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正文

夏官司马·大驭/形方式
字数:5682   

夏官司马·大驭/形方式
作者:周公旦
  大驭掌驭玉路以祀。及犯軷,王自左驭,驭下祝,登,受辔,犯軷,遂驱之。及祭,酌仆,仆左执辔,右祭两轵,祭軓,乃饮。凡驭路,行以肆夏,趋于采荠。凡驭路仪,以鸾和为节。
 
  戎仆掌驭戎车,掌王倅车之政,正其服,犯軷,如玉路之仪。凡巡守及兵车之会,亦如之。掌凡戎车之仪。
 
  齐仆掌驭金路,以宾。朝觐、宗遇、飨食,皆乘金路。其法仪,各以其等为车送逆之节。
 
  道仆掌驭象路以朝、夕、燕出入,其法仪如齐车。掌贰车之政令。
 
  田仆掌驭田路,以田以鄙,掌佐车之政。设驱逆之车,令获者植旌。及献,比禽。凡田,王提马而走。诸侯晋,大夫驰。
 
  驭夫掌驭贰车従车使车,分公马而驾治之。
 
  校人掌王马之政。辨六马之属,种马一物,戎马一物,齐马一物,道马一物,田马一物,驽马一物。凡颁良马而养。乘之,乘马一师,四圉;三乘为皂,皂一趣马;三皂为系,系一驭夫;六系为厩,厩一仆夫;六厩成校,校有左右;驽马三良马之数,丽马一圉,八丽一师,八师一趣马,八趣马一驭夫。天子十有二闲,马六种;邦国六闲,马四种;家四闲,马二种。凡马,特居四之一,春祭马祖,执驹;夏祭先牧,颁马,攻特;秋祭马社,臧仆;冬祭马步,献马讲驭夫。凡大祭祀、朝觐、会同,毛马而颁之,饰币马,执扑而従之。凡宾客,受其币马。大丧,饰遣车之马。及葬,埋之。田猎,则帅驱逆之车。凡将事于四海山川,则饰黄驹。凡国之使者,共其币马,凡军事,物马而颁之,等驭夫乙禄,宫中之稍食。
 
  趣马掌赞正良马,而齐其饮食,简其六节,掌驾说之颁。辨四时之居治,以听驭夫。
 
  巫马掌养疾马而乘治之,相医而药攻马疾。受财于校人,马死,则使其贾粥之,入其布于校人。 牧师掌牧地,皆有厉禁而颁之。孟春焚牧,中春通淫,掌其政令。凡田事,赞焚莱。 庾人掌十有二闲之政教,以阜马,佚特,教駣、攻驹,及祭马祖,祭闲之先牧,及执驹,散马耳,圉马。正校人员选,马八尺以上为龙,七尺以上为騋,六尺以上为马。
 
