡物哽者,盖以食入喉而不顺,致物刺住而不能下,推之以理,反而上出则为顺焉。为治者即当涌吐,乘其饮食之出而上逆,此其顺而易为,如拔刺之法也。若刺之深者,必欲推下,非惟理势不能延迟,日久则咽哽渐肿,其刺愈深,腹中饮食消尽,虽欲涌吐而无推送之物矣,欲食而不能下,如此因循,多致不救。  凡治哽,所伤之物下咽,不可便与米汤米饭吃,恐米粒入疮口中,且吃羹数日为美。后单方中咒,能治一切诸物诸骨,并丝发缠喉不下。《内经》曰:不因气动而生病于外者,愚意宜用藏经咒法治之是也。
 
  单方
 
  诸哽取鹿筋渍之令濡,合而索之,大如弹丸,以线系之,持筋端吞之入喉,推至哽处,徐徐引之,哽着筋出。  又方:作竹篾刮令滑净,绵裹内咽中,令至哽处,可进退引之,哽即随出。  又方:用绵二两,以蜜煎使热,的的尔,从外薄哽所在处,灼瓠以熨绵上,若故未出,复煮一段绵,以代前用者,并以皂荚屑少少吹鼻中,使得嚏,哽出。  又方:煮薤白令半熟,小嚼之,以线系薤中央,捉线吞薤下,候至哽处,牵引,哽即出矣。  又方:以虎骨末若狸骨,服方寸匕。  又方:瞿麦末,服方寸匕。
 
  鱼骨哽:用鸬鹚屎,服方寸匕。
 
  又方:口称鸬鹚七遍,用水咽下则下。  又方:服橘皮汤。
 
  又方:服沙糖水。
 
  又方:烧鱼网灰,服方寸匕。必效方,以鱼网复头立下。骨鲠在喉,众治不出,取饴糖丸如鸡子黄大,吞之不去,更吞,渐大作丸,可至十丸止。  又方:烧虎狼屎服之。
 
  又方:吞猪膏如鸡子,不瘥,更吞,瘥止。
 
  食中吞发咽不下绕喉:取乱发烧末,酒服一钱匕。
 
  误吞钱方:艾蒿五两,以水五升,煮取一升,顿服之即下  又方:服蜜二升即出。
 
  又方:末火炭,酒服方寸匕,水服亦得。
 
  吞金银镮及钗:白糖二斤,一顿渐渐食之,多食亦佳。  又方:吞水银一两,再服之。
 
  误吞镮及指彄:烧雁毛二七枚,末之;鹅羽亦得。
 
  误吞钗方:曝韭令萎,蒸熟勿切,食一束即出。或生麦叶筋缕,如韭法皆可用,但力薄,多食自消。
 
  误吞铜铁而哽者:烧铜弩牙令赤,内酒中饮,立愈。
 
  误吞钉针及箭镞等:但多食脂肥肉,令饱,自裹出。
 
  误吞针方:取悬针磁石末,饮服方寸匕,即下。《古今录验》曰:吞针在喉,服磁石末则入腹。若含磁石口中,或吸针而出耳。
 
  诸鱼骨哽久不出:以皂角少许吹入鼻中,得嚏哽出,多秘此方。 【《本事》】
 
  鱼骨哽不可出者:取獭爪于项下爬之,亦可煮汁食之。
 
  治哽:用蝼蛄胆一枚吞下,亦治刺不出,傅之刺即出。 【《外台》】
 
  鱼骨横喉中六七日不出:取鲤鱼鳞皮合烧作屑,水服之即出,未出再服。 【《录验》】
 
  骨哽不得出:砂仁、甘草为末,绵裹含,徐徐咽津,久随痰出。
 
  鱼骨哽:小嚼韭白,令柔,以细绳系口中,吞韭到哽处,引之,哽骨即随出,验。  又方:水一盏,自默以左眼睛于水中书龙字服之,不过二盏则下。小儿遇哽,大人如前书水中,服之,妙。  又方:用山栗红果独根向下者,取来与玉簪花根同捣自然汁,用竹管灌入喉中。不可着牙,着牙则牙化。山栗果,山楂也。
 
