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小说 > 正文

玉蟾记
字数:5613   

 
玉蟾记
崔象川
 
 
    玉蟾记(又名《十二缘评话》丶《十二缘美女玉蟾缘》丶《十二缘玉蟾记》)
版本:
  光绪元(1875)年重镌本。六卷五十三回。
作者:
  题“通元子黄石着,钓鳌子校阅,餐霞外史参订,红杏道人校字”。据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作者为崔象川。
内容:
叙述张昆与十二美女铲奸除恶最终完婚的故事。 故事背景是明朝嘉靖皇帝在位二十年后,奸相严嵩乱政,忠臣良将纷纷牺牲卫国的故事,全书结构严谨考究,文句平易近人,寓含果报醒世深意于其中,实为一耐人寻味之古典小说佳作也。
 
 
 
 
第一回    恬淡人读史问天
 
第二回    通元子安排果报
 
第三回    冥判官发放回阳
 
第四回    赵与胡两家鬼祟
 
第五回    赵文华纳妹东楼
 
第六回    于少保奉旨回阳
 
第七回    张总督出征倭寇
 
第八回    曹邦辅海上从征
 
第九回    通元子初助破倭
 
第十回    两奸贼攘功肆虐
 
第十一回    三义人救主逃生
 
第十二回    乌金荡埋名习武
 
第十三回    赵怿思忤父归杭
 
第十四回    丑胡彪甘做陪堂
 
第十五回    莽童昆大闹西湖
 
第十六回    陈素娥雪洞藏洪
 
第十七回    美洪昆夜跌杜园
 
第十八回    巧玉莲怀孕双奔
 
第十九回    龙仙姑腾空骇赵
 
第二十回    勇蔡飞救难酬恩
 
第二十一回    枣核钉毒计栽诬
 
第二十二回    蔡小妹狱中双救
 
第二十三回    杜金定两遭毒手
 
第二十四回    小洪猛幻形救杜
 
第二十五回    莽童昆义杀淫妻
 
第二十六回    通元子妙法救童
 
第二十七回    卖花叟借言警俗
 
第二十八回    枣核钉再抢素娥
 
第二十九回    陈素娥落院刺胡
 
第三十回    美洪昆北游楼会
 
第三十一回    高玉英嘉偶受蟾
 
第三十二回    枣核钉考黜褫衿
 
第三十三回    秦彩鸾游园入梦
 
第三十四回    华佗庙梦引宿因
 
第三十五回    乌金荡洪昆访友
 
第三十六回    武洪昆独打仇人
 
第三十七回    沈兰馨拜师习武
 
第三十八回    奇男子法传洪昆
 
第三十九回    打擂台巧遇桂芳
 
第四十回    刘尚书文武兴闱
 
第四十一回    蒋佩香错中得偶
 
第四十二回    倭王妃入海起兵
 
第四十三回    众女将大战圣姑
 
第四十四回    通元子再助平倭
 
第四十五回    张元帅奏捷勘奸
 
第四十六回    旧功臣追赠洗冤
 
第四十七回    复父仇剐心祭墓
 
第四十八回    送捷音众美归杭
 
第四十九回    李兰芳于归曹府
 
第五十回    五美人报仇雪恨
 
第五十一回    通元子指点前因
 
第五十二回    东浙王归第完姻
 
第五十三回    恬淡人草堂闲话
 
 
 
 
 
 
                 
 
 