  圉师掌教圉人养马,春除蓐、衅厩,始牧,夏庌马,冬献马。射则充椹质,茨墙则剪阖。
 
  圉人掌养马刍牧之事,以役圉师。凡宾客、丧纪,牵马入陈。廞马,亦如之。 职方氏掌天下之图,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与其财用九谷、六畜之数要,周知其利害,乃辨九州之国,使同贯利。东南曰扬州,其山镇曰会稽,其泽薮曰具区,其川三江,其浸五湖,其利金、锡、竹箭,其民二男五女,其畜宜鸟、兽,其谷宜稻。正南曰荆州,其山镇曰衡山,其泽薮曰云瞢,其川江、汉,其浸颍、湛,其利丹、银、齿、革,其民一男二女,其畜宜鸟、兽,其谷宜稻。河南曰豫州,其山镇曰华山,其泽薮曰圃田,其川荧雒,其浸波溠,其利林、漆丝枲,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扰,其谷宜五种。正东曰青州,其山镇曰沂山,其泽薮曰望诸,其川淮泗,其浸沂沐,其利蒲鱼,其民二男二女,其畜宜鸡、狗,其谷宜稻、麦。河东曰兖州,其山镇曰岱山,其泽薮曰大野,其川、河、,其浸卢维,其利蒲鱼,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扰,其谷宜四种。正西曰雍州,其山镇曰岳山,其泽薮曰弦蒲,其川泾、汭,其浸渭、洛,其利玉石,其民三男二女,其畜宜牛、马,其谷宜黍、稷。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无闾,其泽曰貕养,其川河、;其浸时,其利鱼、盐,其民一男三女,基畜宜四扰,其谷宜三种。河内曰冀州,其山镇曰霍山,其泽薮曰杨纡,其川漳,其浸汾、潞,其利松柏,其民五男三女,其畜宜牛羊,其谷宜黍、稷。正北曰并州,其山稹曰恒山,其泽薮曰昭余祁,其川虖池,呕夷,其浸涞易,其利布帛,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五扰,其谷宜五种,乃辨九服之邦国,方千里曰王畿,其外方五百曰侯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藩服。凡邦国千里,封公以方五百里,则四公;方四百里,则六侯,方三百里,则七伯;方二百里,则二十五子;方百里,则百男,以周知天下。凡邦国小大相维,王设其牧,制其职,各以其所能;制其贡,各以其所有。王将巡守,则戒于四方曰:各修平乃守,考乃职事,无敢不敬戒,国有大刑。及王之所行,先道,帅其属而巡戒令。王殷国,亦如之。 土方氏掌土圭之法,以致日景,以土地相宅,而建邦国都鄙,以辨土宜土化之法,而授任地者。王巡守,则树王舍。
 