  鸡骨哽:以鸡汁化哽药下,或食饧糖一大块,满吞下。  又方:用狸骨烧灰调下少许效。 【陈氏方】
 
  鱼刺哽:金凤花嚼烂噙下。无子,用根捣烂绞汁下。  又方:用鱼骨顶在头上,咳声则出。  又方:用本鱼骨左右手反复掷背后,立出。  又方:用萱草根捣取汁,吞之立下。  又方:用蔷薇根为末,水调方寸匕。
 
  诸骨哽:以野苎根捣烂如泥,如龙眼肉大,化下。如被鸡骨哽者,以鸡羹化下。鱼骨哽,以鱼羹化下。  又方:用楮实子捣汁服。
 
  鱼骨哽:用橄榄,味濇,食久则甘,嚼汁咽下。 【《衍义》】
 
  骨哽:用鹿角为末,含咽津下。 【《斗门方》】
 
  发哽:用旧木梳烧灰,酒调下。
 
  食鱼骨下肚内刺痛:煎吴茱萸汤一盏饮之,骨软而小;或用好米酢饮半盏,亦软而痛止。【丹溪】
 
  误食麦芒刺入喉中:将鹅倒提,口流涎以碗盛之,饮少许,即随涎而下。
 
  篾刺入喉:用多年竹篱棍,急流水煎汤服。
 
  误吞铜钱在喉:用生慈姑捣汁,呷饮。 【《山居》】
 
  误吞铜钱并金银物在喉:以胡粉一两,捣硝石少许服,作二服。如吞金银在腹中,服此俱消下。【《外台》】
 
  钱哽:艾一把,水五升,煎一升顿服,便下。  又方:百部根四两,酒一升浸一宿,温服一升。 【钱氏方】
 
  鱼骨竹木等物哽咽不下:用象牙屑为末,水调一钱服。  又法:道藏经神咒曰:吾请老君东流顺水,老君奉敕摄摄,摄法毒水;吾托大帝尊不到称吾者,各各现帝身,急急如律令,奉敕!摄一气念七遍。又以左手屈中指无名指,作三山印,上坐净水一碗,右手掐卯文作金槍印,左手在下,右手在上,左手象地,右手象天,虚挽虚卓,九次为定;左足横,右足竖,作丁字立,如法作望日月灯火吸气一口,吹在盏内。此法百无禁忌,用法之时,以正神气是也。
 
  又神方呪法:治骨哽急无药处,用新水一盏,咒曰:吾顺东流岂毒业,急急如律令!一气念七遍,摄望日月灯光,收气吹入水中,令患人大吃三口水,须臾即下。九龙入洞法:左手掐三山诀,捧净水一盏向东,右手掐剑诀,写云龙鬼三字于水内,念咒云:此盏化为东洋大海,咽喉化作万丈深潭,九龙入洞之法,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吞法水一口,哽随化。今人每用寸长竹竿九节,置口中,如法吞,若无物。
 
  骨哽入喉:用缩砂、甘草各等分,右为末,以绵裹少许噙之,旋旋咽津,久之即出。 【《纲目》】
 
  医案
 
  《儒门事亲》曰:一小儿误吞一钱,在喉中不下,诸医皆不能出,亦不能下,乃命戴人。戴人熟思之,忽得一策,以凈白裱纸令卷实如箸,以刀纵横乱割其端,作鬅鬠之状。又别取一箸缚针钩于其端,令不可脱。先下咽中,轻提轻抑探之,觉钩入于钱窍,然后以纸卷纳之咽中,与钩尖相抵,觉钩尖入纸卷之端,不碍肌肉,提之而出。
 