第一回    恬淡人读史问天
 
 
  〔先声满庭芳〕调
  词曰:
  世途坦坦,人事悠悠。史载天心休咎。问天天不语,读史史无愁。闲情最好归恬淡,几度春风几度游。任勾留,腰缠十万,骑鹤上扬州。
  老汉非士非农,半村半郭,乃维扬一个卖花的便是。家住傍花村里,秋来种菊生涯,竹篱三径客,茅屋一壶茶,因此得交文人学士,满壁题诗。虽不能博古通今,却也粗粗懂得几句文义。那些看花的说:“你种菊,也是个雅人,何不吟诗和我们呢?”我说:“不嫌鄙俗,就效颦了。”
  诗曰:
  老圃偏饶晚节香,曾携鸦嘴种花黄。
  清晨采菊新城卖,午后听书到教场。
  信口而成,不归诗律。见笑,见笑!众人说这诗不减《扬州竹枝词》,贴在壁上传观却也有趣。还要请教听的甚么书。我说连日在教场听得一部新书,叫做《十二缘玉蟾记》,结构玲珑,波澜起伏,真似碧海中蜃气晨楼,浓蒸旭日,又如绛河内鹊毛夜渡,淡抹微云。
  这书是通元子编成,恬淡人发刻传出来的。那通元子本来是个仙家,这恬淡人不知何许人也,初号荷锄子,后数十年来又以恬淡人为号。其人拙于谋生,家无长物。惟吟咏自娱而已。
  爱读忠孝书,喜谈节义事。与世无所忤,究亦不肯脂韦随俗,每读史偶有所得,辄笔之于书,不拾前人牙慧,务出己见以为论断。自汉以下皆有史评。于汉惠帝因见“人彘”得疾而崩,断曰:“吕后杀之。”于唐秦王玄武之变,骨肉相残,断曰:“高祖启之。”于宋太宗烛影摇红,千古疑案,断曰:“必无此事。”于明建文帝“无使杀叔”温语慰燕,断曰:“徒有此言。”至于历代忠奸,仇怨相寻,或忠臣弹勘太放,奸党畏罪而陷害之。或功臣盛气凌人,宴小不堪而中伤之。诸如此类,史鉴恒多。独有两件事不平,恬淡人常常叹息痛恨说:“宋岳武穆王何碍于秦桧,明于忠肃公何碍于徐石,必欲杀之,是何道理?况两家后嗣并无有能起而复仇者。天之报施善人何如哉?”谁知通元子早已安排过了。因前有《岳传》,明说岳少保的果报,铸像诛奸,完过宋朝一段公案。他复演出《玉蟾记》,隐寓于少保果报,配合姻缘,又完过明朝一段公案。
  到后来草堂闲话,黄石授书,恬淡人始信事由前定,天道无私,把他一腔子牢骚不平之气,都化为乌有了。司空表圣云:“人淡如菊,惟我种菊人能知人之。淡不萦情于利禄,不役志于纷华,就是仙人。何用传其姓氏。即以恬淡人作通元子观,有何不可?”自从听了这书,大约记得七、八分,又买了一部脚本看熟,说出来虽不合腔,却不至有头没尾,诸位如不嫌聒耳,明日请来赏菊听书。
  他们去后我就插几瓶菊花,收拾几间静室,把这傍花村改作李龟年弹词的所在。夜来诌成几句小引,早起亦贴在壁间,等候那班学士文人来看。
  引曰:
  人间多幻境,顷刻变沧桑。隐逸渊明菊,只藏得一片寒光,偏引出众仙同日咏《霓裳》。
  列位请了。今日来得这样早法儿,童子献茶,老汉把昨日所谈新书演说一番。一来替恬淡人述怀,二来代通元子醒世,三来为座上客点缀秋光。就此献丑了。
 
 
 
 
                        
 
 