  怀方氏掌来远方之民,致方贡,致远物而送逆之,达之以节,治其委积、馆舍、饮食。
 
  合方氏掌达天下之道路,通其财利,同其数器,壹其度量,除其怨恶,同其好善。
 
  训方氏掌道四方之政事,与其上下之志,诵四方之传道。正岁,则布而训四方,而观新物。
 
  形方氏掌制邦国之地域,而正其封疆,无有华离之地,使小国事大国,大国比小国。
 
参考翻译
译文
作者:佚名
  大驭负责驾驭王的玉路而前往祭祀。到行辕祭时,王由车左边的位置控驭着车马[不使行进],由大驭下车向较神祝告,[祝告完毕而后]登车,[从王手中]接过马缰绳,驾车碾过祭辕神的土山,于是驱车前进。祭祀辕神时,[王使人]酌酒献给大驭,大驭左手握马缰,右手用酒祭车的两轵,又祭车轨,[祭毕]才次酒。凡驾驭[王的]五路,[从路寝到路门]缓行时以《肆夏》为节奏,[从路门到应门]疾行时以《采荠》为节奏。凡驾五路的仪法,以鸾和二铃的鸣声为节奏。
  戎仆负责(为王]驾驭戎车。掌管有关[王的戎车的]副车的政令,规正乘副车者的服装。[为王驾驭戎车]举行辕祭碾土山而过,如同[大驭驾]玉路的礼仪。如果[王外出]巡守或参加兵车之会,也这样行軷祭。负责规正所有兵车的仪法。
  齐仆负责[为王]驾驭金路以接待宾客。[诸侯]春朝、秋觐、夏宗、冬遇[而王]用飨礼和食礼款待诸侯时,都乘金路[迎送诸侯],迎送的仪法是,各依诸侯等级的高低,作为迎送远近的节度。
  道仆负责[为王]驾驭象路而早晚上朝,或燕游时进出,其仪法同齐车一样。掌管有关象路的副车的政令。
  田仆负责[为王]驾驭田路,用以田猎,用以巡视野地。掌管有关田路的副车的政令。设置驱赶野兽的车和拦击野兽的车。树立旌旗令猎获禽兽的人[献兽]。到献禽兽的时候,将禽兽分类清点。凡田猎,为王驾车就控制着马而缓慢地跑,为诸侯驾车就抑制着马[不使快跑],为大夫驾车就放马奔驰。
  驭夫负责驾驭[王车的]副车、群臣的从车和使者之车。分类调习公马。
  校人掌管有关王马的事务。辨别六种马的类别:种马为一类,戎马为一类,齐马为一类,道马为一类,田马为一类,驽马为一类。凡把良马分配[给养马官]喂养:每乘[四匹马]设一名圉师,设四名圉;每三乘[十二匹马]为一皂,每皂设一趣马;每三皂[三十六匹马]为一系,每系设一驭夫;每六系[二百一十六匹马]为一厩,每厩设一仆夫;六厩为一校,有左右二校。[每厩]驽马数是[每厩]良马数的三倍,每丽[两匹驽马]设一圉,八丽[十六匹驽马]设一圉师,八圉师[一百二十八匹驽马]设一趣马,八趣马[一千零二十四匹驽马]设一驭夫。天子有马十二闲,马有六种。诸侯每国有马六闲,马有四种。卿大夫每家邑有马四闲,马有二种。凡养马,雄性的马居四分之一。春季祭祀马祖,举行执驹礼。夏季祭祀先牧,将公马与母马分开[饲养],阉割公马。秋季祭祀马社,[挑选]优秀的驾车人。冬季祭祀马步,献马[给王],挑选和训练驭夫。凡举行大祭祀、大朝觐、大会同,选择毛色相同的马[以供驾王车],并分授给乘马的人。洗刷币马[以备王赠赐],[赠赐时]拿着马鞭跟在马后。凡[前来朝聘的]宾客,接受他们[献给王]的币马。有大丧,洗刷驾遣车的马;葬后,埋掉[草扎的]马。举行田猎,就率领驱赶和拦击野兽的车。凡[王巡守途中]将祭祀四方山川,就洗刷[用于祭祀的]黄马。凡王国派出的使者,供给(将赠赐诸侯的]币马。凡有军事行动,挑选毛色[和力量]符合要求的马而加以分配。 区别驭夫等养马官俸禄的等差,以及他们的属吏的食粮。
  趣马负责协助[校人]正确地喂养调教良马,调剂它们的饮食,观察它们的[进、退、行、止、驰、骤]六个方面。负责安排[王马]驾车和卸车的次序,辨别四季[王马]所应居处的地方和治马的事,而听从驭夫的指挥。
  巫马负责疗养病马,通过遛马[观察马的疾病所在]而加以治疗,协助医者用药治疗马的疾病,从校人那里领取财物[以供治疗的开支]。马死了,就让贾人[把死马的皮、骨]卖掉,而把所卖的钱上交校人。
  牧师掌管牧地,都设有藩篱和禁令而颁授给养马宫。春正月焚烧牧地[的陈草],春二月使马交配,掌管有关的政令。凡举行田猎,协助(山虞和泽虞]焚烧荒草,[以开辟田猎场地]。
  庾人掌管有关十二闲[王马]的政教,以使马盛壮,使马用之而不过于劳累,教习珧马,阉割公马以及[春季]祭祀马祖,[夏季]祭祀发明用闲养马的先牧以及举行执驹礼,使马习惯声音的刺激,教圉人养马。选择可任圉师、圉人的人员[而对他们的才能加以评定]。马高八尺以上称作龙,高七尺以上称作骤』高六尺以上称作马。
  圉师负责教圈人养马。春天除去马厩中铺垫的草,[为新建的马厩]行衅礼,开始放牧马。夏天把马系到庑下。冬天[向王]献马。习射就供给椹板[做靶子]。建草屋就修剪所覆盖的草。
  圉人掌管饲养和放牧马的事,而听从圉师指使。凡接待宾客,或有丧事,就牵马进来陈列。陈列[用作明器的驾遣车的]马也一样。