  《医说》曰:一儿误吞钓鱼钩在喉,诸医不能措手。一人偶见钓钩虽在喉,而钩线幸在外,遂以意疗,用数珠子穿在钩线上,逐个送喉中,以数珠抵钩顶其利嘴,一掣而钩出,遂获安。
 
  《古今医统》曰:一富家子被鸡骨哽喉,百方莫能治。一叟见云:我有手法取之,不劳药饵。急取新绵、白糖二物,将绵裹糖如梅大,其子咽下入喉间,留绵一半于外,时时以手牵掣,待喉中作痒,忽然痰涎壅出,其骨粘于绵上而出,遂愈。
 
  一稚子以线锤置口中,误吞之,有胡僧啖以饧糖半斤,即于谷道中随粪而下。僧云:凡误吞五金,皆可啖饧也。
 
  一小儿误吞金网圈一个。或云:急用韭菜熟而勿断,与蚕豆同咽之,不过二次,其金圈 大便出矣。
 
  五绝门
 
  单方
 
  救自缢死,旦至暮,虽已冷,必可治。暮至旦小难也。恐此当言忿气盛故也。然夏时夜短于昼,又热,犹虑可治。又云:心下若微温者,一日以上,犹可治之。将死人徐徐抱解,不得截绳,上下安被卧之;一人以脚踏其两肩,手少挽其发,常弦弦勿纵之;一人以手按据胸上数动之;一人摩捋臂胫屈伸之。若已僵,但渐渐强屈之,并按其腹。如此一炊顷,气从口出,呼吸眼开,而犹引按莫掇,亦勿苦劳之。须臾可将少桂汤及粥清含与之,令濡喉,渐渐能咽及,稍止。若向令两人以管吹其两耳甚好。此法最善,无不活者。  【仲景,下同】
 
  救溺死方:取灶中灰两石余,以埋人, 头至足,水出七孔即活。
 
  凡魇死不自觉者,慎灯火,勿令人手动,牵半临其上即觉。若卒不能语,取东门上鸡头为末,以酒服之。【《千金》,下同】
 
  治卒魇死,捣韭汁灌鼻孔中,剧者灌两耳。
 
  鬼魇不卧:伏龙肝为末,吹鼻中。
 
  又方:皂荚为末,如大豆许,吹鼻中,嚏则气通,起死回生。
 
  辟魇:用雄黄如枣大,系左腋下,令人终身不魇。仲景云:男左女右。  又方:灸两足大趾丛毛中,各二七壮。《肘后方》云:华佗以此法救卒死中恶。
 
  自缢者,切不可割断绳子,以膝盖或用手厚裹衣物紧顶壳道,抱起解绳放下,揉此项痕,搐鼻及吹其两耳,待其气回,方可放手。若便泄气,则不可救矣。
 
  救自缢死:安定心神,徐缓解之,慎勿割绳断,须抱取。心下犹温者,刺鸡冠血滴口中即活。男雌女雄。【《肘后方》】  又方:鸡屎白如枣大,酒半盏和,灌及鼻中,尤妙。  又方:以蓝汁灌之。 【《千金》】
 
  自缢死,但身温未久者:徐徐放下,将喉气管捻圆,揪发向上,揉擦,用口对口接气,粪门用火筒吹之;以半夏皂角(口畜)鼻,以姜汁调苏合香丸灌之;或煎木香细辛汤调灌亦得,得苏可治。绳小痕深过时者,不治。
 
  卒堕颠压倒打死,心头温者,皆可救。将本人如僧打坐,令一人将其头发控放低,用半夏末吹入鼻内,如舌,却以生姜汁香油打匀灌之。
 
  溺水死者:捞起以尸横伏牛背上,无牛,以凳控去其水。冬月以绵被围之,却用皂角以生姜自然汁灌之,上下从炒姜擦之,得苏可治。若五孔有血者,不治。
 
  溺水者:放大凳上睡着,将脚后凳脚起二砖,却蘸盐擦脐中,待其水自流出。切不可倒提出水。此数等但心头微热者,皆可救治。  又方:溺水死一宿者,尚可活,捣皂角绵裹纳下部,须臾出水即活。
 