第二回    通元子安排果报
 
 
  〔先声拟清平〕调
  词曰:
  玉环宫里彩云开,笑倩三郎扶醉回。金殿传呼倾斗酒,黑蛮书召谪仙来。
  沉香亭畔麝囊开,百媚君王一笑回。新谱《霓裳》歌未了,宫墙铁笛李来。
  昨家御宴为谁开,不记早朝何日回。笑语深宫春旖旎,洗儿钱赐禄山来。
  丢却唐朝故事,且说明嘉靖皇帝在位十八年以前,民歌醉饱,国庆灵长,真一派太平景象也。二十年以后,垄任严嵩通行贿赂;赵文华倚势作威,肆行无忌,其子赵怿思仗父横行,毫无忌惮。天既与以狡猾,陪堂护从恶少又只些才子佳人、英雄任侠、神仙鬼怪,酿成大戏一场,闹得赵家烟消火灭。若不说明夺门果报,后人何由得知。今日无事,就把《十二缘评话》编次一番。
  词曰:
  群山万壑树千丛,青牛文梓,白鹿贞松。五云飞上碧霄宫,忽逢青鸟使,西下峨眉峰。萧萧芦荻冷江枫,莫认做赤壁重游苏长公。鹤梦空,羽衣横过大江东。
  俺即通元子也。
  赞曰:
  羽扇纶巾似武侯,衣图八卦绣云楼。
  轻挥两袖风生腋,仙骨珊珊道者流。
  贫道是屺桥黄石公,自从收了张子房为徒,结一茅庵,住在峨眉山下,改号通元子修真,又加二千余年阅历。汉五六朝洎乎唐宋元明,其间不平之事,果报无不显然,独有宋建带年间秦桧以“莫须有”三字诬害岳少保,明景泰年间徐石等“此举无名”四字诬害于少保,这两件事情,教人不服。后来西湖边上,岳王墓前,生铁铸成秦桧夫妻跪像,遗臭万年,人心稍快。怎奈夺门一案残杀忠良,全无报应。一月之前,有巡天御史太白李长庚过俺山头,就请他奏闻玉帝。前日他奉玉帝旨来说:“徐石诸人同谋复辟,尚属一念之差,非罪大恶极的奸臣可比,宜从宽赦。杀人之身,还人以身,定为十二姻缘,问他们个风流罪。可谓甘拜下风矣。”即命俺安排果报,俺已议定此案,遣判官发放回阳,好似情痴春燕子,一雄众雌随,好似梦幻花猫儿,一牡众牝配。有诗为证:
  诗曰:
  休言天网漏恢恢,因果须知暗里催。
  杀气都从仇怨结,姻缘只为报施来。
  一腔碧血凝忠魄,十丈红丝牵隽才。
  地府轮回归掌握,震聋醒聩一声雷。
  俺记得汉高祖十三年,在济北谷城下再会张良,寂处深山,红尘远隔,真是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今奉玉旨,配定姻缘,不免再下山去指点一回。就在山前拾起十二块石子,变成十二个玉蟾蜍,留与他们作聘礼。俺想此去必有杀机,先将随身法宝带了:一名金葫芦,内藏十万八千铁锥金甲兵,在阵上放将出来,凭他三头六臂,一锥即死;一名摄魂瓶,念起咒语来,虽有韩信之谋、霸王之勇,一摄真魂即入瓶内;一名捆妖索,阵中凡遇妖法,将此索撒去,霎时间妖将捆来。这三件法宝,后来都有用处。初次助阵,用的是金葫芦、摄魂瓶。二次助阵,用的是捆妖索。
  正说之间,忽跳出四个夜叉来了。
  偈曰:
  五乘禅通,三元法妙。
  揭地大呼,飞天长啸。
  慈慧其心,狰狞其貌。
  非鬼非妖,如来普照。
  怎生打扮?但见那四个夜叉:
  这个是红发直竖,红筋突露,穿红绣袄,着红绣裤,腰围蓝虎皮,手执二银锤。那两个是蓝发直竖,蓝筋突露,穿蓝绣袄,着蓝绣裤,腰围红虎皮,手执二金锤。这一个是黑发直竖黑筋突露,穿黑绣袄,着黑绣裤,腰围黄虎皮,左手持金刚钻右手持八角锤。那一个是黄发直竖,黄筋突露,穿黄绣袄,着黄绣裤,腰围黑虎皮,左手持龙盾,右手持短斧。皆是独角獠牙,狮头龙嘴,两耳系大金环。奇形怪状,莫可形容。欲知何故,出来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    冥判官发放回阳
 
 
  〔先声普贤歌〕调
  词曰:
  海底冤沉实可嗟,天心巧消尽仇家。案断题红叶,春回发碧芽,一树香团十二花。
  四夜叉恶狠狠押着王振、石彪二人,四鬼卒响呛呛牵着徐有贞等十二人,二仙童持幡引出少保于谦、御史王文。但见冷雾蒙蒙,阴风瑟瑟,那厢判官来也。赞曰:
  插帽红榴火欲烧,戟髯倒竖猬攒毛。
  靴宽带缓皂袍飘,蒲剑锋芒辟鬼妖。
  “俺乃玉皇大帝殿前掌案判官是也。前日通元子批下众鬼魂配定姻缘十二,命俺遣放回阳。鬼卒们,可曾提来么?”鬼卒说:“伺候多时。”判官升堂发落。
  词曰:
  冤冤冤,冤杀这于少保。恨恨恨,恨杀那景泰、天顺两朝君无道,君无道,据国独何心。夺门亦是盗标,虎牌提出原被告。幢幡双引兵部老,后随着披枷带锁的群奸一齐到。
  判官怒呼道:“王振,你这厮酿成土木之变,恶贯满盈,罚你托生为赵文华之子,应该枭首示众,众犬分尸。”判官又呼道:“石彪,你系石亨之了,仗父作威,实属可恶!罚你托生为胡宗宪之子,应该尸裂、火焚。”
  判官说御史王文:“你是忠臣,即托生为忠臣曹邦辅之子,与张昆同榜中武榜眼,后封英勇公,名叫曹昆。”答“是”。判官说:“那位是少保?”于大人答:“不敢,下官在此。”
  判官说:“上帝有旨,保护回阳,巧合良缘,消弭宿怨。忠臣仍作忠臣,后托生在总督尚书张经家为子,名唤张昆,中文武状元。后封东浙王。请坐一边,听俺点名。”
判官叫:“萧维贞。”答:“有。”判官说:“你为甚么迎合徐有贞之意,

文件格式转换工具:点击下载

相关热词搜索:玉蟾

上一篇:于公案
下一篇:喻世明言

分享到: 收藏