  职方氏掌管天下的地图,以掌握天下的土地,辩别各诸侯国、王畿内的采邑、四夷国、八蛮国、七闽国、九貉国、五戎国、六狄国的人民,以及他们的财物、九谷、六畜的数目,遍知他们的有利和不利条件所在。辨别九州内的国家,使各国都有他们共同的事业和利益。东南是扬州,它的山镇是会稽,它的大泽是具区,它的河流有三江,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五湖,它的特产有金、锡、竹箭,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二比五,那里宜于畜养鸟兽,宜于种植稻谷。正南是荆州,它的山镇是衡山,它的大泽是云梦,它的河流有长江、汉水,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颍水、湛水,它的特产布丹砂、银、象牙、皮革,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一比二,那里宜于畜养鸟兽,宜于种植稻谷。 河南是豫州,它的、山镇是华山,它的大泽是圃田,它的河流有济水、雒水,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波水、灌水,它的特产有竹木、漆、丝、麻,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二比三,那里宜于畜养马、牛、羊、猪、狗、鸡,宜于种植黍、稷、豆、麦、稻。正东是青州,它的山镇是沂山,它的大泽是望诸,它的河流有淮水、泗水,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沂水、沭河,它的特产有蒲柳、海鱼,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二比三,那里宜于畜养鸡、狗,宜于季中植稻、麦。河东是兖州,它的山镇是泰山,它的大泽是大野,它的河流有河水、沸水,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卢水、潍水,它的特产有蒲柳、海鱼,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二比三,那里宜于畜养马、牛、羊、猪、狗、鸡,宜于种植黍、稷、稻、麦。正西是雍州,它的山镇是岳山,它的大泽是弦蒲,它的河流有泾水、’衲水,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渭水、洛水,它的特产有玉石,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三比二,那里宜于畜养牛、马,宜于种植黍、稷。东北是幽州,它的山镇是医无阊山,它的大泽是貘养,它的河流有河水、沸水,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淄水、时水,它的特产有海鱼、盐,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一比三,那里宜于畜养马、牛、羊、猪,宜于种植黍、稷、稻。河内是冀州,它的山镇是霍山,它的大泽是杨纡,它的河流有漳水,它的可资灌溉的浸有汾水、潞水,它的特产有松、柏,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五比三,那里宜于畜养牛、羊,宜于种植黍、稷。正北是并州,它的山镇是恒山,它的大泽是昭余祁,它的河流有虖池水、呕夷水,它可资灌溉的浸有涞水、易水,它的特产有布、丝织品,它的人民的男女比例是二比三,那里宜于畜养马、牛、羊、狗、猪,宜于种植黍、稷、豆、麦、稻。
  辨别九服的诸侯国。地方千里的是王畿,王畿之外方五百里是侯服,侯服之外方五百里是甸服,甸服之外方五百里是男服,男服之外方五百里是采服,采服之外方五百里是卫服,卫服之外方五百里是蛮服,蛮服之外方五百里是夷服,夷服之外方五百里是镇服,镇服之外方五百里是藩服。凡[分封]诸侯国,地方千里,分封方五百里的公国,可以分封四个公;分封方四百里的侯国,可以分封六个侯;分封方三百里的伯国,可以分封七(当为十一)个伯;分封方二百里的子国,可以分封二十五个子;分封方百里的男国,可以分封一百个男:根据这个比例就可遍知天下[的诸侯国数]。凡诸侯国,小国与大国相互维系,王为他们设置州牧,制定诸侯国君臣应行的职责,各依照他们的所能;制定诸侯国应缴纳的贡赋,各依照他们国家之所有。王将巡守(天下],就[预先发文书]告诫四方,说:“各自搞好你们境内的治安,检察你们[迎接王]的准备情况,有敢不严肃认真的,王国有重刑。”到王[启程前往]所巡视之国时,就做先导,率领下属而巡视该国执行戒令的情况。王在附近的诸侯国接见众来朝的诸侯时,也这样做。
  土方氏掌管运用土圭的方法,通过测度日影,以度量土地[的方位和远近]而观测可居住的地方,建立诸侯国和采邑,辨别土地所宜种植的作物和所宜采取的改良方法,授给掌管使用土地之法的官吏。王外出巡守,就在王的行宫周围树立藩篱。
  怀方氏负责使远方的人民前来归附,命令[六服之内的]方国进献贡赋,命令远方国家进献土特产,而对他们负责迎送,发给他们旌旗或玺节以便通行,办理他们途中所需的粮草、馆舍和饮食。
  合方氏负责使天下道路通达,使天下财物流通,使天下计数方法和称量轻重的器具统一,长度和容量的标准一致,消除[国家间的]仇怨,使天下的好尚相同。
  训方氏负责[向王]叙说四方诸侯国的政事,和他们君臣的心志,[向王]诵说四方诸侯国世代传说的往古圣贤事迹。[夏历]正月初一,就布告天下而训导四方人民,注意观察新出现的物产器械。
  形方氏掌管制定诸侯国的地域,规正它们的疆界,不要有不正或相互绝离的土地。使小国服事大国,大国亲睦小国。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官司 方式

上一篇:夏官司马·虎贲氏/道右
下一篇:夏官司马·山师/都司马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