  魇死:不得近前唤,但痛咬其脚跟,及唾其面。不醒者,移动些少卧处,徐徐唤之。元有灯则存,无灯切不可点灯。
 
  卧忽不寤,勿以火照之,杀人。但痛囓大拇指际,而唾其面,则活。取韭捣汁吹鼻孔,冬月用韭根取汁灌口中。【《肘后方》】  又方:雄黄捣末,细筛,以管吹入鼻孔中。
 
  神虚气浊,风痰客于心肺,所以得梦不觉,浊气闭塞而死。气动不苏,面青黑者不治。急以(口畜)鼻散引出痰,次以苏合香丸导动清气,身动则苏。若身静色陷者不治。 【《准绳》】
 
  五绝乃缢死、跌死、魇死、淹死、压死是也。世人祸成仓卒,往往不救。然此等之死,五脏未绝,因外来之祸而枉死者也。其魂魄守于尸旁,相去未远,苟以神术招之,魂魄即附体而可生也。我传神符一道,先书黄纸上,焚化在热黄酒内,掘开牙关,灌入喉中;后再用药丸化开,亦用黄酒调匀,以人口含药水,用葱管送于死人喉内,少顷即活。药丸名救绝仙丹。山羊血、菖蒲、苏叶各二钱,人参、制半夏各三钱,红花、皂角刺、麝香各一钱,各为末,蜜为丸如龙眼核大,酒化开用。修此丸时,端午日妙。如临时,不必如许之多,十分之一可也。此方神奇之极,闲时备药修合一料,大可救人。若到临期,缓不济事。此方不特救五绝,凡有邪祟昏迷,一时卒倒者,皆可灌之,以起死回生也。
 
  神符:(缺图)。无咒,但书符时,一心对雷真君及天医使者书之,自然灵应无比。【《石室秘箓》】
 
  怪病门
 
  单方
 
  项疮皮断 一人项上生疮如樱桃大,有五色,疮破则项皮断,但逐日饮牛乳自消。
 
  四肢有声 一人寒热不止,经月后四肢坚如石,以物击之,一似钟磬声,日渐瘦恶,用茱萸、木香等分煎汤饮,即愈。
 
  大肠寸截 一人大肠头出寸余,痛苦,直候干,自退落,又出,名为截肠病。若肠尽乃不治,但初截寸余可治。用脂麻油盛之,以臀坐之自入,饮大麻子油数升,愈。
 
  鼻水成虾 一人鼻中腥臭水流,以碗盛之,有铁色虾鱼如粳米大,走跃不住,以手捉之,即化为水,此肉坏矣。食鸡肉,一日二次,任意馔食,月余愈。
 
  前阴出粪 一妇人小便中出大粪,名交肠,服五苓散效。如未尽愈,可用旧幞头烧灰,酒服之。
 
  足胫流髓 一人两足心凸如肿,上面生黑色豆疮,硬如钉子钉了,履地不得,胫骨有碎孔,髓流出,身发寒颤,惟思饮酒,此是肝肾气冷热相吞,用炮川乌头末傅之,煎韭子汤服效。
 
  四肢节解 一人四肢节脱,但有皮连,不能举动,名曰筋解。用酒浸黄芦三两,经一宿取出,焙干为末,每服二钱,酒调下,服尽安。
 
  茎健漏精 一人玉茎硬不痿,精流无歇,时时如针刺,捏之则脆。乃为肾满漏精疾,用韭子、破故纸各一两为末,每服三钱,水一盏,煎至六分,日三次饮之,愈则住服。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诸哽门

上一篇:种子门
下一篇:总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